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里边请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里边请

杨凡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我就是有这种感觉,按说,陈启山想弄死我们的决心要远大于我们想弄死他的决心,但,他却一直按兵不动,这不是他的风格,也不是他的性格。” “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但,也不全对,这陈启山没准也在等机会,等一个彻底灭掉我们的机会。” 杨凡笑道:“有可能,好了,你的伤刚好没多久,既然现在这么平静,那你何不多休息一下,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嘛!” “我不累,倒是你,别修炼的太疯狂了,该休息就休息!” 杨凡笑了笑说道:“这你别担心,我会的。” 俩人又闲扯了一番之后,叶雪禅起身闪人。 杨凡又开始修炼。 又过了几天,陈启山依然没有来袭。 叶雪禅也不在纠结,每天该吃吃,该喝喝,除了修炼之外,这就便跟杨凡说说话,聊聊天,日子过的倒也潇洒。 不能否认的是,俩人自从在山洞内被困了那么多天之后,感情升温不少,彼此间再也像当初刚刚认识时的那般别扭了。 杨凡这几天也过的颇为舒坦。 虽然有陈启山这么一个定时炸弹的存在,但,杨凡显然并没有太过于担心。 不过,杨凡的修为已经没有新的突破。 这事儿杨凡更加的不着急。 他早就不在想刚刚出道的毛头小子。 秦士宗等人最近过的也是无比的舒坦,整天饮酒作乐,杨凡不修炼的时候,也会跟他们喝上一杯。 刘大争的一些手下过来闹过几次事儿,但,白狼早就布置好了一些,这些人来了之后,白狼二话不说就开战。 战斗的结果自然没有任何的悬念,要知道,白狼带领的可是杨凡在国外的手下,个个可都是上过战场,经历过生死的人。 就在众人几乎都要忘记陈启山这个定时炸弹存在的时候,陈启山终于有所行动了。 但,他并没有直接杀上门,而是派人送来了请柬,请柬上清楚的写着,请杨凡同叶雪禅去吃饭。 这颗定时炸弹终于爆炸了。 这个事情瞬间让杨凡等人陷入了巨大的矛盾之中。 因为,傻子都知道,这顿饭一定是鸿门宴。 赴宴吧,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可不赴宴吧,显得实在是太怂了。 众人在反复讨论之后,杨凡决定带着叶雪禅赴宴。 当然不是很盲目的去赴宴,而是做好了一切应对的准备。 白狼同血狼俩人可不是吃干饭的。 早就不知道在吃饭的地点考察少多少遍,白狼还好,他是明着来的,但,血狼就不一样了,他可是暗杀组的老大,所以,血狼清楚的知道,这一次对于自己来说有多么的重要。 是的,杨凡给他下达了命令狙杀陈启山,不惜一切代价。 俩天之后的傍晚,杨凡载着叶雪禅前往晚宴的地点。 这一次并没有在陈启山的家中,而是换了一间档次不俗的会所。 “待会儿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别担心,我会拼尽一切保护你的周全。”去的路上,叶雪禅很是认真的说道。 杨凡要说不感动那是扯淡。 “我知道。”杨凡笑了笑说道。 嘴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但,杨凡的心里边却忍不住暗道了句:“叶雪禅,你放心,我也会拼了老命来保护你的。” 只是这样的话,杨凡是绝对不可能告诉叶雪禅的。 俩人说完了这话之后,便不在说话。 车内的氛围变得有些沉重。 这沉闷的气氛放佛也在告诉杨凡同叶雪禅,接下来要面对的一切是多么的可怕。 快到的时候,杨凡问道:“怕吗?” “不怕。”叶雪禅说道。 但,这句话叶雪禅没有说完整,她想说的是,跟你在,我不怕。 这是实话,可能是跟杨凡在一起经历过生死,所以,跟杨凡在一起的时候,叶雪禅从来都不觉得害怕。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感觉。 但,人与人之间不就是这样吗? 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才会建立彼此间的信任。 是的,叶雪禅信任杨凡。 她相信杨凡不会出卖自己,更不会让自己失望。 车子缓缓停了下来。 车外人头攒动。 俩人没有下车,看车外这栋不起眼的建筑,杨凡笑了笑说道:“今天这一战,若是赢了,华夏地下世界的半壁江山便是我的了。” “若是输了呢?”叶雪禅笑了笑问道。 “那就从头来过,等到我的实力可以干掉他的时候再来。” “你就没想过,我们活着走不出来?” “从未有过这样的想法。” “为何?” “有你这样的高手在,我还担心什么。” 叶雪禅没有说话,而是打开车门下了车。 杨凡也下了车。 陈启山在俩人下车之后,便突然出现。 这老东西笑的是那般灿烂的朝着俩人走来。 这样的笑容似乎在告诉杨凡同叶雪禅,你们的死期到了。 杨凡也在笑,笑的比陈启山还要灿烂。 “杨凡,欢迎你的到来。”陈启山笑着伸手说道。 他终于开始正视杨凡。 杨凡同他简单握手之后,说道:“老陈,你看上去容光焕发啊,可见这段时间过的不错嘛。” 陈启山哈哈大笑了起来。 却是听他笑着说道:“托你的福,这几天确实过的不错,是我人生当中难得的一段时光,你呢?你们过的怎么样。” “还好,也很舒服。” “那就行了,走吧,饭菜已经准备好了,里边请。” 杨凡点头,带着叶雪禅大步朝着里边走去。 等到三个人俱都进了会所之后,会所的大门瞬间被关闭。 这一场鸿门宴正式开始了。 在陈启山的带领下,众人进了包厢。 不出意外,杨凡看到了沈鹰,沈鹤,沈虎三个人。 这三个家伙看到了杨凡的时候,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凝重。 一个个杀气腾腾的看着杨凡。 叶雪禅扫了他们三个一遍,不屑的发生了一声冷哼。 那情形放佛在告诉这三个家伙,手下败将而已,你们还好意思坐在这里? 伴随着陈启山的一声命令,饭菜开始端了上来。 陈启山举起了酒杯说道:“杨凡,这顿饭不管是对于你,还是对于我来说,都意义重大,说句不夸张的话,这这顿饭很有可能成为我们当中一个人的最后晚餐,所以,我希望你们都能珍惜。” 一句话,将包厢内的气氛瞬间降至了冰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