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笑什么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笑什么

杨凡笑了。 能把端木坤这样的人物逼的发怒,可当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杨凡笑了。 翘起了二郎腿,慢条斯理的说道:“老实说,我还真不怕死,跟你说点掏心窝的话,在国外厮混的那些年,我可每天都在跟死神打交道。” 能走到杨凡今日的位置,除了一定的运气之外,更多的是需要实力。 所以,杨凡的话,端木坤信。 只是他有些郁闷。 或者说是窝火。 本以为耍点手段拿下杨凡这家伙,可不曾想,这家伙竟然是一个油盐不进的愣头青。 倒也让人一时间不怎么该怎么对付他。 端木坤手下的高手极多,九星跟十星的更是不在少数。 可又不能直接弄死这小子。 端木禅还指着他救命。 真是让人蛋疼。 但好在端木坤是一位及其能够审时度势之人,他清楚的知道,救自己的儿子才是重中之重的事情,其他的等到端木禅安然无恙之后在说。 所以,这也是端木坤为什么答应杨凡的条件答应的那么痛快的原因之一。 可万万没想到这小子得寸进尺,竟然还想让自己放了叶雪禅。 这不是痴人说梦话嘛。 所以,端木坤怒了。 “小子,听人劝吃饱饭,你最好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不错我儿子现在需要你出手救治,但,如果你真要逼的我太狠的话,我不介意鱼死网破。” 杨凡相信端木坤说的这话。 只是杨凡并不惧怕。 “行啊,大不了鱼死网破,你都不怕,我怕啥。” 端木坤死死的盯着杨凡,他想看看这小子到底是真的不怕,还是在装。 但,遗憾的是,就算端木坤盯着杨凡看了有那么一分钟,杨凡的面色却也没有一丁点儿的变化。 并非杨凡的内心已经强大到可以对抗端木坤的境地,而是杨凡真的不怕。 前来赴约的时候,杨凡就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行,我放人。” “好,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我要见到叶雪禅,不然的话,端木禅的毒我肯定不解。” 端木坤起身去打电话了。 杨凡坐在松软的沙发上继续喝茶。 等到又一杯茶见底的时候,端木坤这才回来。 他不在说话。 点燃了一直雪茄的他开始吞云吐雾,烟雾缭绕间,杨凡看到了一张满是杀气的面孔。 端木坤怒了。 只是他在压制。 杨凡喜欢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让杨凡觉得很爽。 四十分钟之后,别墅的门口响起了按门铃的声音。 很快,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 四辆清一色的奔驰驶了进来。 “坤爷,人带到了。”一直给杨凡倒茶的佣人恭恭敬敬的说道。 端木坤点头说道:“你现在可以去给我儿子解毒了。” “我得先看到叶雪禅。” “可以,不过,也只能这么远的距离看着了。” 杨凡起身朝着外面望去。 俩个壮汉抓着一个芊芊女子的胳膊。 她的面被蒙着,只露出了一双略带恐惧的眼睛。 眼前的这女子不管是体型还是身高亦或者是发型都与叶雪禅一抹一眼,而且,那双眼睛跟叶雪禅的眼睛也是一模一样。 “为什么蒙着她的脸?” “有些画面你现在还是别看的好,我怕你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你动手了?” “别担心,只是耍了点小手段。” 杨凡一声冷哼。 但,没有在纠结这件事情。 要了笔跟纸,写下了自己的账号之后,说道:“六点之前,我必须看到钱进入我账号的消息。” 说着,杨凡起身朝着楼上走去。 “坤爷,信的过他?”佣人问道。 “别着急,一步一步来,不过,做好准备。”端木坤面色阴沉的说道。 佣人点头。 杨凡上了楼之后,直奔端木禅的房间。 此刻的端木禅躺在床上跟个死人没啥区别。 他的面色不是一般病人的那种惨白,而是涨成了猪肝色,浑身更是烫的厉害。 杨凡并不着急为他治疗,他在等时间,等到六点之后,看看自己的账户内有没有一笔可观的收入。 若是有,那杨凡自然会出手,若是没有,那杨凡只能对端木禅说声抱歉了。 时间过的飞快。 下午五点五十分,杨凡收到了财神爷的电话。 “老大,你的账户有笔进账。” “多少钱?” “一百多亿美金,折合华夏币约莫一千亿。” “行,知道了,第一时间转走,记住兜几个圈子,然后回到国内。” “老大,这我明白。” 杨凡应了一声,便挂了电话。 站起来,杨凡伸了个懒腰,笑了笑说道:“端木禅,你运气不错,有个有钱的爹,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咱们这就开始治疗吧!” 说着,杨凡迅速的捏住了端木禅命脉开始解毒。 半个小时之后,一切结束。 杨凡撒手。 “这就没事儿了?”端木坤问道。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进来了。 杨凡点头说道:“当然。” 这话一出,那端木禅竟然睁开了眼睛。 而且,细看之下,他的脸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到了正常的肤色。 端木坤迅速的走到了端木禅的跟前,看着自己的儿子脸色已经正常,而且,睁开了眼睛。 那端木坤顿时大喜过望,说道:“禅儿,你没事儿了?” 端木禅点了点头说道:“那牲口弄死了没有。” 杨凡知道他口中的那牲口说的就是自己。 便略显得意的笑了笑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 端木禅面色一变。 端木坤赶紧说道:“孩子,别担心,我迟早会弄死他的。” 杨凡懒得理会这父子俩,便说道:“行了,人我也救活了,你们聊吧,我先走了。” 端木坤也没说话。 更没有阻拦杨凡。 反正,端木坤知道,楼下早就有人做好了阻拦杨凡的准备。 下了楼。 那个一直给杨凡倒茶的佣人笑了笑说道:“治完了?” 杨凡点头。 “喝杯茶?” “不了,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处理。” “恐怕,今天你走不了了。” 说着,那佣人站了起来,挡住了杨凡的去路。 杨凡却笑了。 “你笑什么?” “我笑你的愚蠢。” “哦?说说看我那里愚蠢了。” “你觉得端木禅体内的毒彻底的解除了?”杨凡冷笑着问道。 这话一出,对方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阴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