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心病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一十九章 心病

“你叫什么名字?” 对方笑道:“在下叶良辰!” “想求我什么事儿?” “待会儿媚儿出来之后,你就说我伤的很重好不好?” “为什么要骗她?” 杨凡当然知道这个自称是叶良辰的家伙为什么要骗媚儿。 这种下三滥的泡妞手段,杨凡着实不耻。 但,杨凡就是想问问他。 看着这个叶良辰到底有多么的龌龊。 叶良辰嘿嘿地笑了笑说道:“其实这也不是骗吧,只是另外一种追求她的方式!” 听听,说的多么的正大光明。 “你喜欢媚儿?” “当然!” “那你干嘛不光明正大的追!” “我不是怕失败嘛!” 杨凡笑了笑正要说话。 刚才还好好的叶良辰突然倒在了沙发上。 一副马上就要挂了的样子。 杨凡转身,便看到了着急忙慌端着水走过来的萧媚。 杨凡拧了拧毛巾,将伤口处的衣服撕掉,血其实已经止住了,而且,也已经上过药了。 看样子是简单的包扎过。 但,杨凡却不管不顾,直接用毛巾将伤口处的药直接擦了掉。 叶良辰瞬间惨叫了起来。 开玩笑,用热毛巾去碰触伤口肯定会疼。 很明显杨凡是故意的。 其实一开始杨凡确实是想给他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的,但,没想到已经上过了药。 不过,这倒是给了叶良辰一个装十三的机会。 他这一声惨叫瞬间吓坏了萧媚。 让这妞越发的对叶良辰充满了愧疚之心。 坦白的说,叶良辰的这招泡妞的方式虽然很是俗套,但,颇有效果。 他完全抓住了萧媚的弱点,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萧媚会因为这件事情无比的内疚自责,以至于叶良辰说什么,她都二话不说直接答应。 叶良辰的算盘打的很好。 可惜的是,他偏偏遇到了杨凡。 “师兄,你,你没事儿吧!”萧媚无比关切地问道。 叶良辰从嗓子眼里边挤出来一个疼字,彷佛真的很疼。 “杨凡,你轻点。”萧媚赶紧喝道。 杨凡懒得理会这妞,直接用力将叶良辰的伤口擦拭了一遍,也不管这牲口叫的跟杀猪似得。 等到杨凡将他的伤口处理完了之后,叶良辰伪装出一副差点就要断气的样子,不过是神态,还是表情俱都无比到位,让人真的以为他马上就要挂了。 萧媚一脸愧疚自责的表情站在叶良辰的跟前。 不断柔声细语的安慰着叶良辰。 杨凡冷笑着看着叶良辰的表演。 这牲口真应该去演戏,而不是学功夫,以他的演技,必定是影帝级别的人物。 安排妥当了之后,杨凡将叶良辰弄到了别墅一层角落的一个房间。 这地方明显是给佣人居住的。 因为,同二层的房间比起来,这房间又小,又没有独立的卫生间,而且,装修也很是简朴。 将这牲口扶到了床上之后,萧媚便冷冷说道:“谢谢,现在你可以出去了,接下来我会亲自照顾我师兄的。” 这种羊入虎口的事情杨凡岂能答应。 “你出去吧,我的给你师兄好好的看看病!”杨凡说道。 “我师兄还有什么病?”萧媚不解问道。 “心病!” “你才有心病!”萧媚不高兴地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怎么,你不信?” 说着,杨凡转身,挡住了萧媚视线的他二话不说,直接在叶良辰的大腿上狠狠的掐了一下,边掐,杨凡便笑着说道:“叶先生,你告诉你师妹,你有没有心病!” 叶良辰痛的几乎要窒息了,可偏偏不敢发出任何的声响。 一张原本苍白的面孔顺便憋成了猪肝色。 他几乎是用尽了自己全部的力量,使劲地点了点头,一字一顿无比艰难地说道:“杨,杨大夫说的不错,我,我有病,心病,媚儿,你,你快走吧,别耽误杨大夫为我治病!” 见师兄都放话了。 萧媚赶紧闪人。 临走的时候,不忘叮嘱杨凡一番。 等到萧媚刚刚将房门关山了之后,那叶良辰瞬间坐了起来,冷冷地看着杨凡说道:“朋友,如果不介意的话,请你解释一下刚才为何掐我大腿?而且,还那么狠,你当良辰是吃素的?” 看样子,杨凡刚才狠狠掐他的时候让他生气了。 只不过,杨凡却一副吃惊的样子看着叶良辰说道:“不是你让我告诉媚儿你的伤势很重吗?如果我刚才不掐你的话,你怎么会把那种疼痛入木三分的演绎出来?” 叶良辰略显疑惑的看着杨凡,问道:“当真?” “当然,不然的话,媚儿为何一点儿都不怀疑,赶紧出去了!” 叶良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从媚儿刚才的反应来看,我的表演确实很到位,说起来,良辰还得感谢杨兄弟你。” 杨凡笑了笑说道:“感谢就算了,不过,你要是心情不错的话,可以跟我说说媚儿这个人。” “说她什么?” “无所谓,随便什么都行,比如说小时候的趣事拉,或者是感情方面的事情都行!” “杨兄弟,你为何想知道这些?” “说你白痴,你还不承认,我要是知道的媚儿的事情多了,就可以帮你一起出谋划策,这样一来的话,你成功的几率是不是更大了一些!” 叶良辰心中一动,无比兴奋的击打了一下自己的拳头,却因为牵动了伤口的缘故,又疼的呲牙咧嘴,杨凡看在眼中,笑而不语。 “媚儿是六岁的时候跟被我师傅带来的,当时的她又瘦又黑,完全就是一只丑小鸭,而且还特别的爱哭,不过,我师傅不喜欢哭哭啼啼的人,所以,就对她格外的严格,事实证明,我师傅的严格没有错,媚儿这些年的功夫练的着实不俗,虽然与我还有一点儿差距,不过,也相当厉害了!” “既然你比媚儿厉害,那她是怎么伤到你的。”杨凡笑着问道。 真的是很久都没有听人把牛皮吹的如此的清醒脱俗了。 叶良辰瞬间面红耳赤的干咳了几声说道:“你懂什么,那是我故意让着她。” 见杨凡双手抱胸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叶良辰说道:“靠,你还想不想听了?” “想啊,你继续说吧!” 叶良辰白了杨凡一眼说道:“其实一开始媚儿也很不喜欢练功,但,后来有件事情改变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