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屁大点事儿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二十八章 屁大点事儿

“出车祸了。”待到车子挺稳之后,杨凡沉声说道。 叶雪禅一惊。 梦得抬头扫了一眼。 可不就是嘛! 距离俩人不到三十米的地方,一辆车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 “不对劲啊。”杨凡突然说道。 “怎么了?” “那车似乎是韩厥的。” “你怎么知道?” “跟韩厥刚才开的车一样。” 叶雪禅一惊说道:“难道,韩厥遭遇了伏击?” “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性。” “下车去看看。”叶雪禅说道。 杨凡点头,迅下了车。 果然是韩厥的车。 只是车内除了奄奄一息的司机之外,再也没有了其他人。 杨凡蹲在这司机的旁边,捏住了他的命脉,度了一丝的气息进去,给这家伙治疗了三分钟之后,对方的脸色总算是有了几分血色。 “韩厥呢?”杨凡问道。 对方摇头。 “你们的车怎么就翻了?” 对方依然摇头。 杨凡又问道:“是谁攻击的你们?” “沈炎。”这家伙总算是说了一句人话。 只是这话着实让杨凡诧异。 这沈家不是与韩家合作了嘛,怎么会突然攻击韩家呢? 杨凡扭头看了叶雪禅一眼。 这妞正将耳朵贴在地上,也不在听什么。 杨凡本不打算救人,但,看着这家伙如此的凄惨,有些不忍心,便说道:“你感觉怎么样,能不能自己爬出来?” 对方摇头,说道:“我的腿断了。” 杨凡有些无奈,但,也只能出手了。 将车抬起来一些,另外一只手扶着那家伙慢慢的从车里边爬了出来。 “你,你能扶我一把吗?”对方说道。 杨凡点头。 伸手去扶住了对方。 那知道,就在扶住了对方的那一瞬间,原本奄奄一息的家伙突然猛地抽刀,朝着杨凡捅来。 杨凡一惊。 直接扭断了这牲口的脖子。 “妈的,总算是活生生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农夫与蛇。” 丢掉了对方软绵绵的身子之后。 叶雪禅猛地一把拉住杨凡的胳膊,用力一扯,杨凡顿时便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道硬生生的拖拽着扑倒了距离这辆车十多米的地方。 倒在地上的那一瞬间。 嘭的一声巨响。 震耳欲聋的声音让杨凡觉得自己耳朵都要聋了。 一股热浪袭来,死死地将杨凡同叶雪禅压在地上。 整个大地都似乎颤抖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这才逐渐平静了下来。 杨凡摇了摇头,抖了抖身上的灰尘。 看着一旁的叶雪禅,突然就笑了。 叶雪禅白了这妞一眼说道:“你脑残啊,笑什么笑?” “没什么啊,就是突然很开心,想笑而已。” “变态。”叶雪禅骂道。 杨凡也确实是个变态啊。 遭遇了这么大的一场危机,竟然还能笑的出来,这不是变态是什么。 “我说叶雪禅,你这三番五次的救我于为难之中,你说,你是不是喜欢上老子了。” 叶雪禅听了这话,直接给了杨凡一拳说道:“你不无耻能死啊!” “能!”杨凡笑道。 叶雪禅冷哼了一声,站了起来。 杨凡却双手抱头躺在了地上。 “你还躺着干什么?站起来啊!” “躺着舒服啊,你说,这次的行动是谁策划的?” “不知道。”叶雪禅不爽说道。 看着杨凡这么吊儿郎当的样子叶雪禅就火大的很。 杨凡笑了笑说道:“我猜是沈家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不是韩家的车,车都是韩家的车,怎么可能是沈家的人策划的。” “车其实不一样。” “你怎么知道?” “排量不一样啊,韩厥开的是奔驰s6oo,这车是s4oo,差了好大一截的。” 叶雪禅一惊。 没想到杨凡的观察力竟然是如此的惊人。 “怎么样,很佩服我吧,我也觉得自己蛮牛的。”杨凡笑道。 “行了,少废话,赶紧起来,继续赶路,不管是谁策划的这件事情,今天晚上注定是一个多事儿之秋。” 杨凡却没有动。 叶雪禅生气了,直接给了这家伙一脚。 杨凡却惨叫了一声。 叶雪禅鄙夷的说道:“你不去演戏可惜了。” 杨凡笑道:“这话我可不是第一次听到,事实上,我认识不少国外的级巨星,他们也都说过这样的话。” 叶雪禅一声冷哼,说道:“关我屁事儿。” 杨凡笑了笑,将手神了出去说道:“来,拉我一把!” “你自己没骨头?我拼什么拉你。” 杨凡白了这妞一眼说道:“没良心。” 说着,手掌撑着地,慢慢的坐了起来。 但,刚一坐起来,接着灯光,叶雪禅清楚的看到了地上有很大的一片血迹。 这妞一惊。 联想到刚才自己踹杨凡那一脚时,这家伙的反应。 “你受伤了?”叶雪禅的面色一沉问道。 “嗯,受了点小伤,不过,不碍事儿。” “我看看。” 说着,叶雪禅就蹲在了地上。 杨凡说道:“屁大点事儿。” 说着,就要站起来。 但,叶雪禅眼疾手快迅的按住了杨凡的胳膊。 杨凡猛地一用力,竟然没有挣脱。 “靠,我知道你厉害,但是你也不能仗着自己厉害,就随便欺负人吧,放手!” 叶雪禅没有理会杨凡。 这妞按住了杨凡之后,迅的瞧了一眼杨凡的后背。 这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一块儿宽约七八公分的铁片正不偏不倚的插在杨凡的后背当中,触目惊心的血液正汩汩的从这地方渗了出来。 叶雪禅惊呆了。 她着实没想到杨凡竟然伤的如此之重。 突然,这妞想起了就在刚才那辆车爆炸的时候,杨凡突然按住了自己,当时自己还用胳膊肘子给了这家伙一下。 难不成,他是替自己挡了那一下? 叶雪禅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但是有一件事情她可以肯定,那就是这妞生气了。 这妞的脸色也变了。 变得无比的阴冷。 “我能做什么?”叶雪禅问道。 “把铁片拔出来!”杨凡风轻云淡的说道。 那情形,就好像问叶雪禅吃饭了没有。 “你能抗住吗?” “废话,当然能,我可是大夫。” “好。” 说着,叶雪禅捏住了铁片,慢慢的将铁片拔了出来。 鲜血流的更加凶残了。 叶雪禅看着都疼,更别说是杨凡这个亲生经历者了。 “你自己处理伤口吧,我相信你能治好自己。” 说着,叶雪禅站了起来。 这妞的脸色越来越阴冷。 骇人的杀气瞬间爆了出来,叶雪禅冷冷的说道:“既然做了,就站出来,当什么缩头乌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