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讨厌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两百一十二章 讨厌

叶雪禅扑了上去,带着慌张与不知所措。 倒在地上的杨凡口吐鲜血,双眼紧闭,呼吸微弱,怕是活不成了。 叶雪禅不断的拍打着杨凡的面孔,急迫的呼喊着杨凡的名字。 可惜,杨凡没有听到。 “他死了?”从震惊中回过神的拓跋翔从别墅里边跑了出来之后,问道。 “闭上你的嘴,若是杨凡真的死了,你们拓跋家族给他陪葬。” 说着,叶雪禅抱起了杨凡。 转身进了别墅。 拓跋翔再也没有敢说一句话。 刚刚发生的一切拓跋翔看在眼中。 尤其是杨凡那不屈服的精气神让他刻骨铭心,这辈子怕是都不会忘记了。 是的,从杨凡刚才不屈服的精神气中,拓跋翔从最初的震惊,到最后的感动,在到后来的热血沸腾,他恨不得自己就是杨凡,可以不屈不挠的跟敌人酣战一场。 但,可惜自己不是杨凡。 也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杨凡的。 而自己能做的就是守护好整个拓跋家族。 自己的父亲已经老了,下面很多人开始不服气他,拓跋翔很着急,他开始四处活动,到处巴结各种世家子弟,可惜,效果却是微乎其微。 就在这个时候,杨凡出现了,他的出现让拓跋翔看到了一丝丝的希望。 是的,如果说之前杨凡的一番讲述只是让拓跋翔心动的话,那么此刻他用自己的行动向拓跋翔证明了,跟着他似乎真的有前途。 看着叶雪禅抱着杨凡进了别墅之后,拓跋翔突然就不着急,不纠结,不郁闷了,这一刻他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跟着杨凡,实心实意的跟着他。 如果这是一场赌博的话,那拓跋翔愿意用自己这辈子的运气来赌这一把。 他只要保住拓跋家族,保住自己父亲的颜面,保住自己弟弟的生命。 将杨凡轻轻的放在了床上之后,叶雪禅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杨凡。 这一刻的叶雪禅很是后悔,后悔当初自己为什么没有去学医,要是学医的话,自己就可以救得了杨凡。 可惜,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可以卖的。 叶雪禅从未如此的绝望,当年师傅走的时候,叶雪禅也没有如此的绝望过,那个时候她只是伤心,很伤心,但没有绝望,可这一刻的叶雪禅是绝望的。 她不知道如果杨凡真的就此而去的话,自己往后的路该怎么走。 她更不知道如杨凡不在的话,自己还有什么理由在这个世界上活着。 人生就是这样,俩个陌生的人,相识,相知,相恋,相守。 叶雪禅愿意守护着杨凡,她甚至情愿受伤的是自己。 可惜,这一切都不现实。 “瞧你整天得瑟的样子,怎么,不得瑟了?” “你不是天不怕地不怕吗?现在怂了?”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你知不知道我巴不得你去死啊。” “可是你现在真的躺在了这里,我却一点儿也不开心。” “杨凡,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吗?那个时候我觉得你就是个笑话,没有顶尖的功夫,顶尖的团队,却有一颗雄霸天下的心,你拼什么啊。” “后来,慢慢的,对你的了解多一些了,我觉得你比看上去厉害一些,但我还是觉得你还是在白日做梦。” “再后来,彻底的了解了你,跟你相处的时日也足够多了之后,我才意识到,杨凡,你或许真的可以尝试一下,没准你真的能够站在巅峰。” “杨凡,你记得在我别墅的时候,那个地窖中的情形吗?我们被困在了里边,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一点儿也不害怕,我反而觉得这样也挺好。” “杨凡,你记得你带我去长城看日出吗?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是那样的美好,那个时候我就暗自发誓,这辈子若是可以的话,一定要帮你站在巅峰之上,陪着你看看着花花世界,看看这芸芸众生。” “起来啊笨蛋,你不是很无耻吗?其实继续调戏我啊。” 说到了这里的时候,叶雪禅说不下去了。 她的眼泪肆虐了。 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叶雪禅哭了。 当年师傅走的时候,这妞都没有流一滴眼泪。 可这一刻,她哭了。 哭的是那样的伤心。 “咦,谁在哭,而且,哭的这般的伤心,怎么,舍不得我走啊?”一个微弱的声音突然传来。 叶雪禅猛地一惊。 她顾不得擦眼泪迅速的朝着杨凡看去。 杨凡在笑,尽管脸色惨白,尽管呼吸不顺畅,尽管面色痛苦,可是他在笑。 笑的是那样的无耻。 “你混蛋。”叶雪禅破涕为笑骂道。 说着,这妞给了杨凡一拳。 杨凡惨叫了一声。 叶雪禅又慌张无比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你没事儿吧!” “本来是有事儿的,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没事儿了。” “你真的没事儿了?” “当然,毕竟,你也知道我是拥有神器的人。” 说着,杨凡就要坐起来。 叶雪禅赶紧按住了他。 “别动,你刚醒来,就算有那枚神奇的戒指,也要多躺一会儿。” “好吧,我听你的。” 叶雪禅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你什么时候醒来的?” “你说到我们一起去长城看日出的时候。”杨凡笑了笑说道。 叶雪禅面色一红,娇嗔着说道:“你好讨厌,既然醒来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也很想,但你说的正起劲呢,所以,我就就没有告诉你。” “讨厌,讨厌死了,你以后要是在这样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你要是不理我的话,那我岂不是很伤心?你刚才可是说过,要陪我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看看这花花世界,看看这芸芸众生的。” 叶雪禅的俏脸越发绯红一片。 这妞是真的羞涩了。 杨凡瞧得有趣,便笑道:“很少见你脸红啊,没想到你娇羞的摸样是如此的迷人,唉,早知道是这样的话,我就应该迟点醒来。” “讨厌!” 叶雪禅又要挥拳朝着杨凡胸口砸去。 杨凡唉哟的痛苦的喊了一声。 叶雪禅瞬间无比紧张的问道:“你怎么了?没事儿吧!” 杨凡咧嘴一笑说道:“你要亲我一下的话,就真的没事儿了。” “哼,你做梦!”叶雪禅气呼呼的说道。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让我醒来啊。”杨凡郁闷的说道:“让我去死吧!” 叶雪禅见状,登时咯咯的笑了起来。 好像冬日里百花齐放,美得无与伦比。 杨凡瞧的有些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