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卑劣的手段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卑劣的手段

该来的终究来了。 这一战,从杨凡踏入东北地界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好了。 就算叶雪禅不帮杨凡,她迟早与陈启山也会有一战,因为,陈启山在三十年前打败了叶雪禅的师傅,而现在叶雪禅的师傅早已不在人世,那这口气,自然就得叶雪禅来替师傅出。 杨凡相信,上一代的老佛爷临终的时候,也交过叶雪禅这件事情。 不然的话,当叶雪禅看到陈启山的时候,眼神当中会出现浓浓的恨意。 眨眼间的功夫,叶雪禅便同陈启山酣战在了一起。 杨凡总算是见识到什么叫才是高手过招了,不对,是顶尖的高手过招。 一来一往不到千分之一秒便结束。 等到杨凡刚刚反应过来的时候,俩人已经交手了几十招。 叶雪禅丝毫没有落败的迹象。 反而隐约占据了一定的上风。 杨凡从窗户上一跃,落在了地上。 “这叶雪禅可真够逆天的,小小年纪竟然修炼的如此不凡,真不知道在给她点时间,她会彪悍到什么程度。” 说这话的是赵铁成。 他挣扎着站起来之后,吐了两口血,便没什么事儿了。 “是啊,我一直觉得般若那孩子已经够有天赋了,但是看到了叶雪禅之后,我才发现,般若差的好远。”秦大山附和着说道。 “般若也不差。”白武吉说道。 秦士宗干咳一声没有言语。 “对了杨凡,你跟般若那孩子聊的怎么样?”秦大山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蛮好的。” “她这次来没什么事儿吧,我问她,她说没什么事儿。” “嗨,就是想秦老您了,所以她就跑了过来。”杨凡笑了笑说道。 秦大山却微微的叹了口气,正要说话。 就在这个时候,叶雪禅同陈启山突然分了开。 俩人站在距离彼此五六米的地方,直勾勾的看着对方,一言不发。 “什么情况?”白武吉小声问道。 “速度太快,根本看不清楚。”赵铁成说道。 杨凡同样也没有看清楚。 刚才虽然在同秦大山等人说话,但,眼睛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叶雪禅跟陈启山。 但,就算是直勾勾的盯着,可是就连杨凡也没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时,秦士宗却不咸不淡的说道:“俩人在连续朝着对方轰出了六十七拳之后,被对方的内劲震的暂时分了开。” 众人俱都一惊。 “还是老爷子你的修为高。”赵铁成说道。 秦士宗没有言语。 继续看戏。 虽然叶雪禅同陈启山分了,但俩人的杀气却还在。 两股骇人的杀气正在半空中你来我往斗的不停。 杨凡的修为算是不错了,可惜,在面对如强悍的杀气时,却依然觉得有种被死死压制的感觉。 压制的让他呼吸着实不畅快。 “不亏是玉山兄出来的人,就是不同凡响,叶雪禅,你足以让你师傅感到骄傲了。” “我要能弄死他,他老人家会更高兴。” 陈启山哈哈大笑了起来。 笑的那叫一个不屑。 叶雪禅却没有理会他的嘲笑,她再次扑了上去。 翩翩白衣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吹的猎猎作响,叶雪禅的那张迷人的脸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无比的肃穆。 陈启山的笑声戛然而止。 这老东西猛地应了上来。 一眨眼的功夫,俩人便再次酣战在了一起。 你来我往的,打的难分难解。 杨凡看了一会儿之后,觉得这样可不行。 在这么打下去,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他的心中萌生了一个帮一帮叶雪禅的想法。 但,见俩人打斗的速度极快,想帮忙,也很难插手。 可不做点什么,也实在不像是杨凡的风格。 念及如此,杨凡突然扯着嗓子喊道:“陈启山,我听说你前段时间刚刚娶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媳妇?那你可知道你这小媳妇现在在干嘛?” 陈启山娶媳妇这事儿倒也不是杨凡胡说八道。 而是琨叔告诉杨凡的。 不过,说是娶媳妇,其实就是保养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但据说陈启山很是喜欢她,可谓是百依百顺,只因这位情人长的像陈启山的初恋。 “恐怕你还不知道吧,你那位如花似玉的小媳妇正在跟她的情郎厮混呢,你要不信的话,我给你看看他们厮混的照片啊。” 很显然,这句话杨凡就是在胡扯了。 杨凡的目的就是扰乱陈启山的心。 高手对决,哪怕是突然出现了一丝的杂念,都是致命的。 陈启山没有理会杨凡。 他可是陈启山,又不是阿猫阿狗,显然不会被这么简单的几句话就刺激到。 毕竟已经活了多半辈子,什么样的风浪没见过。 杨凡见一招不管用,便又生出一记。 他迅速的开始拨打电话。 很快,电话通了。 “老大,有何指示?” “去把陈启山刚刚保养的小情人给我绑了。” 这话一出,总算是有点效果了。 陈启山喝道:“你敢!” 杨凡故作不屑的说道:“你看看我敢不敢,白狼,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把陈启山的小情人给我带过来。” 说着,杨凡挂了电话。 陈启山怒喝道:“小子,别找死。” 话音刚落,陈启山便突然闷哼了一声。 随后,便看到他的身子飞了出去。 很显然,杨凡的刺激奏效了。 叶雪禅缓缓落地。 一刻都没有松懈,她再次朝着陈启山扑去。 陈启山站稳之后,突然凌空一跃,喝道:“叶雪禅,今日战斗结束,我会找你来完成这场没有结束的战斗的,至于杨凡,下次我我出现的时候,就是你的死期!” 说话间,陈启山的身子已经跃出了别墅外面。 叶雪禅没有追上去。 她走到了杨凡的跟前,冷冷的说道:“谁让你用这么卑劣的手段的。” 这妞在怪杨凡。 “我在帮你啊。”杨凡笑了笑说道。 “我知道你在帮忙,但我不需要这么卑劣的手段,或许你觉得无所谓,但对于我叶雪禅来说,这是我的底线。” 说着,这妞转身进了别墅。 杨凡似笑非笑的说道:“还真特娘的单纯啊,只是,等到被陈启山吃掉的时候,不知道你还会不会继续坚持你所谓的底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