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七十三章 扑空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两百七十三章 扑空

第1273章 “没什么,就是戒指反噬,差点废掉我的一身修为。”杨凡无比平静的说道。 只是叶雪禅却被刺激到了。 “反噬?这是什么情况,我可从未听说过这枚戒指会反噬。” “我也不知道,就是有一次修炼的时候,我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这枚戒指正在疯狂的吞噬着我的修为。” “后来呢?” “后来就好了,我当时的感觉是这枚戒指好像是吃饱了似得,然后就不在索取了,不过,也正是被他吞噬了不少修为之后,我的修为在第二天便有了巨大的进步。” 叶雪禅听的越发狐疑。 杨凡笑了笑说道:“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吧,其实我这感觉这枚戒指还有很多的秘密,只是我们暂时不知道罢了,你师傅要是还活着的话,他一定会替我解开这些谜团。” 叶雪禅应了一声不在说话。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杨凡突然道了句:“对了禅禅,你可听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种大补的药丸,吃了之后,可以让你修炼起来事半功倍?” 叶雪禅摇头说道:“从未听说过,不过,我师傅之前说过,华夏中医博大精深,总有一些能人异士会制造出一些逆天的东西来,这点你应该很清楚,对了,你怎么突然问这整个?” 杨凡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告诉你也无妨,,其实我之所以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了如此巨大的提升,一方面得益于这枚戒指,另一方面,是因为刘家给了我一枚保存了据说上百年的药丸。” 叶雪禅一惊,迅速问道:“是什么药丸?” “我也不知道,雪白色的,而且,闻上去特别的香,据说是从皇宫内流出来的,珍贵无比,我吞下了药丸之后,那枚戒指就开始反噬,然后第二天修为就有了巨大的突破。” 叶雪禅沉默了。 似乎在思考什么。 过了一会儿,叶雪禅突然说道:“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师傅的遗物中似乎也有这样的东西,就两颗。” 杨凡一惊,问道:“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 “那还去什么康家,直接回你师门。” “但我不确定这东西到底是不是你说的那种东西。” “我一看就知道了。” “你确定回师门?” “当然。”杨凡无比坚决的说道。 虽然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杨凡知道,这东西对于自己的修炼是有巨大的帮助的,心中既然有这样的东西,杨凡怎么可能错过。 叶雪禅却觉得马上就要到康家了,拿下康家在回去也不迟。 但杨凡等不了那么久。 他现在无比渴望实力能够得到具体的提升。 因为,杨凡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想要拿下秦家,沈家,甚至是上官家族,必须得有无比强大的实力,不然的话,一切都是扯淡。 叶雪禅见杨凡如此的执拗,便只好答应了下来。 这妞本就觉得有愧于杨凡,要放在以前的话,叶雪禅才不会同意呢。 不管怎么说,杨凡说服了这妞。 俩人没有直奔江浙市的叶雪禅师门。 一路上杨凡开的飞快,他现在恨不得赶紧拿到药丸,若真是跟刘家给自己吞下的那药丸一样的话,那就真的是发达了。 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实力才是对于杨凡最为重要的东西。 有了实力,就会拥有一切。 十多个小时之后,杨凡回到了叶雪禅的师门。 不顾疲惫与饥饿,在叶雪禅的带领下,俩人直奔上次叶雪禅给杨凡看过她师傅遗物的地下室。 这地方还是跟杨凡上次看到的一模一样,满地都是价值连城的古董。 但,此刻杨凡却一点儿观赏的心事都没有,他只是尽快的找到那两枚白色药丸。 叶雪禅没有直接下手,而是呆呆的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怎么了?”杨凡问道。 叶雪禅说道:“你让我想想,那两枚药丸到底放在了什么地方。” 杨凡瞬间无语了。 “怎么,你都不知道那那两枚药丸放在什么地方?” “师傅走了之后,我整理过一次这地方,但,你也看到了,这里边的东西这么多,我一时间不知道放在什么地方也是情有可原的。” “好吧,那你认真的想一想,我四处看看。” 叶雪禅应了一声。 可杨凡实在没什么观赏的心情,他只是尽快的拿到药丸,然后确定一下,到底是不是刘家给自己吞下去的那种药丸。 十多分钟过去了,叶雪禅还在苦苦的思索当中。 并非是叶雪禅的记忆力不行,坦白的说,这妞的记忆力已经足够强大了,只是这地方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多的让人觉得就算是开个博物馆都绰绰有余了。 过了一会儿,叶雪禅突然说道:“想起来了。” 说着,这妞迅速的朝着密室的最深处走去。 杨凡赶紧朝着这妞走去。 却是见叶雪禅走到了一个体型硕大的花瓶跟前,然后见那花瓶挪了开。 原来在这花瓶下面还有一个五六厘米见方的小洞,在小洞之内藏着一个三四厘米的盒子。 叶雪禅面色一喜,将盒子拿了出来。 这是一个紫檀制造而成的盒子,颇为名贵。 “就是这个了,抱歉让你等了这么久。” 说着,将盒子递给了杨凡。 杨凡接在了手中,掂量了一下这盒子的份量,随后便伸手去打开盒子。 这一刻的杨凡屏气凝神。 虽然他一直坚信修炼一道是没有任何捷径可以走的,但,这并不表示就不存在辅助性的东西。 很快盒子打开了。 但杨凡也惊呆了。 因为,偌大的盒子内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站在一旁的叶雪禅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脸色瞬间就煞白一片。 显然这是她没有想到的。 “东西呢?”叶雪禅吃惊的问道。 这话分明是在自言自语。 杨凡苦笑了几声说道:“我哪儿知道,你上次看到这两枚药丸的时候是多久之前?” “三年前,那是我第一次整理师傅的遗物。” “难怪,这么久了,肯定被人拿走了吧。” 老实说,杨凡有些失望。 带着那么巨大的期望而来,可现在却扑了个空,给谁谁都会失望的。 但,也仅仅是失望,再也没有别的情绪了。 “不可能,这个密室是我师傅临终前告诉我,只有我知道,我师兄都不知道。” “那既然是这样的话,东西怎么会凭空消失呢?”杨凡喃喃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