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重礼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两百六十六章 重礼

第1266章 无疑,这是一份重礼。 重的让杨凡觉得自己有些承担不起。 叶雪禅之所以让人忌惮,除了她不俗的修为之外,更多的是因为她背后的那个神秘的团队,那个让人忌惮的团队。 可现在这妞却要将这个团队拱手让给杨凡。 一方面,杨凡看到了她的诚意,可是另一方面,杨凡却又有些不敢相信。 他跟叶雪禅的关系可远没有到了可以让这妞拱手相让一个团队的地步。 所以,杨凡不能不怀疑。 “怎么,不信?”叶雪禅问道。 她的表情无比淡然。 杨凡点了点头。 “就当是对你的补偿吧。”叶雪禅说道。 “你又没做错什么,就算是潜伏在我的身边想弄死我,可你也没有下手,再说了,这也不过是师傅的临终遗愿,并非是你自己的意愿,所以,这份厚重,我不能收。” “为什么?你还是觉得我在欺骗你?” “不,我从未有这样的感觉,只是觉得这份礼是在是太重了,重的让我承担不起。” “可我执意要送给你。” “那我依然是拒绝。” 叶雪禅沉默了。 她的表情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有些忧伤,亦或者说是难过。 这就好比自己掏心掏肺的对一个人,可是对方却怀疑自己的诚意。 不被相信的滋味儿着实不好受。 “你别这样,禅禅,我不否认,我在听到你跟叶无尘对话的时候,确实心灰意冷,但,这三个月的闭关让我一下子豁然开朗,就算你是来杀我的,又能怎样?更何况,你还帮了我那么多,于情于理,我都得感激你。” “可是” “没有可是,你听我说,这个团队还是你来经营的好,因为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这个团队,我那,肯定会继续未完成的事业,你若是觉得我还算是一个不错的合作对象的话,那你就帮一下我,这就足够了。” “你的意思是,从今往后不会在让我跟着你了?”叶雪禅的声音带着几分颤抖的问道。 杨凡沉默了。 确实,这确实是杨凡的打算。 这个想法在他的脑袋中盘桓了一个多月,最终杨凡才下定了这样的决心。 一方面,杨凡怕了,害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在背后捅上一刀子,毕竟,般若就是最好的前车之鉴,另一方面,杨凡也觉得是时候跟叶雪禅划清楚一些界限了,毕竟,俩人的师傅是宿敌,叶雪禅夹在中间肯定不好受,不杀自己吧,是师傅的遗愿,可是杀自己吧,又似乎下不去手。 与其这样,还不如不在一起。 杨凡知道,自己做出的这个决定很愚蠢,愚蠢透顶,他哪怕虚伪一些,让叶雪禅继续帮自己做事情,但,他不愿意跟叶雪禅虚伪。 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叶雪禅豆大的眼泪瞬间肆虐了。 她泪眼汪汪的看着杨凡问道:“我做错了什么?”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压抑了。 就好像是一对儿要分手的恋人似得。 彼此是这般的痛苦与无奈。 是啊,叶雪禅做错了什么? 她什么都没有错,说起了,人家还帮着杨凡做了很多的事情。 所以,杨凡听了这话之后,连连摆手说道:“不不不,禅禅,你没有做错任何事情,是我,是我自己的原因,老实说,我怕了,般若的背叛让我宛若惊弓之鸟,后来,在你们家的时候,又听到了你跟叶无尘的对话,我本以为你是最不会背叛我的那一个,可是我没想到,你竟然也是有目的的潜伏在我身边的,虽然这一切跟你没什么关系,也不是你的本意,但是,我怕了,你懂吗?” 叶雪禅不言不语。 眼泪肆虐。 杨凡很想安慰这妞几句,可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彼此僵持了下来。 过了许久,叶雪禅擦掉了眼泪,挤出了一丝的笑意说道:“还记得你陪我去长城看过的日出吗?” 杨凡虽然不知道叶雪禅为什么突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但还是点了点头。 “那就在陪我去看一次吧,权当是告别的礼物。” “好。”杨凡说道。 叶雪禅强笑着说道:“谢谢,你可以走了,明天早上三点半过来接我。” 杨凡应了一声。 带着不舍与无奈,杨凡起身闪人。 叶雪禅没有来送杨凡。 或许,这妞觉得已经没有了意义。 出了酒店之后,杨凡给萧锋打了一个电话。 很快,萧锋接了起来。 “艹,兄弟,你回来了?”萧锋无比惊喜的问道。 杨凡说道:“回来了。” “什么地方?我去接你。” “不用,你在什么地方,我去找你,另外准备好酒。” 是的,杨凡想喝酒。 痛痛快快的大醉一场。 萧锋也不扯淡,将地址告诉了杨凡。 杨凡挂了电话,直奔目的地。 等到杨凡过来的时候,萧锋已经将酒准备好了。 杨凡也不废话,直接开喝。 萧锋本来有一肚子的话想要问杨凡,可是见杨凡这架势,便只好将所有的话全部吞了回去,二话不说,开始陪杨凡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只好,萧锋这才问道:“兄弟,你这郁闷的就跟失恋了似得,不会是真的失恋了吧!” “差不多。”杨凡说道。 萧锋被刺激到了。 “我靠兄弟,你别跟我开这样的玩笑。” 杨凡说道:“不是跟苏白墨。” “那是跟谁?” “叶雪禅。” 萧锋是杨凡的兄弟,很多事情杨凡也愿意告诉萧锋。 “靠,怎么回事儿?” “没什么,就是挺好的一个合作对象不能合作了,仅此而已。” “到底是为什么?好端端的怎么就不能合作了。” “很多原因,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来喝酒。” 又喝了一会儿之后,萧锋问道:“兄弟你这段时间到底去哪儿了?怎么消失了那么久,所有的人都以为你不会回来了,你知道江湖上流传了多少关于你为什么失踪的版本吗?” “管他呢,我又不是为别人而活,算了,不说这些蛋疼的话了,你呢?你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之前不是在我二叔的公司上班嘛,犯了点小错,二叔虽然没怪罪我,但我自己觉得不大好意思,就主动辞了,现在正待业在家呢,这不,早上刚被老爷子给训了。”萧锋一脸苦逼的样子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多大点事儿啊,你要愿意的话,来帮我吧。” “可以啊,只是我不知道做什么啊。” “这你别管了,你要愿意来的话,自然会有人安排的。” “艹,我当然愿意。” “那这事儿就这么说定了。” 萧锋举杯说道:“来兄弟,我敬你一杯。” 杨凡笑了笑,与萧锋碰杯之后,一饮而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