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你说谎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你说谎

难怪当时被那股气息折磨完之后,杨凡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而且,比自己没有修炼这种功夫之前的感觉还要棒。 当时杨凡就觉得自己的实力是不是又生了一些改变,但,碍于当时的情况,杨凡也没有多想。 “你确定?”杨凡问道。 叶雪禅点头说道:“这点你无需怀疑,你若是不信的话,那今天晚上你可以来找我比试一下。” 杨凡想了想说道:“行,不过,你估计我现在到第几层了?” “这很难说,保守的说,至少已经到了第七层,若是刘大争没有挂的话,你或许已经可以跟他勉强打成平手了。” 杨凡一惊,问道:“有这么厉害?” “这种功夫的威力远你自己的想象,当时我师傅跟我说的时候,那叫一个推崇,他说,这种功夫一旦大成的话,绝对是天下第一。” “那我就有个疑惑了。” “你想问既然这功夫如此厉害的话,那我怎么没有修炼?” 杨凡笑了笑说道:“对!” “我不适合,这种功夫只能男人修炼。” “原来如此。” “所以,你加把劲吧,等到你突破第九层的时候,我想,就算是陈启山都不会是你的对手了,我自己一直觉得自己的天赋已经算是很逆天了,可是跟你一比,我却又觉得我的天赋又弱了一些。” 叶雪禅略显郁闷的说道。 杨凡笑道:“不管怎么说,这是好事儿,你也别郁闷啊。” “嗯,我不郁闷,你越强大,我越开心,真心的开心。” 这就是叶雪禅与众不同的地方。 “谢谢。”杨凡说道。 “客气。” “不,我是真心的想跟你说一声谢谢,若不是有你帮忙的话,这次东北之行,我绝对是凶多吉少,不说陈启山,光是一个刘大争就足以干掉我了。” 叶雪禅说道:“你也别妄自菲薄,你的天赋不错,便强不过是时间的问题,说起来,我得跟你道个歉。” “为什么道歉?” “因为,我低估了你的天赋。” “嗨,这有什么道歉的,得,不说这些了,你继续休息吧,我修炼一会儿!” “好。” 叶雪禅躺在座椅上开始闭目养神,而杨凡则是开始修炼。 其实不用叶雪禅说,杨凡这一修炼,明显就感觉自己体内的那股气息远比之前不知道充沛了多少倍,而且,更加的纯正,更加的霸气。 杨凡的心中欢喜不已,但也仅仅是欢喜,因为,杨凡清楚的知道,这不过是第一步。 被迷人的空姐叫醒的时候,飞机已经稳稳当当的停放在了华亭市。 杨凡睁开了眼睛。 冲着迷人的空姐笑了笑,正要叫叶雪禅,这妞却已经睁开了眼睛。 “到了?” 杨凡点头说道:“走吧,我先送你回家。” 叶雪禅点头。 跟大刘简单的寒暄了几句之后,杨凡下了飞机。 车已经停放在了机场的门口。 这也是财神爷安排的。 杨凡同叶雪禅上了车,正要离去。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了杨凡的面前。 杨凡定睛一瞧,不是拓跋,还能是谁。 这个让人讨厌的家伙。 杨凡出神入死的时候,他躲在一旁看热闹,等到杨凡拿下了对方的时候,这家伙就突然冒了出来。 老实说,杨凡看这家伙是越来越不爽了。 只不过,碍于他的身份背景,现在还不是翻脸的时候。 东北之行,杨凡现自己比之前更加的成熟了。 “是你!”杨凡打开车窗说道。 拓跋笑了笑说道:“兄弟,当然是我,我可是来接驾的,恭喜兄弟你凯旋归来。” “你的消息倒是灵通。” 拓跋笑道:“兄弟,还真不是我的消息灵通,而是你拿下东北地下世界这件事情已经造成了轰动,江湖中的朋友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你还有事儿吗?”杨凡问道。 实在不想跟这牲口多扯淡。 更何况,杨凡的车上还坐着叶雪禅。 目前,杨凡还不想让过多的人知道叶雪禅的存在。 “我说过了,我是来接驾的啊,酒菜已经备好了,咱们这就前往?” 说着,拓跋不动声色的扫了一眼坐在杨凡一旁的叶雪禅。 “今天没空,明天吧!” “好咧,那就明天中午如何?” 杨凡点头说道:“等我电话。” “妥了,兄弟,你一路顺风。” 杨凡懒得在跟他废话,一脚油门下去,这辆价值数百万的奔驰s6便爆射了出去。 看着杨凡离去的背影,拓跋冷笑了几声,说道:“还真是高傲啊,不过,继续高傲下去吧,有你跪地求饶的时候。” 说着,拓跋迅闪人。 顺利的回到了市区之后,杨凡突然说道:“走吧,今天晚上咱俩先吃个饭去,也算是我感谢一下你这段时间的帮忙。” “那我可得找个最贵的餐厅。”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没想到,这叶雪禅也学会开玩笑了。 “不用你找,我带你直接过去。” “好!” 于是乎,杨凡驾车,载着这妞朝着酒店奔去。 这果然是一间很贵的餐厅。 装修的那叫一个奢华考究。 落座之后,杨凡也没有看菜单,噼里啪啦的一口气点了五六个叶雪禅喜欢吃的菜,未了,又要了瓶价格不菲的红酒。 打走了服务生之后,叶雪禅问道:“有个问题,我不知道该不该问。” “说。” “在东北的时候,你归心似箭,想回来看苏白墨,可现在已经打了华亭市,却为什么不去直接找她,反而要带我来吃饭。” “我说过了,我想感激你一下。”杨凡笑了笑说道。 “你说谎。” “真没有。” “我把苏白墨跟杨麒麟见面的事情告诉你之后,让你的心里边不舒服了吧!” “没有!”杨凡迅否定道。 “说谎。”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吧,我承认,一开始我确实有些不大高兴,但,后来一想,苏白墨也有自己的人际关系,不能因为她见什么人,我就郁闷,那这样的话,我还不得郁闷死啊!” 听了这话的叶雪禅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算是看出来了。” “你看出了什么?”杨凡笑着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