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忌惮什么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忌惮什么

本以为伤好之后的陈启山绝对会按捺不住,第一时间上门复仇,但,等了俩天,这老东西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的动静。 陈启山一定对杨凡的情况了若指掌,他算到了杨凡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就等着他上门,然后来个瓮中捉鳖了。 在这俩天当中,杨凡除了修炼之外,便是给叶雪禅治疗。 这妞的肋骨虽然接好了,但,并没有好彻底。 趁着陈启山没有来袭的这俩天,杨凡给这妞彻底的治疗了一番。 实力的退化让治疗比之前耗费了一些时间。 但,好在还是治好了。 杨凡的修炼进展开始变得无比缓慢。 好在杨凡并不着急,他已经习惯了不急不躁的做事儿节奏。 更何况,杨凡清楚的知道,修炼一道就是这样,着急不得,得一步一个脚印。 又等了俩天之后,陈启山还没有找上门,杨凡倒是淡定的很,但,叶雪禅坐不住了。 这妞要杀上门去。 杨凡阻止了。 现在看上去双方都有主动权,谁想出击都行,但,事实上,真正的主动权是掌控在陈启山手中的,没办法,谁叫他的实力最为彪悍呢,更何况,沈家的那三个顶尖高手也都没有走。 也就是说,此刻若是叶雪禅找上门的话,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她可以轻易的秒杀那沈家的那三个顶尖高手,但她不是陈启山的对手。 而且,一旦叶雪禅受伤的话,那么,杨凡等人性命也将堪忧。 没办法,现在杨凡就指着叶雪禅了。 陈启山不来,杨凡也不去。 两拨人开始心照不宣的耗了起来。 其实杨凡有些不大明白,这陈启山的伤势已经无碍,再加上沈家那三个高手,若是他真的上门来寻仇的话,就算叶雪禅跟陈启山打个平手,杨凡等人也得遭殃。 可他偏偏就是不上门。 通过琨叔的情报杨凡得知,陈启山最近这段时间过的很爽。 整天就窝在别墅里边,见见客人,写写字,拉拉二胡,喝点小酒,日子不能在舒坦了。 杨凡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他觉得最可以出击了。 倒不是直接杀上门去,而是可以让人b一下这老东西。 这个任务杨凡交给了血狼。 但,碍于陈启山的实力太过于强大的缘故,杨凡给血狼下达的命令是,以骚扰为主,一旦被对方发现,那就逃。 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想激怒陈启山。 因为只有激怒了他,这老东西才会反击。 血狼得到了命令之后,二话不说,带着他的暗杀组成员朝着陈启山的别墅进军。 当天夜里,血狼将自己的行动结果告诉了杨凡。 干掉了陈启山跟前的俩个人,陈启山很是愤怒。 杨凡对这样的结果很是满意,夸奖了血狼几句之后,让他迅速回防,因为谁也不知道,被激怒的陈启山到底会在什么时候杀过来。 但,陈启山依然没有杀过来。 放佛,这件事情根本就没有发生过似得。 局势继续僵持。 叶雪禅坐不住了。 她找到了杨凡。 “杨凡,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这陈启山明显是想跟你耗,他倒是耗得起,因为这地方本就是他的,但你耗不起啊,你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完成,所以,得想个办法。” 叶雪禅说的不错。 杨凡确实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 别的不说,这俩天苏白墨给杨凡打过两次电话,询问杨凡什么时候忙完,虽然这妞没有直接说,让杨凡回去,但,杨凡不是傻子,他听的出,苏白墨就是想让他回去。 老实说,杨凡也真有点想苏白墨了。 离开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不想。 但,杨凡走不开,也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离开。 “你有办法吗?”杨凡问道。 叶雪禅点头说道:“倒也不是办法,只是我个人的想法。” “说说看。” “我们可以假意撤离,让陈启山放松警惕,然后突然杀他一个回马枪,打他个措手不及。” 杨凡笑道:“叶雪禅,我知道你是想帮我,但这个想法实在行不通。” “为何?” “第一,你没有陈启山厉害,这也是最关键的,一旦交手的话,陈启山一个人就足以缠住你,让你做不了别的,第二,一旦陈启山缠住了你,那沈家的那三位高手就有机会对付我们,你也知道,我们这些人加起来,也不是沈家那三位高手的对手,这样的后果我们暂时承担不起。” 杨凡说的这些叶雪禅不是没有考虑到,但,这妞实在等不了了。 每天就这么干耗着,叶雪禅的心里边着实不痛快。 这妞做事儿一向干脆利索。 叶雪禅点头说道:“你说的这些我也考虑到了,所以我说我们假意离开,然后杀他一个措手不及,我的意思是,我先解决掉沈家的那三位高手,然后再与陈启山开战,到时候就算我不是他的对手,可你不是已经安排了刺杀的人员?我相信,在我们的配合下,陈启山一定会死。” “叶雪禅,你就知道陈启山没有安排暗杀人员?从这些天的情报来看,这陈启山绝对是一个热爱生命,喜欢享受生活的人,这种人都比较惜命,他指不定在暗中安排了多少个好手,就等着我么上门呢。”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说该怎么办?总不能这么一直耗着吧!” “在等等吧!”杨凡沉声说道。 “等到什么时候?” “等个机会。” “什么机会?” “我也不知道,但是我感觉这个机会很快就会到来。” 叶雪禅不悦说道:“得,既然是这样的话,你当我什么也没有说,你修炼吧,我出去散散心。” “不行。”杨凡拒绝道。 “为什么?难不成你还想限制我的人生自由?” 杨凡苦笑着说道“叶雪禅,不扯淡的说,陈启山也知道你现在是我们这些人的顶梁柱,一旦分开的话,我保证,那老东西肯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干掉你,现在这局势,我们每一个人都不能出事儿,一点儿事儿也不能出。” 叶雪禅彻底无语了。 杨凡说道:“你也别郁闷啊,其实我隐约觉得,那陈启山之所以耗到现在还不肯出手,不是他不想出手,而是他似乎在忌惮什么。” “忌惮什么?”叶雪禅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