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叹气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叹气

“我要是告诉你,所谓的宋氏集团其实应该改名字叫上官集团的话,你会不会吃惊?”叶雪禅淡淡的说道。 杨凡一惊。 虽然早就想到了有这样的可能性,但,还是觉得有些意外。 “有些意外,虽然我早就想到了有这样的可能性。” “那我就说个让你更加吃惊的。” “你说。” “其实宋氏集团是上官清舞的。” 叶雪禅说的风轻云淡。 可杨凡却觉得耳旁就好像是突然响起了一个炸雷。 炸的他脑袋当中瞬间空白一片。 杨凡不能不震惊。 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于劲爆了。 那上官清舞看上去娇滴滴的与世无争的样子,可谁能想到她竟然是宋氏集团的实际掌舵人。 “就说那宋子明昨天对待我们的态度也太过于卑微了,卑微的有些不正常。” “对,昨天我就怀疑了,宋子明那么大的一个公司老总,却对你如此的卑微,这很不正常。” “你继续说。” “宋子明现在的手中有百分之四十七的股份,但,其实这些都是上官清舞的,而且,余下的那百分之五十三也是上官清舞的。”叶雪禅继续说道。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要不要这么强悍啊,她是怎么做到的?” “具体怎么做到的,我还在查,但我敢肯定的是,那位娇滴滴的上官小姐,可不像她表面看上去的那么人畜无害。” “这点我也怀疑,你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 “今天早上凌晨四点多。”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想看看宋子明拙劣的表演,老实说,很失望。” “靠,可我却跟他正儿八经的谈了半天。” “别逗了,你那叫谈吗?不过是试探他罢了。” 杨凡的心中咯噔了一下。 这叶雪禅实在是太聪明了,聪明的让杨凡觉得有些可怕。 一个人能强大到如此的地步,她是怎么做到的? 真不知道跟这妞的合作到底是幸事,还是倒霉的事情。 叶雪禅这时说道:“别吃惊,我不过是继承了上一代老佛爷的一切,如果没有那个强大的团队为我做事情的话,我也不可能知道这么多。” “但你确实看穿了我与宋子明的谈判。” “但凡有点智商的,都看的出来。”叶雪禅冷冷说道。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叶雪禅说道:“所以,我觉得你要跟宋子明谈,还不如索性去跟上官清舞谈,但,前提是你真想干掉苏氏集团,我现在特别想问你一个问题。” “说。” “你真决定干掉苏氏集团?” “苏氏集团不是那么好干掉的,苏氏集团背后的能量也不容小觑,你这么神通广大,难道就不知道苏世雄的背后也有不少财团在支持?” “这点我清楚的很,所以,我才问你真决定要干掉他?” “难不成我是在开玩笑?苏氏集团一直都在压制着我,我要在不反抗的话,真要被他吃的死死的了,这种事情,给谁谁能受得了。” “那你想好了,这是一场恶战,而且,到最后,不管结果如何,苏白墨都会崩溃。” 一句话说的杨凡沉默了。 早上凌晨四点多跟叶雪禅聊完之后,杨凡的心中便一直在纠结这个事情。 他清楚的知道,一旦真的跟苏世雄开战的话,不管结果如何,这妞都是最受伤的哪一个。 因为,不管是苏世雄,还是杨凡,都是她这辈子最深爱的俩个男人。 可若是不与苏世雄抗争一下的话,那杨凡就得崩溃。 真是一件左右为难的事情。 这时,叶雪禅正色说道:“杨凡,我想听到你内心当中最真实的想法。” “我必须得干掉苏世雄,或者说,拿走他的苏氏集团,只有这样,他才不会阻拦我与苏白墨的事情。” 叶雪禅听了这话,鄙夷的说道:“我还真以为你有多聪明呢,没想到竟然也是如此的愚蠢,好,就算你干掉了苏世雄,强行的将苏氏集团捏在了手中,然后你转手交给苏白墨,这绕了一圈,苏氏集团还不是到了苏世雄的手中?你要知道,苏白墨是一个及其孝顺的人,或者说是,这些年她早就被洗脑了,她人生当中所走的每一步,都是苏世雄安排好的,真要到了那个时候,苏世雄伸手跟他要苏氏集团,你觉得苏白墨给还是不给。” “你的意思是,必须得捏在手中的才行?” “必须得捏在自己的手中,只有捏在自己的手中,这一切才是你的,另外,你若是真把苏氏集团交到苏白墨的手中的话,那对于苏白墨来说,又是一场考验。” 杨凡点头说道:“不错,考验她的是情亲跟爱情。” “对,你就不怕苏白墨到时候做出的选择会让你无法接受?” 杨凡沉默了。 杨凡了解苏白墨,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杨凡清楚的知道,叶雪禅说的这一切都是不在扯淡。 是有很大的可能性生的。 这一切真要生了,那杨凡肯定会接受不了。 就算杨凡再怎么爱苏白墨,也是有底线的。 “你说的对,我还是有些欠考虑了。” “你不是欠考虑,你是太过于爱苏白墨了,你恨不得把这世界全世界最好的一切都给她,杨凡,有些时候爱的太过于深沉的话,会迷失自我的。”叶雪禅淡淡说道。 杨凡的心中猛地好像被什么东西给扎了一下。 不痛,却有些微微的酸。 强行的笑了笑,杨凡说道:“你倒是看的很透,好像经历过似得。” “你想多了,有些事情女人永远要比男人看的更加的透彻,老实说,我有些后悔了。” “后悔什么?” “早知道你是一个情种的话,我还真不应该跟你合作,杨凡,我说句你不爱听的话,我总觉得将来有那么一天,你会栽在苏白墨的手中,这不是诅咒,这是我的直觉。” 杨凡大笑了起来。 “怎么,不信?” “你说呢?”杨凡笑道。 “行,我不跟你争辩,咱们走着瞧,当然,我也希望我的直觉是错误的,因为,如果真有那么一天的话,对于你来说,何尝不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 杨凡的心中一动。 一股暖流涌现了出来。 “叶雪禅,谢谢。”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回去吧,你该修炼了。” “好。” 杨凡开始加。 叶雪禅扫了杨凡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重重的叹了口气。 “好端端的叹什么气呢?” “我想我师父了。”叶雪禅呢喃着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