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太有能耐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二十章 太有能耐了

车子奔行在高上,车厢内静的落针可闻。 开车的是刘大争。 事实上,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能坐刘大争亲自开的车了。 没办法,地位到了那个层面。 “你今年多大了?”刘大争问道。 “二十一,怎么着,要给我介绍个对象?”杨凡笑了笑说道。 刘大争扭头看了一眼坐在自己一旁的杨凡,笑了笑说道:“我要有女儿的话,还真不敢嫁给你。” “为什么?” “太有能耐了。” “这我倒是不明白了,难不成太有能耐也是一件坏事儿?” “对于你,或者是你的整个家族来说,你有能耐自然是一件好事儿,可是对于你媳妇来说,太有能耐未必是一件好事儿。” “老刘,你越说我越懵了。” “很简单,你越有能耐,就会走的越高,自然也就会赢得更多优秀的女孩子的芳心,到时候,你说,这么多优秀的女孩子缠着你,你的媳妇还不伤心死?” 这话一出,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完全没想到这刘大争竟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不过,这话倒也不假。 “你知道我二十一岁的时候在干嘛?” “不知道。”杨凡摇头说道。 “当兵,在西南边境当兵。” “还真是没想到,竟然当兵怎么又走上了这么一条路。” “命,你信命吗?” 杨凡摇头又点了点头。 “半信。” 刘大争笑了笑说道:“我年轻的时候也不信,但是等到到了我这个岁数的时候,很多事情感觉就是注定好的,在怎么折腾,也都是注定好的。” 杨凡笑了笑没有言语。 刘大争却继续说道:“我三十六岁的时候,算过一命,说是算命,其实就是一个讨饭的瞎子,我给了他两个馒头,这老头送了我一句话。” “哦?什么话。” “他说,我在五十九岁的时候,与遇到一个坎儿,我要是能过了五十九岁的这道坎的话,将来必定辉煌腾达。”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今年多大?” “五十九。” “要是过不了这个坎儿呢?” “死无葬身之地。”刘大争似笑非笑的说道。 “算的倒是蛮准的。” 刘大争笑了笑说道:“我也觉得,所以,我不能死。” “没有人想死。”杨凡笑了笑说道。 “对,但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人的命却并不属于自己。” “还好,我能为自己的命做主。” “你命好。”刘大争笑道。 “不,遇到你之后,我的命就不好了。” 刘大争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了一会儿,刘大争突然打了转向灯。 随后,便将车稳稳当当的停在了高上临时停车的位置。 看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车辆,刘大争一言不。 杨凡也不说话。 “你在想什么?”刘大争突然问道。 “跟你想的一样。”杨凡笑道。 刘大争再次大笑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刘大争问道:“所以,你的意思是,合作,还是战。” “这合作得看是怎么个合作方式,战的话,又该怎么战。” “你想要什么样的合作方式。” “我要的合作方式老刘你肯定给不了。” “但说无妨。” “成啊,一年五百亿,这东北还是你的,我只要钱。” “你倒是实在。” “没办法这打来打去的,说到底,还是不是为了钱吗?什么权利,都是狗屁,我又不稀罕那玩意儿。” 刘大争笑了笑说道:“这钱跟权其实就是一对儿孪生兄弟,有了权,自然就有了钱,有了钱,会花钱,自然也就有了权。” “没准。” “所以,你看似要钱,可实际上,却什么都要了。” “不,我只要钱,权我不要。” “可你这口开的也确实不我就算是掌管了王伯虎的地下世界,一年也未必能拿到这个数。” “你看,我一开始就说了,我要的合作方式,你给不了。” “你小子啊!”刘大争笑了笑说道:“总得给别人一条活路不是。” “给啊,怎么能不给呢,老刘这样,你把这东北的地下世界让给我,我一年给你五百亿。” 刘大争一惊。 随即说道:“这恐怕才是你的真实意图吧!” 杨凡笑道:“还真不是,不过,我倒是很想问问,你想要什么?权,还是钱。” “我要是说,我都想要呢?” “那咱们是注定要开战了啊!” “杨凡,你是个人才,不可多得的人才,或者说是天才也不为过,不过,天才往往都太自负了,我希望你理智一些,毕竟,你能够展到今天确实不易,当然,我也不易,我已经五十八岁了,我想安安稳稳的干到六十岁,然后退休,周游世界,尽量的弥补一下,年轻的时候为了生活而错过的时光。” “我支持你。” “所以,一百亿一年,这我的底线。” “老刘啊,我知道你是要养活一大家子的人,手底下的兄弟那么多,都要吃饭,我也是啊,别的不说,我从国外拉回来的那几百号人,也得吃饭,这当老大看上去风光,可你也知道这背后的辛酸啊。” 刘大争笑了笑说道:“你还有国外背景啊!” 杨凡也不隐瞒,或者说是故意告诉刘大争的。 “是啊,在国外厮混了五六年,也算是有点成就,本来在国外待的好好的,可不曾想,被师傅一个电话着急回来,给苏白墨看病,说到这儿,我突然有些相信你刚才说的关于命运的那一番话,很多事情确实早就注定了。” 这话的信息量颇大。 刘大争沉默了。 他知道杨凡是故意说出了刚才的那一番话。 但,不管杨凡是故意的,还是无疑的,刘大争都必须得承认,杨凡的话有些惊着他了。 “你在国外是做什么的?” “比现在做的事情危险多了,枪林弹雨的,可没少遭罪。” 刘大争再次沉默。 他的脑袋运转的飞快,他开始掂量自己跟杨凡开战的代价了。 过了一会儿,刘大争笑了笑说道:“突然想喝酒了,很久都没有遇到像你这么有意思的对手了,要不,去喝点?” “可以啊,我的酒瘾也犯了。” 刘大争笑了笑,动了车子,再次踏上了征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