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我懂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我懂

章节内容开始 第二天,苏白墨没有去上班。 其实这妞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只是知道,自己跟顾斌去了酒店之后,等了好半天大客户还没有到。 顾斌便介意自己跟他先吃,苏白墨没有同意,又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大客户还是没有来,顾斌便说不等了,苏白墨意识到,对方可能不会来了,便正要给杨凡打电话。 但,顾斌却举起酒杯要敬酒。 苏白墨说自己不喝酒,顾斌说只喝一杯,并且说了很多恭维苏白墨的话,苏白墨当然不为所动。 后来顾斌又说了半天,苏白墨觉得有些尴尬,便借故去厕所,回来之后,顾斌也就不在敬酒,一个劲儿的让苏白墨吃菜。 但,刚吃了几口,苏白墨就觉得浑身燥热难当。 这个时候顾斌又来敬酒,苏白墨的脑袋中明明想着的是拒绝,但,手却不由自主的端起了酒杯。 一杯酒下肚,苏白墨觉得自己的身子越发的燥热,越发的想喝酒。 甚至是有了某些方面的渴望。 可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苏白墨哪里知道,自己已经被下了药。 再后来,没等到顾斌举杯,苏白墨便自己喝了起来。 没过多久,这妞便觉得天旋地转。 再后来发生的事情,苏白墨就不知道了。 听了苏白墨的讲述,阿甲唏嘘不已的说道:“墨墨,你以后除了杨凡之外不许跟任何人单独出去了。” “为什么?”苏白墨问道。 杨凡叮嘱过阿甲不让她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苏白墨。 但,阿甲却觉得,若是不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诉苏白墨的话,苏白墨肯定不知道单独出去有多么的危险。 这事儿也算是一个教训。 便忍不住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了苏白墨。 当苏白墨听到顾斌给自己下了媚药的时候,脸色瞬间煞白。 她瞠目结舌的看着阿甲。 “阿甲,你说的是真的?” “千真万确,你是不知道杨凡昨天晚上有多生气,简直就好像是一头被激怒的野兽,我跟他认识那么久了,可从未见过他那么恐怖的眼神。” 苏白墨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我对不起他,让他担心了,他人去哪儿了?” “出去办点事去,所以啊,墨墨,你想不断的锻炼自己这件事情我知道,我也很支持你,毕竟你将来是要接班的,但你不能这么大意啊,你可知道,昨天晚上要不是杨凡足够警觉的话,天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太可怕了。” 苏白墨重重点头。 阿甲继续说道:“有的时候,我都觉得你现在实在是太卑微了,你可是苏世雄的女儿,苏氏集团将来的加班人,该有的脾气还是得有,你知道吗?你现在变得很随和,这样的个性我很喜欢,但我更加喜欢的是,那个冷漠的你,那个公私分明,不给任何人机会的你。” 苏白墨沉默了。 阿甲说道:“那个时候,你看看你的气场多么的强大,不苟言笑的面孔是有多么大的震慑力,现在呢?我不知道是爱情让你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还是说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你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当然,我不是说现在这个样子不好,我只是觉得,你现在的样子很容易被人欺负啊。” “不会了,再也不会了。”苏白墨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但,她的语气却是那般的坚定,她的眼神是那般的坚决。 “这才对嘛,你就是苏白墨,你是最独一无二的。” 苏白墨道了句:“其实有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转变,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得这么的随和,最初我的打算是尽量平易近人,好好的学习,尽可能的做到完美,但,现在看来,这样不行,阿甲,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看清楚了自己。” “墨墨,你本就冰雪聪明,你一直都很清楚你自己啊,你一直以来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我只是站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分析了一下问题。” “但你说的确实很对,是我没有拿捏好这个分寸。” 阿甲笑了笑说道:“对嘛,你可以跟杨凡随意,或者是尽可能的表现你女人的一面,也可以跟下面的那些员工随和,让他们觉得你是一位有魅力的领导,但,跟你的领导绝对不能随意更不可能随和,无数鲜活的例子证明,你一旦随和,这些家伙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而且,绝对不能给他们这些人好脸色,当然,也不是全部的领导都是顾斌那种人渣,也得看人。” “我懂。” “墨墨我刚才的话,也是我自己的一些心得,你别往心里边去。” “当然不会,你是为了我好,而且,我说实话,你刚才的那一番话让我很受教,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的,倒是挺厉害的。” 阿甲笑道:“厉害什么呀,其实这些都是这些年跟着我爷爷跑江湖的时候,我爷爷跟我说的,再加上我见到的看到的,所以,才有了这样的感悟。” “难怪。” “哦,对了墨墨,还有一件事情我得告诉你。” “什么事儿?” “昨天晚上杨凡很是生气的给你父亲打了电话,说的话并不好听。” “不奇怪,我遭遇了那么大的事情,他肯定平静不了。” “嗯,通过这件事情我是看明白了,杨凡是真的很爱你啊。”阿甲笑了笑说道。 虽然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这妞的心里边微微的有些发酸。 但,她还是很开心,而且也是真心诚意的祝福杨凡跟苏白墨。 “我也很爱他。”苏白墨认认真真的说道。 “我知道。” 正说着,苏白墨的手机突然响起。 这妞拿出手机扫了一眼,面色微微一沉说道:“我父亲的电话。” 说着,接了起来。 “我没事儿。”也不知道苏世雄说了些什么,便听的苏白墨淡淡的说道。 “您到了?” “我在别墅。” “好!” 说了四句话,苏白墨便挂了电话。 “我父亲跟我母亲到了。”苏白墨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