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训斥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零八章 训斥

杨凡被刺激到了。 一脚刹车下去,车子猛地停了下来。 宝宝见状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手舞足蹈,那叫一个开心。 这妞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竟然连杨凡都敢调戏了。 就在这个时候,苏白墨突然冷若冰霜地说道:“胡闹!” 宝宝笑不出来了。 撅了撅小嘴儿,偷瞄了苏白墨一眼,说道:“就是,师傅,虽然你帅,但是也不许胡闹,把车停在这种地方,多危险啊!” 杨凡拿这妮子有些没办法,一来她长的好看,跟瓷娃娃似得,让人喜欢的不得了,二来,她年纪还小,杨凡也不敢把她怎么样。 但,苏白墨却冷哼一声说道:“我说的是你!” 宝宝瞬间闭嘴。 杨凡笑了笑说道:“看样子,公道自在人心啊,墨墨,我为你的大公无私点赞!” “开你的车。”苏白墨冷冷说道。 杨凡也笑不出来了。 迅速地发动了车子,朝着公司奔去。 宛若女王降临一般,所到之处,无一例外俱都噤若寒蝉,个个恭恭敬敬。 苏白墨面不改色,直达电梯。 杨凡同宝宝宛若俩个小跟班似得,随着这妞上了电梯。 “姐,你的气场真强大,那些人看到你的时候一下子就不说了!”电梯门合上的瞬间宝宝笑嘻嘻地说道。 苏白墨没有说话。 杨凡笑道:“你长大了,也肯定会拥有如此强大的气场。” 宝宝傲娇地说道:“难道我现在气场还不够强大吗?” “宝宝,我发现你越来越有造反的意思了,怎么,屁屁痒了?”杨凡不咸不淡地说道。 宝宝顿时搂着杨凡的胳膊说道:“师傅,你瞎说什么呢,人家哪里敢啊。” “注意形象。”苏白墨冷冷说道。 宝宝赶紧松手。 这妮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害怕苏白墨。 很快,进了办公室。 苏白墨迅速进入了状态,她每天上班的时间只有三个小时,当然,这妞原本就比任何人都珍惜时间。 杨凡坐在落地窗前看风景,宝宝开始练功。 同一时间。 刚刚吃罢了午饭的萧锋迅速驾车朝着机场奔去。 因为,再过一个小时萧家所有的主要成员将会齐齐的出现在省城的机场。 这将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聚会,也将来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大风暴。 而,萧锋就正处于风暴的中心。 但,他一点儿也不怕。 为了避免发生没必要的错误,萧锋上午又让人请来了几个不同医院的顶尖专家会诊了一番,得到的结论是,萧老的身体完全没有问题。 也正是有了这样的结论,所以,萧锋才有恃无恐。 陪着萧锋一同前往机场的是六辆清一色奥迪a6,俱都挂着省军区的车牌。 这六辆车保持着稳定的速度,在路上奔行,场面倒也壮观。 尤其是打头的这辆萧锋乘坐的车,如果有懂行的人,一眼便可以认出,这可是省军区一把手的座驾。 不过,林姓司令没有陪同。 奔行了几十分钟之后,机场到了。 从京城飞来的航班还没到,但,萧锋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压力。 不大喜欢抽烟的他,特意的给自己点燃了一支。 从昨天晚上给自己的父亲打完了电话之后,萧锋便陆陆续续的接到了十多个电话,有些能克制的住自己情绪的,还会询问一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可若是碰到脾气火爆的,直接上来就开骂。 萧锋也不反驳,他无需反驳,反正,事实摆在他们的眼前,由不得他们不信。 一支烟慢慢的抽完了之后,飞机到了。 十多分钟之后,十多位面色凝重的行人出了机场,带头的是一位国字脸模样的男子,一脸的威严。 萧锋看到了他的时候,恭恭敬敬地喊道:“父亲!” 这就是萧锋的父亲萧正天,少将身份,供职于京城军区。 着实不是一般人。 “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对方厉声说道。 看样子,他很愤怒。 萧锋正要说话。 “锋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一位四五十岁的华贵女子说道。 这是萧锋的母亲。 “妈, 我爷爷的身体没事儿了!”萧锋笑着说道。 “你说没事儿就没事儿了?萧锋,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尽干这些蠢事儿?老爷子多大的年纪了,你不知道?京城最顶尖的大夫都不敢冒然动手,可你倒好,竟然瞒着我们就把这事儿 给办了,有你这么做事儿的?”一位比萧正天年纪略小的男子气冲冲地说道。 这是萧锋的二叔,现在是某国企的二把手。 “二叔,你别生气,我爷爷的手术很成功,完全没有任何的后遗症!” “胡闹,你说成功就成功?” “就是,真是胆大妄为,哥,不是我说你,你真应该好好的管管锋儿,这不胡闹嘛!”一个同萧锋母亲年纪差不多的女子说道。 这是萧锋的小姑。 “行了,都别说话了,先去看看咱爸吧!”另外一个女子说道。 这是萧锋的大姑。 众人点了点头。 分别上了六辆车之后,萧锋的母亲便问道:“锋儿,你爷爷真的没问题了?” “妈,别人不相信我,可是您也不相信我吗?我这个人虽然确实有些胆子大,但,绝对不是鲁莽之人,我爷爷是真没事儿了,我连续请了六七位最顶尖的大夫给我爷爷检查过身体,得出的结论都一样,我爷爷的身体很好!”萧锋略显激动地说道。 刚才被几个亲戚那般的羞辱,萧锋没有反抗。 因为会显得自己特别的没有家教。 萧锋的母亲说道:“妈相信你,可你这事儿办的实在不妥!” “我知道,我应该跟你们打个招呼,可若是我提前跟你们打了招呼,你们肯定不会让我爷爷动手术了!” “为什么?” “我叔跟我俩个姑姑的态度你也看到了。”萧锋郁闷说道。 “这不怪人家,是你太冲动了,至少事先已经告知每一个人,明白吗?” 萧锋点头说道:“妈,我知道。” “知道就好,也别太郁闷了,如果你爷爷的身体真如你所言没有任何问题的话,妈看谁还敢给你委屈受?谁要敢给你委屈受,妈第一个不同意!”萧锋的母亲掷地有声地说道。 “妈,还是你疼我!”萧锋笑了笑说道。 “行了,给我说说到底是谁给你爷爷做的手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