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章 隔墙有耳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两百九十章 隔墙有耳

第1290章 该来的终究是来了。 从杨凡出现之后,康统的心神就一直没有安宁过。 他知道,这家伙是来祸乱康家的,可没想到他第一个祸害的人竟然就是自己。 可自己却偏偏无力反驳。 直到这一刻,康统这才意识到,杨凡是多么的凶残,他竟然可以将事情做到如此滴水不漏的境地。 康统倒是有些佩服他了。 要是照这么下去的话,估计这家伙不费一兵一卒就可以拿下康家了。 想到了这儿的时候,康统的眼神瞬间变得无比的暗淡。 这是康家,是他从出生到现在生活的地方。 这是他的家,也是他的根。 可现在,康家就要易主了,康统怎么能够不伤心。 可伤心也没用,自己已经被逼到了角落里边,再也没有反抗的能力。 “说吧。”康统语气暗淡的说道。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康统清楚的知道,康之中心意已决,不管自己在说什么,都无济于事了。 原本纷乱,复杂的心情到了此刻却反而坦然了。 “一,你自己退休吧,我可以对外宣称是你身体的缘故,我给你留一些尊严,但你从此以后再也不过问康家的事情,并且,离开康家。” 康统已经预料到了康之中开出的条件不会是什么好条件。 可康统没想到康之中竟然如此的狠。 居然要把自己赶出康家。 “第二呢?”康统沉声问道。 “第二,你帮着杨凡对付我们,但这样做的下场,我保证你不得好死。”康之中冷冷的说道。 他的声音不带有一丝的温度,他的眼神是那般的犀利。 “我还有的选吗?”康统面色阴沉的说道。 “你觉得呢?” “那我儿子呢?他的修为那么厉害,他可以留下来吧。” “不行,我不否认康龙那孩子确实不错,但,康统,你已经让我不敢相信你了,若是康乐跟你一样有什么异心怎么办?” 康统的身材莫名其妙的颤抖了起来。 他是被气着了。 彻底的气着了。 “所以,你们全家都得离开。” 坦白的说,康之中也是有异心的。 之所以连康龙都不挽留,那是因为康龙实在是太过于优秀了,若是让继续留下来的话,那十年之后,这康家的掌舵人一职是不是自己儿子的还俩说。 所以,他必须得走。 只有他走了,自己才安心。 “好好好,好的很呢。”康统仰天叹道。 说着,两行热泪就流了下来。 这个为康家服务了二十年的老头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悲凉了。 他本以为自己会在康家安度晚年,可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一个结局。 康统不服气,但,更多的是心寒。 “现在,告诉我,你选择第几条路。” “我还有的选吗?康之中希望康家在你的带领下,不会落在他人的手中,也希望你能够对的起康家的列祖列宗。” 说着,康统起身,缓慢的走出了康之中的办公室。 雪下的更大了。 蜀城本不是北方,寻常很少在冬季可以看到雪,可今年的雪却下的如此的凶残。 缓缓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康统的心中不断的挣扎着,他不知道该怎么跟自己的妻儿老小说这事儿。 他的内心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回望自己走过的这六十年的路,康统发觉,自己放佛什么都没有做过。 人生就好像是一张白纸。 他想起了自己年少时,那个时候,自己曾意气奋发想要做出一番伟大的事业,他想起自己被上一任掌舵人钦点为大管家时的欣喜,也想起了这些年为了康家里里外外忙碌的情形。 而如今,这一切都成为过去了。 一股悲凉从心底涌现了出来。 很难过,难过的让康统竟然有些克制不住。 他也是经历过无数大风大浪之人,可这一刻他是真的克制不住了。 热泪就像决堤的洪水,不断的涌现了出来。 心中更是压抑的无法自拔。 他感觉呼吸有些困难,康统大口呼吸,但,却没什么效果。 呼吸越发的艰难。 康统觉得自己的双腿就好像是灌了铅似得,重达千斤,他竟然有些走不动了。 康统坐在了路边的长椅上。 路灯映照下,他的脸色一场的惨白。 他大口喘气,可是无济于事。 心不知道什么时候疼了起来。 康统捂住了胸口。 他隐约记得自己似乎有心脏病。 他想起了赵小乔的那张动人的容颜来。 他笑了。 笑着笑着,笑容凝固了。 康统的身子缓缓的倒在了地上。 跟白狼通完了电话的杨凡正要开始修炼,却又接到了苏白墨的电话。 于是乎,俩人在电话中又腻歪了半天。 等到挂了电话之后,杨凡要修炼的时候,偌大的康家突然灯火通明,而且,人声鼎沸,似乎出事儿了。 叶雪禅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杨凡的房间。 “外面怎么这么乱啊?”杨凡问道。 “刚刚得到消息,康统死了。”叶雪禅沉声说道。 杨凡猛地一惊。 “什么情况?”他迅速问道。 “不知道,据说是从康之中的办公室出来之后没多久,就死了,不过,死的时候,脸上是挂着笑容的。”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走,我们去看看。” “我劝你还是别去了,康家现在上上下下对你恨之入骨,你若是去了的话,势必会将他们的悲痛变成愤怒,然后这些愤怒会发泄在你的身上,你或许并不惧怕,但,杨凡我得保护你的安全。”叶雪禅很是认真说道。 这话倒也有一定的道理。 “行,那我们就不去了。” “你跟苏白墨通完电话了?”叶雪禅突然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跟墨墨打电话了?”杨凡笑问道。 “申明一点,我可没有偷听,而是你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另外这墙的隔音一点儿也不好。” 杨凡笑了笑说道:“行,那我下次打电话的时候,一定会小声的。” “我又不是这个意思。” 杨凡笑道:“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怕被你听到之后取笑我。” “我才没那么无聊。”叶雪禅生气说道。 杨凡嘿嘿的笑了起来。 正笑着,突然听到了阵阵的脚步声。 随后,便听的一个愤怒之极的声音说道:“杨凡,你跟老子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