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你是谁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你是谁

火光四起。 四辆车也不知道被什么击中了,此刻正燃起了熊熊大火。 几道人影在火海中翻滚。 杨凡就是在这个时候跟叶雪禅抵达的现场。 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杨凡着实一惊。 “无量这老东西使用了重型武器啊。”杨凡说道。 “他的手段一向凶残。”叶雪禅淡淡的说道。 “果然凶残。”杨凡笑了笑说道:“不过,我喜欢。” 正说着,无量出现了。 “叶小姐,杨先生,这一出大戏如何?”无量笑问道。 杨凡说道:“还不错,可关键是,沈家的那两位高手在车里边吗?” “当然在,我可是验证过的。” “你是如何验证的?” “在没有攻击他们之前,我先让人在十公里之前试探过一番,确定他们就在车上之后,我这才发动的攻击。” “用的是什么武器?” “炸弹啊。”无量笑了笑说道。 “干的漂亮。” “所以,五千万的酬劳你觉得多吗?” “不多,一点儿也不多,打给昨天我给你的那个手机号码,他会给你钱的。” “那就谢了。” 说着,无量迅速闪人。 “这老头怎么看也不像个乞丐。”杨凡说道。 “他本就不是什么乞丐。” 叶雪禅抛下了这么一句话之后,迅速的上前几步,朝着那几辆还在燃烧的车走去。 杨凡紧随其后。 俩人站在燃烧着的车前呆了几分钟之后,叶雪禅驾车载着杨凡迅速闪人。 沈家两位顶尖高手被刺杀的消息第一时间传入了沈家人的耳中。 这让沈家上下彻底震怒。 一时间沈家上下弄死杨凡的呼声越来越高。 沈家家主给在北疆的沈芳同黄字辈的高手下达了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弄死杨凡。 当然这是后话。 接到了韩厥电话的时候,已经是三天之后了。 在电话中,韩厥说是韩家的人想见见杨凡。 杨凡问他老爷子下葬了没有,韩厥说还没有。 杨凡问为什么还不下葬。 韩厥沉默了一会儿说道:“等着你送他老人家最后一程。” 于是,杨凡便知道,这一场见面恐怕不会很轻松。 但,杨凡并不惧怕。 既然决定要做韩家的掌舵人,那就得有这个决心与胆量。 再说了,有叶雪禅在身边,杨凡自然不怕。 俩人驾车直奔韩家。 “秦士宗等人还被沈家的人扣着,这么扣下去也不是个事儿,你总得想个办法将他们救出来,不然的话,实在让他们寒心。”叶雪禅淡淡道说道。 杨凡笑道:“这点你放心吧,他们好吃好喝才不会觉得寒心呢,我太了解他们了。” “你确定?”叶雪禅问道。 杨凡笑着点头。 叶雪禅却说道:“我的意思,其实是想让你动用一下上官家族,你要知道,你弄死沈家那两位顶尖高手的事情,必定会让沈家的人无比震怒,说不定已经下达了弄死你的命令,你若是在这个时候动用上官家族的实力的话,一来,可以震慑一下沈家,二来,也可以为自己争取一点时间。” 杨凡笑道:“你说的这两点我想到了,但你别忘记,秦家还有两位顶尖的高手在暗中保护我的安全,也是时候试探一下秦家的真实实力了。” 叶雪禅一怔,说道:“倒是把这事儿给忘记了,行,你有自己的打算就行,我不过过问。” “不过,还是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 “你客气了,我也并没有做什么。”叶雪禅淡淡说道。 这妞总是这样,居高不自傲。 杨凡着实喜欢她的这一难能可贵的品质。 说话间,韩家到了。 刚下了车,杨凡便嗅到了一股无比肃穆的气氛。 到处都是披麻戴孝之人。 杨凡正要给韩厥打电话,可韩厥却已经出现在了杨凡的面前。 “掌舵人,您来了。”韩厥无比谦逊的说道。 这个称呼倒是新鲜。 杨凡点了点头说道:“老爷子在哪儿?” “里边的灵堂。” “带我去看看吧。” 韩厥点头。 叶雪禅这时说道:“我就不过去了,你自己去吧。” 杨凡也没为难这妞。 应了一声说道:“行,待会儿我去找你。” 说着,便跟着韩厥进了韩府。 气氛很是凝重。 韩老爷子就躺在棺椁之内。 脸色苍白,但,面容慈祥,就像是睡着了似得。 韩家的人看到了杨凡的时候,俱都站了起来。 杨凡没有理会众人,上了几炷香,随后盯着韩老爷子看了一会儿之后,杨凡说道:“老爷子,你就安心的走吧,我想,我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说着,杨凡冲着韩厥说道:“你去把韩家大大小小的人全部都召集起来,我跟大家伙儿说两句。” 韩家点头。 没过一会儿,韩厥便将韩家的人俱都召集在了一起。 杨凡站在众人的面前,看着这一张张形态各异的面孔,沉声说道:“我知道,老爷子将掌舵人这个位置传给我,你们有些人的心里边是不服气的,我想说的是,给我一年的时间,我会让你们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韩家,如果在这一年之内我做的不好的话,我会主动请辞,另外,韩厥,我虽然接手了韩家,但我不可能时时刻刻都守在韩家,所以,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来替我掌管韩家,有什么事情,你第一时间向我汇报。” 韩厥重重点头。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约莫五十来岁的老头突然不咸不淡的说道:“小子,你说老爷子把掌舵人的位置传给你,就真的传给了你?你以为你空口无凭的说这么两句话我们就相信?” “你是谁?”杨凡冷冷的问道。 就知道会有这样的人跳出来。 毕竟,杨凡的空降肯定会伤害到一些人的利益。 “韩坤,老爷子的长子。” 杨凡哦了一声,笑了笑说道:“如果没有我突然出现的话,那么这个掌舵人的位置很显然是落在你身上的,你此刻不服气,我倒也可以理解,只不过,这样的话,我允许你只说一次,以后要是在敢说出这种话的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你倒是不客气一个让我看看。”韩坤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