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轻蔑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二百零七章 轻蔑

“我是拓跋翔。”对方开门见山的说道。 从名字上杨凡便知道,这个自称是拓跋翔的男子,便是拓跋超的哥哥。 “哦,原来是拓跋超的哥哥,三更半夜给我打电话有事儿?” “出来聊聊?” “有事儿在电话中说就是了。” “怎么,怕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激将法对我来说没什么用。” “好,我弟弟说你开出了条件,我们拓跋家族可以满足你的这个条件,但,前提是你得治好他。” “可以。” “我们如何相信你治好了他?” “这个简单,你们可以找个行家。” “杨凡,别说这些没用的废话,你要真心治好他,钱不是问题,可你若是像对付端木禅一样对付我弟弟怎么办?” “你要不相信,那就算了,反正,这笔钱我对于我来说,也不是多大逆天的程度。” 说着,杨凡便要挂电话。 对方略微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一个小时之后,我希望在我弟弟的别墅见到你。” “那你得准备好钱。” 对方挂了电话。 杨凡起身去敲叶雪禅的门。 “什么事儿?”叶雪禅问道。 “拓跋家族愿意付两千亿的酬劳,让我来为拓跋超解毒。” “现在?” “对,没事儿你休息吧,我治疗完毕就回来。” 叶雪禅没有说话。 杨凡还以为这妞默认了。 转身便要走人。 可就在这个时候,叶雪禅的房门突然打了开。 这就穿戴整齐的出现在杨凡的面前。 感情这妞压根就没有睡着。 “你一个人去纯粹是去送死,我陪你。” “好啊。”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之所以跟这妞打电话,就是想让她陪着自己一起去。 杨凡虽然没有把拓跋家族放在眼中。 但杨凡清楚的知道,此去拓跋家族必定准备了大杀招,有了叶雪禅的帮忙,自己的安全会多一分。 杨凡虽然不怕死,可他不想死。 奔行在去拓跋超别墅的路上,杨凡说道:“最近总感觉事情进展的太过于顺利了,心里边多多少少有些不踏实的感觉。” “你能这么想,那再好不过了,我还以为你已经被胜利冲昏了头脑。” “怎么可能,我可是时时刻刻保持清醒的,而且,到目前为止也只是拿下了一些不成气候的家族,什么时候拿下这么多古武家族,那才值得祝贺。” “居安思危,不错,你总算有一点值得我敬佩了。” “我还有好多点值得你敬佩,只是你没有发现罢了。”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不错,你没皮没脸的个性也值得我敬佩。” “我怎么听的这话好像是在骂我啊。” “不是好像,就是。”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了。 叶雪禅白了他一眼说道:“此行必定非常的凶险,你一下子就跟拓跋家族要两千亿,外加让他们归顺于你,这势必会引起拓跋家族的反弹,你自己要当心了,没准解毒不过是个幌子,对方真正想要做的,是要你的命。” “所以,我让你跟我一起同行,若是真有事儿的话,彼此也能有个照应。” “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的小心翼翼了。” “在拥有了你之后,我得好好的活着啊。”杨凡笑眯眯的说道。 “无耻。”叶雪禅骂道。 叶雪禅之前的个性可真不是这样的,像无耻,滚蛋这种话,这妞绝对不可能说出口,只从跟杨凡认识的久了,完全就被杨凡给带坏了,很多脏话完全是脱口而出。 这怨不得叶雪禅,谁叫杨凡这家伙实在是太无耻了。 “你不就喜欢我的无耻吗?” 叶雪禅索性闭嘴。 大街上的车流并不大,奔行了个把小时之后,目的地到了。 偌大的别墅戒备森严,明着暗着来了不少人。 杨凡将车停好了之后,叶雪禅眉头微皱问道:“你感觉到了没有?” “你是说杀气吗?” “除了杀气。” “还有别的?” 这就的修为要比杨凡的高,所以她总是能感觉到一些杨凡感觉不到的东西。 “一股很是怪异的味道。”叶雪禅面色凝重的说道。 “哦,我刚才放了个屁。” 叶雪禅直接给了杨凡一拳,率先了下车。 杨凡坏笑着下了车。 一个比拓跋超略大一些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长相俊朗,器宇轩昂,与拓跋超很像。 不用问也知道,这便是拓跋超的哥哥拓跋翔。 “你好,我是拓跋翔。”对方淡淡的说道。 只是那双眼睛从杨凡下车就没有离开过杨凡的面孔。 对于他的注视,杨凡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他笑了笑说道:“你好,我是杨凡。” “里边请。” “好!” 说话间,彼此进了别墅。 “在开始治疗之前,我觉得很多事情得讲清楚。” 拓跋翔点头说道:“家父的意思是,只要能救得活拓跋超,那我们拓跋家族倾家荡产也愿意。” “钱什么时候到位?另外,你能代表的了你父亲?” “明天一早,银行一开门就到位,我可以代表我的父亲。” “成,那就等到明天一早,钱到位了,我在开始给拓跋超解毒。” 拓跋翔的眉宇间顿时迸发出了一股骇人的杀气。 杨凡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就这点修为,就别在我面前卖弄了,我知道你前前后后,明着暗着埋伏了不少高手,不过,诉我直言,全部都是垃圾,你若不服气的话,可以拉出来试试,另外说句不怕打击你的话,你真以为就我跟叶雪禅来了?你可以准备高手,我也可以。” 拓跋翔的眉宇间慢慢的舒展了开来。 很显然,杨凡的话凑效了。 杨凡不咸不淡的继续说道:“拓跋超的命没什么金贵,阎罗王不会着急的收他,不过,今天中午十二点之前是他的极限,若在此之前依然没有解毒的话,那等待他的下场必定会无比的凄惨。” 拓跋翔的目光又变得杀气腾腾。 杨凡不屑说道:“怨我?拓跋超要是不来招惹我的话,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当时他第一次找到我的时候,我还以为他真心想跟我合作,可事实证明不过是我一厢情愿,再次期间,我绕过他两次,后来他再一次说愿意跟我合作,甚至是做我的小弟,那个时候我还是愿意相信他的,可结果呢?拓跋翔,你们拓跋家族的人都是这般的出尔反尔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