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九十五章 很简单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两百九十五章 很简单

第1295章 脚步声越来越近,杨凡越来越着急了。 有种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感觉。 因为,治疗刚刚开始,还没什么进展。 他已经看清楚了来人。 正是康家的掌舵人康之中。 一旦被康之中看出了自己身受重伤的话,这家伙肯定会下令绝杀自己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但,就在这个时候,般若却突然虚弱的说道:“挟持我!” 杨凡以为自己听错了。 般若却继续说道:“挟持我。” 杨凡顿时会意了这妞的意思。 不错,般若可是康家请来的。 康家可以肆无忌惮的对付杨凡,但却不敢对付般若。 因为,她是秦家的人。 对于康家来说,秦家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杨凡迅速的捏住了般若的脖颈,当然做的不过是虚假动作,另外,他给般若治疗的脚步却根本就没有停止。 很快,康之中带人来到了拱桥上。 拱桥之上的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雪白的灯光迅速的将整个世界照的无比明亮。 康之中本想让人直接下去干掉杨凡,可是当他清楚的看到了杨凡的手死死的掐着般若的脖颈的时候,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再也不敢乱动了。 “杨凡,你放手,有什么事情可以坐下来谈。”康之中说道。 杨凡没有理会这家伙,他一心一意的在为般若治疗。 见杨凡不理会自己不说,还极其不屑的看着自己,康之中顿时跳入了湖中。 杨凡见状顿时喝道:“站住,你要在上前一步,老子弄死她,到时候看你怎么跟秦家交代。” 康之中果然不敢动了。 他站在距离杨凡十多米的地方,说道:“有什么事情可以坐下来谈,你挟持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他笑,并非是在嘲讽康之中,而是在为般若喝彩。 这妞可真是绝顶聪明啊。 挟持她的这一招,可真够厉害的。 局势瞬间发生了逆转,现在主动权可是在杨凡的手中。 “算不算本事我不知道,但你特码要敢上前一步,老子立马弄死她,另外,让你的人给我滚出去,越远越好。” 康之中那里敢违抗杨凡的意思。 他大手一挥喝道:“都给我撤退。” 十多个康家的高手迅速闪人,顷刻间便走的一干二净。 “你站在干什么?等着老子请你吃饭?”杨凡故作愤怒的说道。 康之中无奈,他说道:“杨凡,我还是那句话有事儿可以坐下来谈,你要愿意的话,我在岸边等着你。” “好啊,那就等着吧。” 康之中见杨凡松动了,便赶紧撤退。 顷刻间,一伙人便走的一干二净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影突然奔袭而来,速度那叫一个快。 杨凡定睛一瞧,正是般若带来的人。 估计是护主心切。 杨凡说道:“是你的人。” 般若说道:“我来对付。” 兴许是杨凡的治疗起了效果,这妞的气色已经逐渐好转了起来,而且,说话的声音也有了力度。 很快,秦家的那位高手便奔袭到了跟前。 “不想死的话,马上让开我们般若小姐。”对方冷冷的说道。 般若沉声说道:“孝叔,你退后,他不敢把我怎么样的。” 对方却没有退后。 依然站在那里,看着般若跟杨凡。 那双眼睛犀利的可怕。 杨凡见状顿时冷笑着说道:“看样子,你是想让你们的这位准接班人死在你的手中啊。” 这么一顶帽子扣下来,对方顿时面色巨变。 但,很快,他却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一笑,着实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完全搞不懂这牲口是为何而笑。 “小子,你有种就弄死他,到时候明公子会感激你一辈子的。”对方突然暴喝道。 这话一出,般若的面色瞬间巨变。 “你是秦若明的人?”般若怒道。 对方冷哼了一声说道:“不然呢?若不是奉了明公子的命令的话,你以为我会跟这你一个娘们出来?你以为会我像条狗似得,听你的话?” 杨凡虽然还不知道般若口子的秦若明是什么人,但,杨凡知道,这又是一出家族闹剧。 只不过,如此一来的话,那情况就有些微妙了。 因为杨凡根本不可能弄死般若。 “秦孝,你好大的胆子,你就不怕秦家的家法伺候吗?”般若用尽全部的力气喝道。 “家法?等你下辈子投胎到秦家之后,在跟老子谈家法吧,再说了,你要死了,掌权的可就是明公子,到时候你觉得我会受到家法的惩罚吗?” 说着,这家伙便又朝着杨凡走来。 杨凡有些着急了。 一旦这牲口动手的话,那杨凡势必会变得很是被动。 “杨凡,明公子让我告诉你一句话,你若是能弄死般若的话,他会跟你合作并且助你一臂之力。”秦孝说道。 “可我怎么能够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杨凡回应道。 没办法,他在拖延时间。 现在时间对于杨凡来说就是生命。 “很简单,我这里有明公子的一封亲笔信,我来之前,明公子特意交代过,一定要交到你的手中,可惜,一直没有机会,现在好了,机会来了。” 说着,果然从怀中掏出了一封信来,然后在杨凡的眼中晃了晃。 杨凡有些为难了。 不去接信吧,会让对方怀疑,可若是去接信的话,那自己给般若治疗的手肯定就得放开了。 真是左右为难。 “我不信,我不信你说的,万一你给我使诈怎么办?”杨凡灵机一动说道。 “怎么可能?杨先生,我们明公子可是非常欣赏你的,之前这小贱人一直跟你关系不错,我们明公子没办法见你,后来这小贱人背叛了你,我们明公子想见你,但你却消失了三个月,这次他本打算一起来,但这小贱人却说什么不让来,你现在弄死她,我们明公子明天就会赶来,到时候一切就都明了了。” 话说道了这个份上,杨凡似乎已经没有的选择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却突然听的一个冷漠的声音说道:“看样子,这出戏到了我登台的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