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怎么回事儿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怎么回事儿

这虽然不是叶雪禅第一次看到陈启山攻击杨凡的时候被反震出去的场面,但,这一次却是最为震惊的。 上次在山洞的时候,陈启山就被杨凡反震出去过一次。 但那一次叶雪禅也没有多想。 当时的情况也容不得她多想。 但,现在不一样了。 叶雪禅刚刚被陈启山一拳轰的差点吐血。 所以,这妞是清楚的知道陈启山的实力,也正是因为太清楚了,所以,才震惊。 杨凡倒是没有没怎么震惊。 因为在北疆的时候,沈芳当时攻击杨凡的时候,也被反弹了出去。 陈启山的身子狠狠的撞在了墙上之后,没过多久便摔在了地上。 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看样子伤的不轻。 杨凡知道机会来了。 迅速的上前几步,猛地一把擒住了那老东西的脖颈。 原本彪悍的陈启山竟然被杨凡一只手便提了起来,随后被死死的按在了墙上。 陈启山只觉得呼吸艰难。 他没想到自己竟然也会有这么一天。 杨凡这次来东北的时候,陈启山就知道他是来对付自己的。 本想先下手为强干掉他,可惜,竟然落得如此的下场。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陈启山死死的看着杨凡。 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 但他一句话也没有说,更别说是求饶的话。 似乎在等死。 杨凡无比狰狞的说道:“刚才让你交代你的临终遗言,你却说你都交代好了,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送你最后一程吧!” 说着,掐着陈启山脖子的手猛地用力。 那陈启山青筋暴起,冷汗淋淋不说,眼珠子更是瞪的宛若铜铃。 死亡,多么可怕的一个字眼。 陈启山的眼前迅速的掠过了这些年他所经历的事情,速度很快。 曾经无数次设想过自己是如何走到生命终点的,但,绝对没有想到会用这样的方式来告别自己的人生。 陈启山本以为自己会挣扎,会反抗。 可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他却又变得无比的平静。 他的眼睛虽然瞪得依旧像是铜铃。 但,他的眼神却已经平静了下来。 眼神中甚至出现了一抹难得的笑意。 他解脱了。 活了这么久,总算是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谢谢。”陈启山用尽全部的力气说道。 随后,他闭上了眼睛。 杨凡撒手,陈启山的身子顿时宛若下锅的面条,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了声息。 再也没有看陈启山一眼,杨凡迅速地走到了叶雪禅的跟前。 扶起了这妞之后,杨凡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儿吧!” 叶雪禅点头说道:“没事儿。” 话虽如此,可杨凡却还是捏住了她的命脉。 强行的度了一丝丝的气息进入。 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番之后,这妞确实没什么事儿。 虽然是有些受伤,不过,不碍事儿。 简单的给这妞治疗了一番之后,俩人想跟着出了会所。 白狼等候在门口。 “老大,没事儿吧!” 杨凡点头说道:“去把陈启山处理一下。” 白狼一惊,问道:“老大,弄死他了?” 杨凡应了一声。 “老大,霸气。” 杨凡摆了摆手,正要上车,却又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转身说道:“厚葬了吧!” 白狼楞了一下,随后重重点头。 杨凡驾车载着叶雪禅朝着韩家奔去。 “你是怎么回事儿?”叶雪禅好奇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儿?” “别装,陈启山是怎么被反弹出去的?你隐瞒了我什么?” 杨凡摇头说道:“真没隐瞒你什么,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杨凡说的很是真诚,由不得苏白墨不信。 可这妞就是不信。 这也太扯淡了。 陈启山可是在攻击他的时候被反弹了出去,作为当事人竟然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听都觉得是在扯淡。 可偏偏杨凡说的很是真诚。 叶雪禅跟杨凡认识也有段时间了,还是愿意相信杨凡说的话。 “你真不知道?”这妞随口问道。 杨凡摇头说道:“不知道,真不知道,前几天在北疆沈芳攻击我的时候,也是被反弹了出去,当时我也纳闷了,但忙着给秦士宗等人解毒,也就没有多想,没想到今日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其实说起了,这陈启山也不是第一次被反弹出去了,你还记得当时在山洞的时候的情况吗?那陈启山也是攻击我的时候,被反弹了出去。” 叶雪禅的记忆力及其的彪悍。 杨凡这么一说,这妞马上就想起来了。 “不错,当时确实有这么个事情发生。” “所以啊,我真没骗你,到现在为止我都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就一点儿想法也没有?”叶雪禅问道。 杨凡想了想说道:“其实要说一点儿想法也没有那是扯淡,我现在强烈怀疑这一切是当时在山洞找到的那枚戒指引起的。” “戒指?”叶雪禅吃惊问道。 这妞觉得有些太扯淡了。 一枚戒指能有什么功效。 杨凡见这妞不信,便将车停在了一旁。 很是认真的看着叶雪禅说道:“我能相信你吗?” “你愿意相信就相信,不愿意就拉倒。”叶雪禅不屑说道。 杨凡的这个问题让她有些郁闷。 俩人认识这么久了,你现在问这样的问题,这不是扯淡是什么。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也别生气,只是因为我接下来要说的这个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惊世骇俗,若是我不小心将这件事情透露给一个信不过的人的话,必定会给我引来杀身之祸。” 叶雪禅意识到,事情恐怕要比自己想的更加的严重。 这妞的脸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她沉声说道:“你放心,认识这么久了,我自问算是一个信得过的朋友。” 杨凡点头说道:“有你这话就足够了,做好准备,我要给你看一件你可能会觉得匪夷所思的东西。” “到底是什么?” 杨凡缓缓的将自己的双手伸了出来。 杨凡的手很是修长,完全是一双适合弹钢琴的手。 但,叶雪禅却没有注意这些。 她的目光落在了那两枚一模一样的戒指上。 “咦,怎么会一模一样?杨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叶雪禅迅速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