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我不冷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两百九十一章 我不冷

第1291章 不是康龙还能有谁。 发现了父亲死了之后,康龙那叫一个悲痛,但,悲痛过后,康龙觉得自己的父亲一定是被杨凡害死的。 所以,康龙便第一时间来寻仇了。 杨凡听到了他的声音时,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今天晚上是不能安生了,既然都找上门了,那就去会一会吧!” 叶雪禅似乎想说什么,但,杨凡没有给她机会。 出了房间之后,站在二楼的护栏旁,居高临下的看着双眼通红杀气腾腾的康龙,杨凡说道:“这不是康大工作吗?三更半夜的找我做什么?” 康龙也不废话,凌空一跃,便站在了杨凡的跟前,随后拳头便朝着杨凡的脑袋袭来。 此行康龙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弄死杨凡,为父亲报仇。 是的,康龙觉得自己父亲的死跟杨凡有脱不了的干系。 若不是他陷害自己父亲的话,那自己的父亲也不至于死在大雪当中。 这个仇,康龙一定要报。 杨凡见康龙的拳头袭来,也不躲闪,挥拳猛地迎了上去。 彼此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的那一瞬间,杨凡感觉到了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量朝着自己蜂拥而来。 这股力量撞击的杨凡后退了两三步这才站稳。 反观那康龙身子却也只是微微的晃动了几下。 高下似乎立判。 但,杨凡却没有放在心上,而是不解的说道:“康龙,你特码有病啊,三更半夜的发什么神经,想打架可以,但你他么的把话说清楚,不然的话,老子不赔你玩儿。” “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康龙恶狠狠的说道。 说着,便又扑了上来。 怒火已经让康龙彻底的失去了理智。 扑上来的他完全就是一副拼命的架势。 杨凡知道这么下去可不行,便假装恐惧,这种感觉很快由大脑传递给了那枚戒指。 等到康龙的拳头重重的击打在了杨凡脑袋上的那一瞬间,一股奇大无比的力量突然爆发了出来,将康龙的身子狠狠的反弹了出去。 巨大的力道让康龙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便被反弹到了湖中。 落水之后,刺骨的寒气袭来,康龙的身子猛地哆嗦了一下。 杨凡也没好到哪里去。 脑袋上挨了一拳着实不爽,但,好在那枚戒指很快为杨凡疗伤了起来。 等到康龙从水中爬上来的时候,杨凡的脑袋已经无碍。 康龙没有在扑上来,他好像是看怪物似得看着杨凡。 刚才的那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了,诡异的让康龙觉得好像是做梦一般。 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将自己反弹出去的那股奇大无比的力量是从何而来的。 康龙有些懵。 也就没有在冒然扑上来。 杨凡知道自己已经镇住了他。 便趁机说道:“他么的,上来就动手,老子是来拿下康家的,可不是来要你们康家的命的,你他么动手也要先把话给我说清楚。” “你少给我装无辜,我告诉你,我父亲在二十分钟前死了,这笔债必须由你来还。” “滚你大爷,又不是老子害死你父亲的,冤有头债有主,谁害死你父亲你找谁去。” “如果不是你诬陷我父亲的话,他会死?” “别逗了,你以为你父亲是因为我的诬陷而死的?我告诉你,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你好好的调查一下,你父亲临死前都去了什么地方,见了什么人,没准是有些人不想你父亲活着呢?” 这话说的康龙着实一惊。 理智瞬间上线了。 他记得父亲吃罢了饭之后,便接到了康之中的电话,然后过了没多久,便听到了父亲的死讯。 康龙这些年的生活阅历少了一些,这并不表示他是笨蛋。 他开始怀疑自己父亲的真正死亡原因。 杨凡见自己的话凑效了,语气便缓和了几分说道:“我知道你父亲死了,你很难过,老实说,我也不痛快,但,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谁害死的你父亲,你最少去找谁,我还是那句话,我是来拿下康家的,可是不是来要你们的命的,这一点,在之前的吴家,董家身上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印证,康龙,你不是笨蛋,相信你简单的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你也脱不了干系,你记住了,我会来找你的。” 说着,康龙凌空一跃,便消失在了夜色中。 杨凡松了口气,但不是担心康龙会继续跟自己干架,而是觉得自己的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刚才跟康龙的对话中,十句话中至少有一半是真的,比如,杨凡说是来拿下康家的,不是来要康家的命,这是大实话。 杨凡压根就没有想过弄死康家的人。 因为,一旦弄死了康家的人,这势必会引起康家人的愤怒,从而产生对自己不利的因素。 可杨凡没想到,这康统竟然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挂掉。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这下好了,康家人不定会有多么大的怨气。 搞不好,这些人的怨气都要发泄在自己的身上。 这可不行。 杨凡的脑袋迅速的运转了起来。 得把这不利益自己的局面扳回来。 “你没事儿吧。”叶雪禅柔声说道。 杨凡回过神说道:“没事儿,天气愣,你先回房间吧,我得思考一些事情。” “我不冷。”叶雪禅固执说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又说胡话了,我知道你这几天是特殊时期,这个时候,女孩子最讨厌的就是寒冷,所以,乖乖的回房间,我想通了之后,就去找你。” 叶雪禅感动于杨凡的话,却也无奈与杨凡的话。 “好吧,我先回去了。” 她这几天确实正处于特殊时期。 叶雪禅走后,杨凡再次思考了起来。 他的脑袋好像是一台高速运转的超级计算机,将眼前的一切利弊都分析了一遍之后,杨凡有了主意。 他将电话给白狼拨打了过去。 很快,白狼接起了起来。 在电话中杨凡交代了白狼一些事情之后,便挂了电话。 夜色更浓了。 康家彻底的乱了,望着人头涌动的康家,杨凡却是出奇的冷静。 他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落在了拱桥的桥墩下。 在过几个消失,自己就要跟般若在那下面见面了。 是拔剑弩张?还是化干戈为玉帛,杨凡不知道,但他充满了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