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你赢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你赢了

凌晨四点半。 拓跋超正在酣睡。 自从上次中了杨凡的毒针之后,拓跋超就一直过的很是沮丧。 命虽然暂时保住了,可是家里边却也为此耗费了一比巨款。 这段时间他巴不得自己赶紧好起来,然后去找杨凡算账。 但,遗憾的是身体却偏偏跟他作对。 不过,好在这家伙自我调节的能力不错,要给了旁人,恐怕早就郁闷死了。 熟睡中的拓跋超似乎做梦了。 他的面色变化多端,一会儿欢喜,一会儿悲伤,一会儿愤怒,一会儿狂笑。 拓跋超永远都想不到,此时此刻,杨凡已经站在了他的床前。 直勾勾的盯着拓跋超看了好一会儿,拓跋超却依然没有醒来。 杨凡觉得有趣。 便趁机检测了一番这家伙体内的毒。 检测的结果让杨凡很是满意。 看上去拓跋超体内的毒似乎控制住了,但,实际上,只是控制住了其中的一部分,另外一部分正在疯狂的吞噬着他的神经系统。 相信不用了多久拓跋超便会彻底的瘫在床上。 当然,瘫痪只是第一步。 瘫痪之后,还会有更加凶残的结果等待着拓跋超。 一想到这些,杨凡就欢喜不已。 于是乎,杨凡推醒了拓跋超。 看到了杨凡的时候,拓跋超猛地一惊。 他忽地坐了起来。 “拓跋少爷,好久不见,怎么样,有没有想我呢?”杨凡笑眯眯的问道。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拓跋超面露慌张的说道。 杨凡耸了耸肩,就好像是在看白痴似得,看着拓跋超说道:“你们家的那些看家护院的狗实在不给力,我当然是大摇大摆就进来了。” 拓跋超想吐血。 门外面守护着自己的可是拓跋家族最为顶尖的高手。 可是在杨凡的眼中他们却是如此的不堪。 隐忍着自己的恐惧之意,拓跋超问道:“你想做什么?” “哦,不做什么,你放心,我不会弄死你的,毕竟,你现在已经等于是半个残废了,我这个人还算有点爱心,但我也不得不提醒你几句,你体内的毒正在疯狂的吞噬着你的神经系统,大概最多两周之后,你就会彻底的瘫痪,等到你瘫痪之后,这种毒才会正儿八经的发挥他的功效,你的身子开始腐烂,不过你放心,在腐烂的过程中,你并不会感觉到任何的疼痛,到最后,你整个人会只剩下森森白骨。” 杨凡说的虽然轻松无比。 但那拓跋超听来却觉得毛骨悚然。 他从未听说过这个世界上竟然如此凶残的毒药。 “千万别感激我,这是我应该做的。”杨凡看着拓跋超一脸恐惧的样子,笑眯眯的说道。 “杨凡,你就不怕遭报应吗?”拓跋超咬牙切齿的问道。 “报应?你是在开玩笑吗?你做的坏事不比我做的少吧,你怎么不怕遭报应?”杨凡反问道。 拓跋超顿时语塞。 不错,要说起来,他做的坏事儿可要比杨凡不知道多出多少倍。 见他不说话了,杨凡笑了笑说道:“行,不逗你了,说点正事儿吧,想活命吗?” “你什么意思?” “哦,没什么意思?两千亿,外加你们拓跋家族归顺与我,我救你于水火之中。” “你做梦。”拓跋超怒喝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你看,都说你诡计多端,可其实你很愚蠢,你所计较的都是一些不重要的,反而重要的东西你却从来都不在意,是,我不否认,两千亿确实不少,可拓跋超,你想过没有,以你的实力,你要是能够活下来的话,两千亿对于你来说算什么,你甚至可以赚到更多的钱,对不对?” “钱不是问题,但,想让我们拓跋家族归顺于你,那你是在痴人说梦话。” 杨凡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你并不相信我刚才说的关于你中的这种毒的事情,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在帮一帮你吧。” 说话间,一枚冒着寒芒的银针出现在杨凡的手中。 拓跋超的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他正要说话。 杨凡却突然出手了。 却是见那枚细细的银针瞬间变得坚硬无比,直接扎入了那拓跋超的胸口之处。 拓跋超并没有感觉到疼。 可是他的身子却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恐惧,还是恐惧。 深深的恐惧彻底的包裹了他的全身,让他有种自己下一秒就要死掉的感觉。 “瞧你这点出息,老子只是给你扎了一针,你又马上死不了,这一针不过是加快你体内毒素的运作速度,三天之后,你就会彻底的瘫痪,信不信由你,一旦你瘫痪之后,就算是把整个拓跋家族给我,我也救不了你了,所以,这件事情你自己好好的考虑一下吧,我先走了,回见!” 说着,杨凡便大摇大摆的闪人。 拓跋超一口老血喷了出来。 溅的到处都是。 杨凡的心情不错。 大摇大摆的出了这栋别墅之后,上了车。 随后迅速闪人。 清晨五点多的街道已经是车水马龙。 到底是京城。 杨凡不紧不慢的驾驶着这辆奔驰g级的suv奔行在京城的道路上。 他喜欢这种行云流水的感觉。 也不知道奔行了多久,杨凡停下了车。 已经是六点多的时间,天色开始慢慢的亮了起来。 “你打算在后面躺多久啊。”杨凡突然说道。 这话一出。 原本空荡荡的后备箱中突然坐起来一个人。 接着外面的灯光,杨凡清楚的看到对方的那张面孔,很漂亮,漂亮的让人觉得惊艳。 不是般若还是能谁。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我?”般若问道。 “我一上车就发现了。” “那你为什么不揭穿我?”般若妩媚一笑问道。 “我想看看你能在后备箱中藏多久。” “好吧,你赢了。” “什么时候来的京城?” “我要说刚到没多久,你信吗?” “当然,为什么不相信。” “事实上,我跟你一起到的。” “哦,来京城做什么?” “看你。” “看我?” 般若点头。 “看我做什么?” “看看你过的如何。” 杨凡笑道:“托你的福,过的还不错。” “可我怎么觉得你一点儿也不幸福。” “这话怎么说呢?” “难道你没发现,这个车上除了咱俩之外,还有一个人?” “什么人?” “来要你命的人。”一个无比阴冷的声音突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