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我明白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我明白

“所以,你也是上官家族的人?” “不是。“鸢鸢迅速否定道。 杨凡隐约记得萧锋曾经跟自己说过,这鸢鸢家也是古武世家。 既然不是上官家族的,那这妞是那个家族的。 杨凡有些好奇了。 “鸢鸢,认识这么久了,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杨凡笑眯眯的问道。 “想知道我姓什么,然后打探一下我是那个家族的?我告诉你,门儿也没有,再说了,就算我说了,你也未必知道。” “得,不说算了,我去问萧锋。” “去啊,你看看他知不知道。”鸢鸢得意洋洋的说道。 白了鸢鸢一眼,杨凡懒得在继续这个话题。 闲扯了一番之后,杨凡进了别墅。 萧锋问杨凡聊的如何,杨凡说就那样吧。 正说着,苏白墨将电话打了进来。 看到了这妞名字的时候,杨凡笑了笑,接起了电话。 “你晚上要跟杨麒麟吃饭?”苏白墨开门见山的问道。 “连你都知道了?”杨凡笑问道。 “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苏白墨小声问道。 “怎么可能?” “我前几天跟杨麒麟见了一面,我没有告诉你,是因为我怕你知道之后会郁闷,可没想到,适得其反,杨凡,我向你道歉。” “嗨,墨墨你真想多了,没有的事儿,我跟就是简单的吃顿饭而已。” “可我怎么听说,你跟他吃饭是假,打架才是真的。” 杨凡一惊。 “谁告诉你的?” “京城的朋友。” “那个朋友?”杨凡追问道。 苏白墨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是端木禅。” “哦,他是你的朋友啊。”杨凡笑了笑说道:“不过,别担心,我压根就没有跟杨麒麟打架的意思,就是吃顿饭而已。” 说实话,当苏白墨说端木禅是她朋友的时候,杨凡的心里边多少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但,也仅仅是有些不舒服,其他的感觉倒也没有。 苏白墨意识到杨凡生气了,或者说,自己的话让杨凡有些不舒服了。 便赶紧解释道:“杨凡,朋友也很很多种。” “我明白。” “算了,等你回来之后,我好好的跟你解释吧。”苏白墨也有些郁闷的说道。 “墨墨,真没事儿,你别多想,成不成?” “那好吧,你们吃完饭之后给我打个电话。” “成。” “嗯,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回去了。” “那我等着你。” 杨凡应了一声。 又腻歪了一会儿之后,彼此挂了电话。 杨凡躺在沙发上,眼神空洞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萧锋同鸢鸢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神中俱都看出了对方有些不解之色。 “没事儿吧兄弟?”萧锋问道。 杨凡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几点了?” “快五点了。” “晚上约了几点?” “七点,时间是杨麒麟定下的,他六点下班,到酒店约莫得一个小时。” “什么酒店?” 萧锋将酒店的名字告诉了杨凡。 “远吗?” “不是很远。” “成,你晚上去不去?” “去,不过,肯定不会跟你们一起吃饭。” “为什么?” 萧锋笑了笑说道:“我还是不大愿意跟他们这些人走的太近,尽管我其实并不讨厌杨麒麟。” 杨凡明白了萧锋的意思。 “行,随你吧,我休息一会儿,六点叫我。” 萧锋点头。 他的看的出来,杨凡的心情不大好。 便没有在说什么。 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时间便到了。 萧锋载着四个人一起朝着约定的酒店奔去。 去的路上,杨凡实在有些不解。 “萧锋,你说就是一顿简单的饭,怎么到了旁人的口中,就会衍生出无数个版本来。” 萧锋笑道:“这就是八卦啊,对于你们来说是一顿简单的饭,可是对于很多人来说,却是茶余饭后的话题。” 杨凡点头说道:“也对,得,不说这些了。” 萧锋说道:“其实兄弟,你也别多想,就是一顿饭,简单的认识一些,现在你们还没到了撕破脸的那一步,这些你比我清楚。” 杨凡笑了笑说道:“说的好像我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一顿饭而已。” 萧锋应了一声不再说话。 倒是鸢鸢忍不住说道:“要是有人敢欺负你的话,你给我打电话,我去教训他们。” “霸气!”杨凡笑着竖起了大拇指说道。 上官轻舞一言不发,脑袋扭到了一旁,似乎在看着车窗外面的风景。 一时间,车上静悄悄的。 每一个人都不在说话,各人有各人的想法。 个把小时之后,目的地到了。 刚把车开进了酒店,萧锋便突然说道:“艹,杨麒麟已经到了。” “在哪儿?”杨凡问道。 “酒店的门口,端木禅跟刘家旭陪在他的跟前。” 杨凡扫了一眼,果然便看到在酒店的门口站着三个人,除了端木禅杨凡认识意外,其余的人杨凡俱都不认识。 但,就算不认识,可是杨凡却也一眼便认出了谁是杨麒麟,谁是刘家旭。 杨麒麟站在了三个人中间,一身裁剪得体的西服,将他修长的身材凸显了出来不说,更是将他的气质点罪的无与伦比,这家伙有种生来就有的贵族气息。 这种气息绝对不是花点钱就可以伪装出来的。 杨凡清楚的知道这种气息没有不凡的家世,没有长年累月的耳濡目染是根本做不到的。 一个人穿衣打扮的品味可以凭借金钱,时间,以及一些别的因素而提高,但,气质这种东西绝不是有钱,有时间就可以办到的。 “气质不错。”上官清舞笑了笑说道。 “怎么,上官小姐也是第一次见到他?”萧锋好奇问道。 上官清舞点头说道:“确实是第一次,而且,老实说,他比我想象中的要更加的器宇不凡,难怪京城那么多的女孩子喜欢他。” 鸢鸢却不屑说道:“有什么呀,绣花枕头一个,还是杨凡看着舒服一些。” 瞎子都能看的出杨麒麟不管在是气质还是衣着打扮上都要更胜杨凡一筹,可偏偏鸢鸢却这般的说,这妞当然不是瞎子,她不过是在用这样的方式给杨凡打气。 这就是鸢鸢,平日里野蛮也好,打闹也好,那都是在杨凡跟前才会如此的随意放肆,可一旦到了外人跟前,这妞绝对会跟杨凡站成一条线。 杨凡笑了笑说道:“是不是绣花枕头试一试就知道了,上官小姐,我们下车吧,这场晚宴就要开始了。” 上官清舞点头,随着杨凡下了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