第十章 有种你下来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十章 有种你下来

“演够了没有!”一个清脆且冷若冰霜的声音突然响起。 萧媚迅速抬头,却是见苏白墨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一旁。 洁白的月光下,一袭长裙的苏白墨就好像是下凡的仙女,美的让人不敢直视,仿佛多看她一眼都是对她的亵渎。 “苏小姐,我,我没演啊!”萧媚慌乱地说道。 “媚儿,你怎么那么笨,就没看出他是在装吗?” 萧媚一惊。 很快,这妞狐媚的脸蛋瞬间变得铁青。 一双原本勾魂夺魄的媚眼,此刻杀气腾腾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而且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的家伙。 没犹豫,萧媚的粉拳朝着杨凡的脑袋袭去。 杨凡咧嘴一笑,身形一晃,便站到了一旁。 萧媚一拳落空越发愤怒。 简直好像是疯了似得,朝着杨凡扑了上去。 杨凡笑的着实无耻的跳入了水中。 萧媚杀气腾腾的看着杨凡说道:“禽兽,有种你上来!” 杨凡笑道:“有种你下来啊!” 萧媚被刺激的二话不说就要跳进泳池当中。 但,就在这个时候,苏白墨突然淡淡地道了句:“媚儿,别上了他的当!” 萧媚瞬间清醒。 咬牙切齿的看着水中笑的跟寡妇得了儿子似得的杨凡,气不打一处来的萧媚直接脱下了高跟鞋朝着杨凡砸了过去。 杨凡轻而易举的将鞋子接在了手中,随后又丢了回来。 萧媚捡起来就想砸过去。 苏白墨眉头一皱,淡淡地道了句:“媚儿,你跟我来一下!” 萧媚冲着杨凡怒道了句:“你给我等着!” 说着,随着苏白墨进了别墅。 杨凡上了岸。 懒洋洋的躺在岸边,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脑袋中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刚才发生的事情。 苏白墨倒是不简单呢,竟然一眼就识破了自己是在伪装。 杨凡确实是在伪装,这并不是多么高明的伪装术。 不过是杨凡众多生存技能中的其中一项。 但,却成功的骗到了萧媚。 坦白的说,杨凡可真没想过用这样的方式来欺负萧媚,这一切都源于萧媚在杨凡练气憋气的时候,杨凡便知道,萧媚这妞是想报复自己。 当时杨凡还问这妞确定? 在得到了萧媚无比肯定的答案之后,杨凡将计就计。 事实上,杨凡确实不会游泳。 但,憋气他却无敌。 所以,萧媚自然而然的上了当。 休息了一会儿,杨凡抬头看了看天上的月亮。 又大又亮。 杨凡迅速低坐了起来,喃喃自语地道了句:“该修炼了!” 说着,起身回了别墅。 苏白墨的房门在杨凡刚刚上了二楼的时候,突然传来了反锁的声音。 杨凡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不用问也知道,反锁房门之人肯定是萧媚。 其目的自然是防止杨凡进入苏白墨的房间。 杨凡是在嘲笑萧媚的笨,如果自己真想进入的话,别说是区区一道上了锁的门,就算是银行的保险柜都手到擒来。 “媚儿,晚上睡觉的时候要小心哦!”站在苏白墨的房门口,杨凡扯着嗓子说道。 他明显是在故意的刺激萧媚。 果然,萧媚怒骂道:“滚!” 杨凡嘿嘿地笑着转身回了房间,顺便将房门反锁。 因为杨凡要修炼。 他修炼的时候至关重要,最怕的就是被打搅,一旦被打搅了,很有可能就会走火入魔。 打开了窗户。 月光洒满了房间。 杨凡盘膝而坐,缓缓的将那枚造型怪异的戒指摘了下来放在了手心。 很快,在月光的照耀下,那枚造型怪异的戒指突然闪过了一道肉眼看不到的白光,随后,无数的点点星光疯狂的朝着杨凡手中的那枚戒指涌去。 杨凡似乎感应到了这股能量,他深吸了一口气,嘴巴之中念念有词,开始修炼了起来。 这并不是什么邪术,而是杨凡修炼的功夫。 这枚戒指是杨凡的师傅传给杨凡的,包括修炼的功夫。 起初师傅并没有告诉杨凡,这枚戒到底有什么用,只是让杨凡不停的修炼,疯狂的修炼。 直到有一天,杨凡意外的发现了这枚戒指有修复的能力时,这才知道这看上去其丑无比的戒指并非普通之物。 后来在杨凡的追问下,师傅这才告诉杨凡,这枚戒指是在他采药的时候,在一个神秘的山洞得到的。 之所以让杨凡不停的修炼,不是想让他变得有多么的强大,而是因为这枚戒指,只有杨凡的实力足够强大了,才能使用。 师傅还告诉杨凡,他的修为越强大,那么这枚戒指就能发挥更加强大的功能。 所以,有的时候不得不佩服造物主的神奇。 以往修炼四十分钟便足以的杨凡,今天已经过了一个小时却依然一动不动。 杨凡并不是一个贪婪之人,而是因为他知道,自己必须得变得更加的强大,因为只有这样,才了治愈的了苏白墨体内的毒。 想想苏白墨的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杨凡就没有理由不修炼下去。 一个半小时之后,杨凡重重的吐了口气。 浑身舒坦无比。 抚摸着手中的戒指,虽然冷冰冰的,可杨凡却清楚的感觉到了他波动的能量。 这是一种无比奇妙的感觉。 洗过澡之后,杨凡舒舒服服的上了床。 盘算了一番该怎么给苏白墨治病之后,杨凡便沉沉睡去。 只是,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杨凡突然听到了走廊中穿传来了一声尖叫。 杨凡猛地睁开了眼睛。一翻身便站在了地上,刚把门打开,就看到穿着真丝睡裙的萧媚从房间里边跑了出来。 火辣的曲线一览无遗。 但,杨凡的目光却落在了这妞那张原本狐媚的可此刻却略显苍白的脸蛋上。 看到了杨凡的那一瞬间,萧媚突然怒喝道:“禽兽,到底想怎么样?” “媚儿,你什么意思?”杨凡笑问道。 “你还有脸说?谁让你三更半夜不睡觉进我房间的。” 杨凡一怔,下一秒,便伸手去推苏白墨的房门。 “禽兽,你要干什么?” 杨凡没有理会她。 苏白墨的心境果然不是萧媚可以比的,尽管与杨凡的房间是门对门,却并没有上锁。 打开门之后,房间内漆黑一片,杨凡迅速开灯。 但下一秒,杨凡的脸便红的跟猴子的屁股似得,从苏白墨的房间内退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