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谢谢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零六章 谢谢

驾车回别墅的时候,杨凡一直在想陈道阁说的关于苏白墨中毒的事情。 坦白的说,杨凡还是有些疑惑。 范家下毒真的只是为了逼着苏家妥协? 真的只有这么简单? 杨凡不敢相信,但,不管怎么说,关于苏白墨下毒的时间总算是有了一些进展。 很快,回到了别墅。 杨凡直奔苏白墨的房间。 尽管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但,杨凡知道,苏白墨肯定没有休息。 果不其然,敲了敲门,很快,便得到了允许进入。 推门而入,穿着一袭纯白睡衣的苏白墨在柔和的灯光下看着书,无比认真。 灯光将她的侧脸映衬的着实迷人。 杨凡只是看了一眼,便觉得心跳砰砰乱跳。 暗骂了自己句没出息,杨凡坐在了苏白墨的跟前,笑道:“跟你打听点事儿!” 苏白墨并未停止看资料,冷冷问道:“什么事!” “当初,范家要求跟你们家结亲的时候,可曾威胁过你们苏家!” 苏白墨闻言一怔。 随即放下了资料,扭头看了杨凡一眼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好奇!”杨凡笑了笑说道:“到底有没有?” “有!” “怎么威胁的?说是你要不嫁给他范耀辉,然后你就会遭殃?” 这显然是一段痛苦的经历。 苏白墨的面色变得不好看了。 杨凡赶紧说道:“别误会,丝毫没有嘲讽你的意思,只是好奇!” “是!”苏白墨的语气生硬地说道。 也不知道是在生杨凡的气,还是在生范家的气。 但,这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杨凡从苏白墨的口中得到了一个明确的答案。 而这个答案让他更加的怀疑范家。 “墨墨,我很认真想问问你,你觉得你下毒这事儿范家的可能性有多大?” 苏白墨摇头说道:“我不知道!” 并非这妞不想给杨凡一个准确的答案,而是他真的不知道。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如何?” “讲!” “你曾经是不是受过什么伤害?” 苏白墨面色一沉问道:“你什么意思?” “比如说感情或者别的方面,因为我知道,一开始你的个性不是这样的冷漠。” “谈话结束!”苏白墨突然冷冷说道。 看样子杨凡的这句话刺痛了她。 尽管杨凡很想知道答案,但,苏白墨生气了,要是再继续问下去的话,只会让她更加的生气。 见好就收吧。 跟这妞无耻的结果只能换来彼此的对立,这一点,多日的相处让杨凡太清楚了。 “好,你早点休息!” 说着,杨凡起身出了她的房间。 听到了房门被关上的那一瞬间,苏白墨的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原本平静的内心世界被杨凡的一个问题彻底的搅乱,她站了起来,站在了窗户前。 她的目光看向了遥远的天空。 天空漆黑一片。 连一颗星星都没有。 苏白墨似乎想起了什么。 许久之后,她喃喃自语地说道:“真的很难吗?” 从苏白墨的房间出来之后,杨凡本想去找萧媚,这妞也知道苏白墨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情,以至于性情大变,但,就在这个时候,电话突然响起。 是萧锋打来的。 杨凡回房间接了起来。 “兄弟,谢谢!” 萧锋的声音显得很是平静。 但,平静中却隐藏着一丝难以抑制的激动。 “怎么,检查结果出来了?”杨凡笑了笑问道。 萧锋点头说道:“出来了,一切正常,你让我见识到了什么叫牛逼,还记得我当时给你许下的承诺吗?现在,可以兑现了!” “留着吧,等到什么时候真的有求于你了,我肯定会开口的,毕竟,我是一个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客气的人!” 萧锋笑了。 尽管认识了才短短的三天,但,萧锋却感觉自己跟杨凡认识了好多年,那种感觉太奇妙了。 “谢谢,真的谢谢!” “你已经说过了。”杨凡笑了笑说道。 “可除了谢谢,我暂时想不到更好的感谢你的方式!” “那就回头请我喝茶吧,这一次,我要超过五百块一壶。” “好,我倾家荡产也要请!”萧锋笑着说道。 “照顾好老爷子,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萧锋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这个电话刚刚打完,但,杨凡的手机再次响起。 不过,这一次是短信。 短信是褚正清的父亲褚熊发来的。 “杨先生,我在门外面向东五十米的地方。” 看样子褚家的人想通了。 杨凡笑了笑,收起手机,打开窗户凌空一跃,直接跳了下去。 几分钟之后,杨凡出现在了褚熊的面前。 褚熊极为客气地说道:“杨先生,抱歉,深夜打搅到你了!” “无妨,有事儿直接说!” “我同意你的那两个条件,但,我认认真真的问一句,你真的治疗了我的儿子?我希望你给我一个肯定的答复!”褚熊很是真诚地问道。 到了这个份上,也没什么好装的了,儿子的身体比什么都重要。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可以,不过,这将是一个无比漫长的过程。” “大概的多久?” “几年的时间。” 褚熊犹豫了。 杨凡说道:“我并非是想骗你,但,你应该知道褚正清的身体状况现在有多么的糟糕,想要康复,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褚熊连连点头说道:“我懂,我懂!”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可以回去准备股权转让合约了。”杨凡笑了笑说道。 褚熊多少有些郁闷。 因为杨凡还没开始给自己的儿子治病,可自己就要花掉褚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这个代价实在大了点。 但,想想自己媳妇说的话。 褚熊一咬牙说道:“给我几天的时间!” “好,那就一周吧!” 褚熊应了一声问道:“你什么时候开始给我儿子治疗?” “等你什么时候把股份转让合约弄好,我就什么时候开始。” 这算是变相的威胁。 可褚熊没有选择的余地。 忍着内心当中的崩溃,褚熊重重点头。 作别之后,杨凡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一切事物都在按照他的计划发展,这是好事儿。 但,杨凡却也隐约有些担忧。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突然闪过。 挡在了杨凡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