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不温不火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三百二十五章 不温不火

第1325章 电话竟然是鸢鸢打来的。 自从得知这妞竟然是沈家的准接班人之后,杨凡的心情那叫一个复杂。 坦白的说,杨凡也曾经试着联系过这妞,可是她的身份让杨凡迟疑了。 没想到,鸢鸢竟然主动给自己打电话了。 杨凡接起了电话。 不管怎么样,曾经,俩人是朋友。 “在京城?”鸢鸢开门见山的问道。 这妞的声音一点儿也不生疏,尽管许久没有联系了,可是听上去却依然是那般的熟悉。 “嗯,在京城。” “敲了,我现在也在京城,要不要见个面啊。” “你有时间?”杨凡问道。 “当然,我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要出任务啊,我也有休息的时间。” “那行,你定吧,什么地方见。” 鸢鸢略微沉默了一会儿,便告诉了杨凡一个地址。 杨凡没听说过,但,这难不倒杨凡,现在的科技如此的发达,随便一个导航便过去了。 约定好了地点之后,杨凡跟苏白墨说了一声,这妞正忙着准备明天发布会的时间,便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叮嘱杨凡注意安全。 杨凡点头,顺便在这妞的额头上亲了一口,随后闪人。 鸢鸢还是老样子。 不过,兴许是经历过了战争的洗礼,这妞的气质看上去还是有些不一样。 别以为现在是和平年代就没什么战争了,那是因为总有一些人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为我们守护着。 鸢鸢现在就是这类人。 “看什么呢?”鸢鸢笑着问道。 杨凡回过神,说道:“感觉现在的你总算是有点战士的样子了,不像我刚开始认识你的时候,不管你怎么掩饰,其实还是有些娇气,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的你眉宇间都有一种与众不同的气势,老实说,这股气势很是迷人。” “那这么说来,你喜欢现在的我?”鸢鸢笑问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每一个阶段的你,我都喜欢,因为,每一个阶段的你,都是最真实的你。” 鸢鸢的表情就好像是看到了外星人。 吃惊中带着几分怀疑。 “我说杨凡,几个月没见,怎么感觉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你确定你还是杨凡吗?” “当然,我当然是杨凡,只是你现在的变化让我觉得特别的惊喜,所以,才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一番话,怎么,你不喜欢?” 既然鸢鸢没有主动说出自己身份的事情,那杨凡肯定不会先说出来。 这样其实也挺好的。 因为,有些事情一旦说破的话,就会特别的尴尬,很显然,杨凡不喜欢这种尴尬。 “喜欢啊,以后多说一说。”鸢鸢笑道。 杨凡笑了笑说道:“刚夸你有些进步了,怎么一转眼就原形毕露了,说吧,这次找我有什么事儿?” “没事儿啊,我本来是给萧锋打了电话,他说他忙的不可开交,我正要放弃的时候,? b68 ??说你在京城,好嘛,我就赶紧给你打了电话,也没什么事儿,就是好久没见了,找你出来叙叙旧,顺便看看你忘记了我没有。” “调皮,我怎么可能忘记你呢。”杨凡笑道。 “杨凡,你这变化也太大了,不行不行,要是被你在这么撩下去的话,我的小心脏可就要爆炸了。” “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杨凡笑道。 鸢鸢笑道:“对于我而言,这已经是极限了。” “好吧,我在问一遍,找我有事儿?” “没事儿啊,好不容易休假,我在京城也没什么朋友,就只好找你了。” “那你算找对人了,说吧,想玩儿什么。” “没什么想玩儿的,就这样坐着跟你说说话就听挺好的,因为下次见面,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鸢鸢有些不快的嘟着嘴巴说道。 这一刻的她那里是特种兵啊,分明就是一个小女生。 但其实这话让杨凡突然有些伤感。 因为杨凡再次想到了这妞的身份。 这妞是沈家的准接班人,以杨凡现在跟沈家的关系来说,就算鸢鸢是一个极其大度的女孩子,可是杨凡弄死了那么多沈家的人,作为准接班人,鸢鸢不可能继续保持沉默,更加的不可能跟杨凡做朋友,并非鸢鸢想如此,而是她就没什么选择的权利,也就说是,俩人在杨凡知道了她身份的那一刻起,就已经站在了对立面。 所以杨凡有些伤感。 他伤感的是,老天爷怎么尽给自己安排一些蛋疼的戏码。 真希望这妞就是最简单的鸢鸢,而不是沈家的准接班人。 可这不过是杨凡一厢情愿的想法,很多事情早就准定了。 “这话说的,好像你要消失了似得,你放心吧,这个世界虽然不小,可是只要你想见我,我想见你,那我们总会在见面的,何必如此的郁闷啊!” 这话似乎给了鸢鸢莫大的鼓舞,这妞欢呼道:“也对,好了,不说这些了,你最近怎么样?” “还行啊,一直不温不火的活着。” “你还不温不火啊,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消失了三个月,然后一出现,就拿下了唐家。” 杨凡的心中猛地咯噔了一下。 他原本就在极力的回避这些,尽量不想让俩人聊天的内容涉及到古武界,因为,一旦涉及到了古武界,那就必然会牵扯到沈家。 可不曾想,鸢鸢还是将这个话题引到了这上面。 杨凡只能苦笑了几声说道:“你倒是清楚很啊。” 杨凡不敢问这妞是怎么知道的,或者说,杨凡不敢问 b68 出这妞是怎么知道的这个问题。 因为,他害怕鸢鸢将自己的身份说了出来。 那样的话,俩人恐怕就真的没机会做朋友了。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鸢鸢傲娇的说道:“我虽然在部队,而且也时常会出去执行任务,但是,对于你嘛,我还是很关注的。” “你这么说的话,那我是不是应该感动的以身相许啊!” 鸢鸢哈哈大笑了起来。 却是听她笑着说道:“我倒是非常愿意,可关键是苏白墨不愿意啊。” “没事儿,你不说,我不说,没人知道。” “拉倒吧,从小的时候,我爷爷就告诉我一句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可不想被人恨,尤其是被一个女人。”鸢鸢笑了笑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