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如何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如何

叶雪禅早就说过,这熊瞎子未必真的会臣服于杨凡。 其实不用这妞提醒,杨凡一开始就未必相信这熊瞎子会如此简单的臣服于自己。 所以,杨凡对他表面上已经相信,但,实际上却是处处提防。 就拿今天晚上的烤羊肉来说,杨凡去叫叶雪禅吃饭的时候,就给自己跟叶雪禅一人服用了一颗药,这种药可是杨凡的师傅研制出来的,预防毒药的。 也就是说,一开始杨凡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才会如此的开怀畅饮。 没想到,这熊瞎子真的下毒了。 “怎么,杨凡你是觉得我是在跟你开玩笑?”熊瞎子冷笑着说道。 “不,我当然不认为你是在跟我开玩笑,你在酒杯中下毒的事情,我清楚的很。” 这话一出,熊瞎子的脸色变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酒杯中下毒的事情?” 杨凡笑道:“这很难吗?你似乎不知道,我的主业其实是一名医生,哦,不算是医生,应该算是用毒高手。” 熊瞎子一脸的懵逼。 因为,这事儿从未有人告诉过他。 “看样子,你似乎并不知道这件事情,那只能说你足够愚蠢,在华亭市的时候,我都使出银针了,你就不想想,我要是不会医术的话,准备这么多的银针做什么?” 熊瞎子沉默了。 “所以啊,熊瞎子,你还是太天真了,你天真的以为我会相信你已经臣服于我了,但,可惜,对于你,我一开始就抱着戒备之心,实话告诉你,在吃饭之前,我就给自己跟叶雪禅俱都服用了一枚预防中毒的药丸,所以,我们才会如此的跟你开怀畅饮,哦,对了,在告诉你一件事情,你现在运气感受一下自己的丹田之处,是否有种像是针扎一样的感觉。” 熊瞎子显然不相信杨凡说的。 但,他还是真的运气试探了一下。 只是刚刚运气,丹田之处,便真的有种宛若针扎的感觉。 很痛。 熊瞎子相信了杨凡说的话了,他瞬间冷汗淋淋,整个人瞠目结舌的看着杨凡。 “你或许好奇我究竟是在什么时候给你下的毒,对吧,那我就告诉你吧,就在你我刚刚碰杯的时候,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呢?因为你也不相信我,对我很是提防,但,喝了那么多酒之后,你的警惕早就放松了,你甚至以为我必死无疑,所以,我在你最不防备的时候,给你下了毒,我下毒的方式你领教过,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这话一出,熊瞎子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这老头也真是个奇葩啊。 动不动就下跪不说,而且,每一次的戏都演的那么的逼真。 只是这一次,杨凡没有在理会他。 有些人,不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他是不知道悔改的。 本以为在华亭市的时候,他已经领教了自己的手段,就算是图谋不轨,也会掂量一下,可不曾想,他竟然不思悔改,还要继续作死。 好吧,既然你要作死,那我就成全你。 叶雪禅扫了熊瞎子一眼,冷冷的说道:“师叔,我最后奉劝你一句,别在作死了。” 说着,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杨凡紧随其后。 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 随着叶雪禅进了房间之后,叶雪禅冷冷问道:“你进来做什么?” “解毒。” “你不是已经给我吃了预防中毒的药丸?” “那只是预防,并不能解毒,这种毒药很是凶残,我刚才已经明显感觉到自己有了中毒的迹象,所以,趁着我现在还算清醒,赶紧先给你解毒,这样的话,即便是我出了什么意外,你也不会受制于人。” “那你先给自己解毒吧,我扛得住。”叶雪禅赶紧说道。 杨凡的举动让她感动。 杨凡却没有理会这就,不由分说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叶雪禅正要甩开,杨凡却突然说道:“别动。” 这话带着强烈的命令味道。 叶雪禅果然不动了。 毒性正在迅速的侵占叶雪禅的神经系统。 这妞现在还没感觉是因为这种毒药及其的诡异,还没有到了彻底爆发的时候。 杨凡毒了一丝气息进入了这妞的体内,随后开始攻城略地,疯狂的消灭着这种毒药。 过了没一会儿,杨凡突然吃惊的咦了一声。 “怎么了?”叶雪禅迅速问道。 “不对劲。” “哪里不对劲。” “这种毒我见过,不,准确的说是这种毒升级了。” “你什么意思?” 杨凡迅速说道:“苏白墨中过这种毒,我就说,我怎么没有认出这种毒来,没想到它竟然升级了。” “苏白墨也中过这种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杨凡说道:“现在不是解释这些的时候,你别运气,我得抓紧时间给你治疗,因为,恐怕熊瞎子已经叛敌了。” “你别告诉我,这种毒药是沈家的特产。”叶雪禅迅速问道。 沈家是制毒世家,叶雪禅问出这样的问题也不奇怪。 不过,这妞可真是聪明啊。 “你说对了,这种毒,就是沈家的特产,所以,我才说熊瞎子怕是已经叛敌了。” “你的意思是,他已经跟沈家的人勾结在了一起?” “很有这样可能性。” 叶雪禅的面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阴冷,粉面带煞的样子着实骇人。 杨凡说道:“别动气,你越动气,这种毒就发作的越快,好了,事情总有解决的时候,但是得一件一件的来,明白吗?” 叶雪禅没有言语。 只是却也不在生气,她强行的将自己的愤怒压制了下来。 约莫一个小时之后,杨凡撒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杨凡说道:“好了,没事儿了,你去看看熊瞎子还在不在,若是不在的话,那就不妙了。” 叶雪禅迅速点头说道:“好,我去看看。” 说着,这妞出了房间。 杨凡开始为自己解毒。 但,让杨凡吃惊的是,明明在给叶雪禅治疗之前,自己已经感觉到有中毒的迹象,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没有了这种迹象。 难不成在给叶雪禅治疗的过程中,自己的毒也随之解掉了? 杨凡不敢相信。 若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的医术显然在无形中又上了一个台阶。 这样的结果,让杨凡着实欣喜不已。 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的目光突然落在了从那山洞中得来的那枚戒指的上。 “难不成这枚戒指比我之前的那枚戒指更加的强大?可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有感应到它的存在呢?” 话音刚落,叶雪禅回来了。 “如何?”杨凡迅速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