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激怒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激怒

叶雪禅出事儿了。 这让杨凡愤怒之余略显担忧。 因为,杨凡清楚的知道叶雪禅的修为。 这妞如此逆天的修为都出事儿了,可见对方的修为得逆天道什么程度。 但,不管对方的修为多么的逆天,杨凡也得赴约。 他必须得救叶雪禅出来。 另外,杨凡清楚的知道对方绑架叶雪禅的目的是什么,说白了就是想为了端木禅。 要知道,今日过后那端木禅若是得不到救治的话,性命就将堪忧了。 到了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 出了机场,苏白墨早就安排好的车辆已经等候多时。 前来接机的是苏氏集团旗下在京城地产公司的总经理,叫柳白。 斯斯文文的中年男子。 见着了苏白墨的时候,柳白显得很是客气,客气中带着几分尊重。 简单的寒暄过后,众人上了车,直奔酒店。 距离跟对方约定好的时间还有近乎四个小时,所以杨凡一点儿也不着急。 吃罢了饭之后,柳白载着苏白墨跟萧媚回别墅。 这是苏世雄在京城给苏白墨安排的住地。 杨凡则打车前往鼎丰别墅。 迎接杨凡是一位六十老岁的老者。 不怒自威的面孔显得特别的刚毅。 这便是端木禅的父亲----端木坤。 “久仰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端木坤语气没有一丝温度的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端木掌舵人说笑了,不过,我对你倒是久仰大名。” “里边请!” 没有多余的废话,说着端木坤便朝着里边走去。 杨凡紧随其后。 这是一栋修建的略带法国风情的别墅。 别墅很大,占地面积至少上千平,在寸土寸金的京城,这栋别墅的价值那是相当的不菲。 由此可见,这端木家族财大气粗。 进了别墅之后,偌大的别墅之内竟然空无一人。 “坐。”端木坤说道。 杨凡坐在了沙发上。 “喝点什么?” “茶。” 这话一出,很快便有佣人端着茶走了出来。 佣人的年纪不小,至少跟端木坤是同一辈的。 虽然显得平淡无奇,可杨凡却还是看的出来,对方是个练家子,而且,修为不俗。 将茶杯恭恭敬敬的放在了杨凡的面前之后,对方含笑点头,起身退了下去。 茶是好茶。 顶尖的大红袍。 “好茶。”喝了两口之后,杨凡笑了笑说道。 “你喜欢就好。” 杨凡也不客气,继续喝了起了。 “不怕有毒?” 杨凡淡然一笑,略带轻蔑之意,却没有说话,继续喝茶。 端木坤见状,问道:“不知道你给端木禅下的是什么毒?” “无可奉告。” “怎么,不想见叶雪禅了?” 杨凡说道:“别拿这个唬我,毕竟,我也不是被吓大的,哦,对了,端木禅已经昏迷有两天了吧,我算算。” 说着,杨凡掐着手机算了算,继续说道:“嗯,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他必定去阎罗王那儿报道。” 端木坤刚才的那句话显然是在威胁杨凡。 他是在告诉杨凡,叶雪禅在他的手中,不想她遭殃的话,那就乖乖的听话。 但,可惜的是,杨凡反击的也是无比的精彩。 而且,他做的更狠,直接告诉端木坤,端木禅的寿命也就七个多小时了。 相比较而言,杨凡这个更狠一些。 毕竟,端木禅是他的儿子,而叶雪禅跟杨凡不过是朋友。 “你说的对,犬子确实已经昏迷。” “昏迷好,就当休息了。”杨凡笑了笑说道。 随后继续喝茶。 端木坤的嘴角在抽动。 他的内心当中早就恨不得弄死杨凡,但,理智告诉他,眼前的这个人可能是唯一能救得了儿子的那个人,他现在还不能死,要死,也得等到他救了自己的儿子。 “你的医术不错,我听闻你救过好几次萧家的老爷子。” “还算说的过去。” “还喝茶吗?”端木坤问道。 杨凡杯中的茶正好见底。 便笑了笑说道:“不喝了。” “那我们来谈谈正事儿?” “可以!” “我可以放了叶雪禅。” “前提是我救端木禅吧!” “不错。” “我要不救呢?” “那叶雪禅肯定不能放,我知道你现在正是上升期,而叶雪禅是一个及其得力的帮手,有了她的帮助你可以更快的得到你想要的一切,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绑架苏白墨的缘故。” “我不否认,叶雪禅目前来说,对我更加的有用一些,但,其实你做错了,你应该绑架苏白墨的,因为我爱她,说起来,你还是不了解我,我是一个可以为了爱情去死的人。” “是吗?” 杨凡点头。 “所以,你不打算救我儿子?” “这也未必,你昨天有句话说的特别的好,一切都是买卖,我想了想,觉得这话很有道理,既然端木掌舵人想跟我做买卖,那我岂有不同意的道理。” “你的条件!” “一千亿,外加除掉沈家大神堂的人。” 这样的条件不可为不苛刻,也不可为不过分。 端木坤说道:“说起来,这俩个条件对于我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但你在开出价格之前,是不是先掂量一下自己手中的牌,看看自己有没有能力得到你想要的这一切。” “幸好,你儿子值这个价格。”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端木坤的拳头紧握了起来。 杨凡当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不过,只是心中冷冷一笑。 “钱,我可以给你,但,沈家大神堂的人,我不可能出手。” “那看样子,端木掌舵人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疼爱你的儿子,想想端木禅那仅剩的六个小时的寿命吧,我想他一定不想死。” 端木坤嘴角上的肉在抽动。 他彻底的怒了。 愤怒的他恨不得现在活生生的弄死杨凡。 但他不能。 在儿子的生命没有得到保障之前,他知道自己不能做任何的事情。 “好,成交。”端木坤说道 对于端木坤的痛快杨凡一点儿也不意外,昨天同他打电话的时候,杨凡就已经知道这是一个痛快之人。 “不过,叶雪禅怎么办?若是让她知道你这么薄情寡义的话,我想,她一定会非常的难过吧!” “所以,你得先放了她,这是我刚才那两个条件的前提。” 端木坤忍无可忍,忽地站了起来,怒喝道:“小子,别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