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大意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大意了

电话是端木坤打来的。 杨凡从任家出来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端木坤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了。 所以,杨凡很是痛快的接了起来。 “我想我们可以聊一聊了。”端木坤的声音有种抑制不住的得意之色。 杨凡笑了笑说道:“是该聊一聊了。” “ok,鼎丰别墅,我等你。” 说着端木坤便挂了电话。 杨凡无所谓的笑了笑说道:“从端木坤的态度看来,他以为自己已经掌控了主动权,只是,他太低估我自己了。” “我也很好奇,你明知道茶中有毒,为什么还要喝?” “那是因为这点毒对于我来说,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我跟你说过,我手中的戒指非常的强大,其实就在我把毒茶喝进去的那一瞬间,戒指已经开始工作,到现在,我体内的毒已经排解的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了。” 纵然是见多识广的叶雪禅在听了这话之后,也忍不住再次感叹道:“你可真是个变态啊。” 杨凡笑道:“你错了,我可不是什么变态,我只是运气好,拥有了这么一个神器。” “那也不一定,我问你,这枚戒指给了普通人还有效果吗?” 杨凡摇头说道:“这点我也不知道,只不过,想要让这枚戒指发挥巨大的功效,前提是你的修为必须得很强大,也就是说,你的修为越强大,那这枚戒指发挥出来的功效就越逆天。” “所以,给了普通人根本就没什么用,说到底,你还是个变态。” “那你还喜欢我这个变态?” 叶雪禅顿时无语。 白了杨凡一眼,扭头开始欣赏起了窗外的风景。 过了一会儿,这妞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拿下邪道六大家族中的老末。” “为什么要如此的大费周章?你明明可以直接去跟拓跋家族摊牌。” “不急,等到整合完其余的五家之后,我给拓跋家族来个大军压境的感觉。” 叶雪禅再次沉默。 “哦,对了,你应该知道拓跋超现在在什么地方修养吧,如果可以的话,今天晚上我想去看看他,看看他现在狼狈到什么境地了。” 叶雪禅点头说道:“好!” 抵达了鼎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京城的路就是堵。 端木坤已经等候多时。 见着杨凡的时候,他点了点头,冷冰冰的说道:“来啦!” 杨凡笑道:“晚饭准备好了没有?” 端木坤显然没料到杨凡说出这样的话来。 “你倒是一点儿也不客气。” 杨凡摇头说道:“客气没饭吃啊,已经到饭点了,作为东道主,不准备饭菜才是不客气吧!” 端木坤无言以对,只好说道:“那就边吃边聊。” 杨凡笑着点头。 顷刻间,酒菜俱都上桌。 杨凡同叶雪禅坐在了端木坤的对面,彼此俱都没有动筷子,杨凡在打量着端木坤,而端木坤也在看着杨凡。 “去过任家了?”端木坤打破了沉默。 杨凡点头。 “感觉如何?” “任飞扬倒是同意归顺于我,只是惧怕他们端木家族,所以,我得解决端木家族这个麻烦。” “你觉得你解决的了吗?” “难,不过,我有的是时间。” 说着,杨凡笑了笑。 随后,开始吃喝了起来。 端木坤点燃了一支烟。 吞云吐雾间,他淡淡的说道;“有件事情你恐怕不知道。” “你是说我中毒的事情吗?”杨凡抬头不抬的说道。 端木坤的心中一震。 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低估眼前这家伙了。 “看样子,你已经知道了。” “我当然知道,任飞扬在茶里边下了毒,虽然无色无味无形,不过,你似乎忘记我是一个医生了。” “看样子,我低估的是你的医术。” 杨凡笑道:“医术不过是附属品,关键还是我这个人。” “你倒是自恋。” “自恋是华夏民族的美德。” 端木坤被烟呛着了。 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杨凡笑了笑说道;“酒不错,禅禅我觉得你应该敬端木掌舵人一杯,谢谢端木掌舵人上次的不杀之恩。” 这话分明是在暗指端木坤昨天绑架叶雪禅的事情。 端木坤撩起眼皮扫了杨凡一眼说道:“行,既然是这样的话,那就开门见山的说吧。” “好啊。” “你体内的毒自己能解吗?” 杨凡笑道:“我要说能解,你是不是要吐血?我要说不能解,你接下来是不是就要开始威胁我?” “是。”端木坤说道。 杨凡哦了一声说道:“那看样子你要失望了,我体内的毒已经彻底解开。” “看来,我又失算了。” “你确实失算了。”杨凡笑道:“所以,我今天来,不是你给我打电话,而是我必须得来,我得跟你谈谈任家的事情。” “任家归你了。”端木坤很是痛快的说道。 “谢谢端木掌舵人,我敬你一杯。” 说着,杨凡举杯。 端木坤没有拒绝。 一杯酒下肚之后,杨凡笑道:“酒不错,回头给我打包一些,我想,端木掌舵人应该不会拒绝我的这个小小的要求吧!” “不会。” 杨凡笑道:“那就好。” 端木坤不在言语。 杨凡也不在说话。 他跟叶雪禅一个劲儿的吃着。 端木坤就这样看着。 一顿饭在沉默的气氛中总算吃罢。 杨凡打了个酒嗝,伸了个懒腰说道:“吃罢了,也喝好了,谢谢端木掌舵人的招待,没有其他的事情的话,我先走了。” “恐怕,你还不能走。”端木坤掐灭了抽的第十七支烟说道。 杨凡笑道:“怎么,想留我继续住一宿?没有这个必要,酒店我还住的起。” “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你现在就没觉得你体内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杨凡震惊的看着端木坤。 “你下毒了?” “不是我,是沈家的人,哦,你应该认识,军少,我想,你可以出来了。” 说话间,一个俊朗的年轻人走了出来。 不是沈军还能是谁。 杨凡叹了口气说道:“看样子,我还是大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