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受宠若惊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章 受宠若惊

杨凡可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愣头青,也不是那种随随便便一两句话就能唬的住的人。 可此刻的杨凡真被唬住了。 被叶雪禅的这么一句话给唬住了。 做梦都没想到这妞会同意。 生怕叶雪禅反悔的杨凡迅速起身,几乎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走到了这妞的跟前。 叶雪禅的眼神当中出现了一抹期待之色。 杨凡亲了上去。 是额头。 杨凡亲吻的是叶雪禅的额头。 除此之外,杨凡也不可能亲别的地方。 可纵然如此,叶雪禅的脸蛋瞬间变得红扑扑的,活脱脱的一个熟透了的苹果。 很迷人。 重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之后,杨凡笑道:“等到那一天可以亲你别的地方的时候,你一定要告诉我。” “那你别想了,我之前打赌输给你一次,这次算是还清你的了。”叶雪禅故作镇定的说道。 其实她的内心当中早就心跳狂乱了。 刚才杨凡站在她跟前的时候,这妞就紧张的不行了。 说起来也真是搞笑,叶雪禅这样的背景竟然也有紧张的时候。 “早知道是这样的话,刚才就应该亲别的地方了。”杨凡懊悔的说道。 叶雪禅颇为傲娇的冷哼了一声,杨凡笑了笑说道:“好了,不开玩笑了,这一瓶酒也见底了,不知道你喝够了没有,反正我是够了,要不就此打住,咱们去休息如何?” 叶雪禅乖巧点头。 “对了叶雪禅,你怎么又订了这个房间?”临睡的时候,杨凡笑问道。 叶雪禅白了杨凡一眼,扭头进了房间,随后讲房门关了上。 杨凡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一切发呆。 命运可真是个奇怪的东西啊。 一夜无语,什么都没有发生。 早上醒来的时候,杨凡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特么的纯爷们啊。 那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放在自己的面前,按照正常人的剧情,难道不应该直接扑进去,然后强行推倒吗? 可杨凡不敢。 没办法,打不过这妞。 所以说,实力才是这个世界唯一的通行证啊。 上午跟着叶雪禅四处转悠了一番之后,眼凑着就到中午了。 杨凡驾车载着这妞直奔端木禅的会所。 这家伙的会所杨凡来过。 一句话就可以概括,低调奢华有内涵。 端木禅就在会所的门口候着。 杨凡却清楚的知道,端木禅这么给面子,可不是给自己面子,而是给自己身边这妞面子。 事实上,端木禅很火大。 昨天晚上离开酒店之后,便让人一直盯着杨凡。 结果,今天晚上小弟报告,杨凡昨天晚上一夜没走。 这让端木禅很是不爽。 只是不浅的城府让端木禅一直压制着自己的怒火,看到了杨凡跟叶雪禅之后,顿时展露出了一抹迷人的笑意说道:“叶小姐,欢迎。” 叶雪禅淡淡的点了点头。 没有言语。 端木禅也没有理会杨凡,直接做了个请的手势。 叶雪禅顺势挎着杨凡的胳膊,一起进了会所。 看到了这一幕的端木禅又是一阵不爽。 这家伙怀疑自己是不是喜欢上叶雪禅这妞了。 落座之后,端木禅笑道:“也不知道雪禅你喜欢吃什么,我就随便点了一些。” “吃什么不重要,关键是看跟谁一起吃。” 说着叶雪禅看了杨凡一眼。 这话的意思,已经很是明显了。 端木禅心中不爽的暗道了句:“玛德,老子是请你们吃饭的,不是看你们秀恩爱的。” 这话当然不会说出口。 端木禅没有很愚蠢。 等待着上菜的间隙,端木禅笑道:“杨先生最近混的真可谓是风生水起啊,拿下了东北跟北疆的地下世界不说,还拿下了邪道六大家族中的其中三家,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恐怕杨先生你接下来的计划就是任家了吧!” 杨凡笑道:“不错,你猜的很对。” 端木禅却叹了口气说道:“那你的愿望恐怕要落空了。” “哦?是吗?” 端木禅点头说道:“我可真不想与杨先生你为敌,只是,在你来之前,我刚刚拿下了任家,也就是说,现在任家是我们端木家族的人,你若是敢动任家的话,就是跟我端木家族宣战,我想,以杨先生你的聪明才智,不会做出如此愚蠢的事情。” 杨凡却大笑了起来。 虽然端木禅闪电出手拿下任家的事情让杨凡没想到,只是他后面说的话,却实在搞笑。 “看样子端木公子还不是不大了解我这个人。” “这话怎么说?”端木禅笑问道。 杨凡说道:“我这个人一向喜欢挑战极限,也喜欢做一些旁人认为我不可能做的事情,说的直白一些,那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端木禅大笑了起来。 宛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得。 杨凡也在笑。 “杨先生果然任性,只是有些时候,任性是要付出代价的,而且,这样的代价恐怕是你承担不起的。” 杨凡说道:“这话我赞同,所以,我这个人从来不打没准备的仗,待会儿吃了饭我就会去任家,端木公子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跟我一起来。” “不用了,这种小事也轮不着我出马,杨先生尽管去就是了,你放心,不管你准备的多么充分,但,结果是一样的,你依然还是会无功而返。” “那就试试吧。”杨凡不咸不淡的说道。 说着,放在桌子下的手指突然动了动。 酒菜很快上齐。 杨凡举杯说道:“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端木公子的款待,这杯酒我敬你。” 端木禅来者不拒,笑眯眯的说道:“好啊。” 说着,两人碰杯,据都一饮而尽。 “痛快。”杨凡笑道。 服务生马上就要给俩人倒酒,杨凡却说道:“还是我来吧,虽然我跟端木公子相互看对方不顺眼,但说句不扯淡的话,我内心当中还是颇为佩服端木公子的。” 端木禅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的得意之色。 虽然杨凡说的话,他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可是当着叶雪禅的面儿被自己最大的敌人如此的夸赞,端木禅的内心当中自然得意的很。 杨凡将酒给端木禅倒满之后,便笑道:“禅禅,你不敬端木公子一杯吗?好歹人家如此热情的款待我们。” 叶雪禅没有二话,直接举杯。 端木禅受宠若惊,连忙碰杯。 看着端木禅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之后,杨凡眼中的笑意越发浓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