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背叛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背叛

那是一个奇丑无比的人。 杨凡从未见过如此丑陋之人。 他的脸上蛮是伤疤,好像是被刀剑所伤。 而且,他的一只眼睛,还是瞎的。 很恐怖。 “这位是?”杨凡问道。 般若笑眯眯的说道:“哦,沈家大神堂的人。” “你带来的?” “算是吧。” “来对付我?”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愚蠢了。”般若笑嘻嘻的说道。 “我一向很愚蠢。”杨凡叹了口气说道:“我愚蠢的竟然相信你不会伤害我,般若,你什么时候变了?” “我从未变过,只是,你愚蠢的相信了我。”般若笑的更加迷人的说道。 “确实,是我愚蠢,当时叶雪禅提醒我要注意你的时候,我还固执的相信你是有苦衷的,可没想到你今日却真的带人来刺杀我,很好,这么说来,我该死心了。” “你早就该死心了,只不过,你这个人心不天高。” “是啊,心比天高,命比纸薄。” 般若咯咯的笑了起来。 依然是花枝乱颤,依然是媚的惊心动魄。 但,这一刻,杨凡却清楚的感觉到了这妞的凶残与危险。 这就是标准的蛇蝎美人。 可惜,杨凡却没有看清楚。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个道理你应该懂,我好不容易拿到了秦家准接班人的这个身份,怎么可能因为你而丢掉呢?其实,在没有拿到这个身份之前,我确实很想跟你合作,而且也真心的感激你,但,拿到了这个身份之后,一切都变了,权利真的是个好东西啊,杨凡,怪就怪你不是杨麒麟,怪就怪你不是沈军。” “好,我明白了。” 般若笑了笑说道:“可惜,迟了,交给你了,希望你做点干净点,另外,这也算是我曾经的朋友,希望你让他死的有点尊严。” 那其丑无比的家伙重重点头。 般若打开车门,下了车。 但,就在他下车的那一瞬间,杨凡手中的银针突然爆射了出去。 般若一惊。 她的修为毕竟不如杨凡。 但,就在银针即将要打中般若的那一瞬间。 一股浩然之气突然袭来。 银针顷刻间碎裂成了无数片。 般若心有余悸,却笑的更加动人的说道:“调皮。” 说着,跳下了车。 那丑八怪动了。 狭小的车内对于他来说却如履平地,他的身子只是稍微的动了动,可下一秒,便坐在了杨凡的一旁。 杨凡一惊。 正欲出手。 对方的拳头便猛地重击而来。 杨凡迅速反击。 俩人的拳头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下一秒,杨凡的身子猛地撞在了车门上。 坚硬的车门瞬间变形。 杨凡大口呼吸。 他有种窒息的感觉。 剧痛袭来的瞬间,杨凡看到了车窗外般若那张笑靥如花的面孔。 也看到了她眼神中的冷漠。 是时候清醒了。 可惜,这一切都太迟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丑八怪的双手突然袭来。 杨凡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对方死死的捏住了脖颈。 杨凡觉得自己要死了。 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涌上了心头。 一直以为杨凡都觉得自己的修为还算不错。 可惜,直到此刻他才知道,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自己所为的实力就是个笑话。 那丑八怪猛地用力。 杨凡的呼吸愈发的艰难。 他的眼睛开始泛白,他的思绪开始出现了空白。 就要结束了吗? 就在这个时候,杨凡突然听的一个声音喝道:“住手,不想她死的话,你动一下试试。” 好熟悉的声音。 但,不是般若的。 是叶雪禅。 杨凡极力的挣扎着,他眼睛的余光看到了站在车窗外叶雪禅。 此时的她正掐着般若的脖子。 般若依然在笑,可惜,她的眼神中终于出现了一抹抑制不住的恐惧。 那丑八怪不在用力。 他死死的盯着叶雪禅看了几眼。 过了一会儿,他丢开了杨凡。 杨凡宛若一条死狗一样看,瘫在方向盘上。 丑八怪下了车。 叶雪禅依然死死的掐着般若的脖颈。 “放手。”那丑八怪说道。 声音不大,可是却有种让人无法抗拒的威严。 叶雪禅没有理会他。 “后退一千米,不然我弄死她。”叶雪禅阴冷的说道。 那丑八怪扫了叶雪禅一眼,又看了看般若。 般若的眼神中带着让他后退的命令。 丑八怪开始后退。 等到肉眼看不到他的时候,叶雪禅这才撒手。 “叶雪禅,哦,不对,是老佛爷,你来的可真够及时的。”般若笑着说道。 “闭嘴。”叶雪禅冷冷的说道。 般若笑了。 她揉了揉自己的脖子,扫了一眼车内的杨凡,般若笑道:“杨凡,保重哦,下次你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还有你叶雪禅,别以为你有点本事就可以为所欲为,说句不怕打击你的话,等到灭掉杨凡之后,下一个就到你了。” 说着,般若闪人。 叶雪禅上了车。 “怎么样?” 杨凡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死不了。” 他的脸色很是难看。 但他的内心却更加的难过。 是的,他没想到般若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这一切就清楚的摆在眼前,由不得杨凡不信。 “我说过,让你注意她。” “我知道,是我太愚蠢。” 叶雪禅说道:“现在知道这一切也还不算晚。” “确实不晚。” “接下来去哪儿?” “去刘家。” “邪道六大家族排在老末的刘家?” 杨凡点头说道:“对,拿下刘家之后,就开始收拾拓跋家族。” 叶雪禅说道:“可以,你还能开车吗?” 杨凡说道:“这点伤,死不了。” 说着,发动了车子。 奔行出了京城之后,杨凡已然觉得心有余悸。 想想刚才发生的那一幕就感觉跟做梦似得,但,来自脖子上火辣辣的痛在提醒着他,那不是做梦,那一切都是真的。 “其实你也别太郁闷,很多事情就是这样,就算是爹妈都有可能被判你,更何况是朋友。” “你说的对,从今往后,我跟般若势不两立。”杨凡阴冷的说道。 叶雪禅点头。 杨凡却直勾勾的看着这妞问道:“所以你呢?你会被判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