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怎么可能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怎么可能

第1350章 “办你个头啊,我先走了,你早点休息吧!” 般若听了这话,顿时叉着腰说道:“来了老娘这儿你还想走?做梦了吧!” 杨凡被逗笑了。 笑着说道:“其实来你这儿就是因为修炼的实在是太无聊了,所以过来找你说说话,算是打发一下时间,你要是愿意的话,去给我泡壶茶,咱俩好好的聊一聊。” “想的美。” “般若你正经点,我可是个正经人。” “拉到吧,过去跟你相处的时间里,你也没少沾老娘的便宜。” “少来,基本上都是你在占我的便宜。” “去死。” 杨凡笑了笑说道:“好了,去给我泡壶茶,我好好的跟你述说一下这段时间我都经历的事情,保证你会听的十分过瘾。” “我才不想听呢。” 话虽如此,可还是乖乖的去给杨凡泡了茶。 这一宿,俩人什么都没有做。 般若躺在杨凡的身边,听着杨凡的讲述。 时光慢慢的溜走,倒也很是不错。 天色快亮的时候,杨凡起身闪人。 般若不让走。 杨凡亲吻了这妞的额头。 般若这才兴高采烈的放人。 回到了别墅没多久,苏白墨便跟萧媚起床了。 这俩妞最近就像是打了鸡血似得,那叫一个勤奋。 送俩妞上班的路上,苏白墨接到了一个电话。 也不知道是谁打来的,更不知道对方说了点什么,等到苏白墨挂了电话之后,萧媚正要询问是谁的电话,可苏白墨却已经抢先一步说道:“宝宝要回来了!” 一句话刺激的杨凡瞬间一个急刹车。 “我说杨凡,不就是宝宝要回来了嘛,你至于这么激动?” “特么的,我那里是激动,我是害怕啊,一想到那个混世魔王,我就胆战心惊。” 苏白墨笑了笑说道:“我得上班,宝宝的航班是十一点到,刚才的电话是他的监护人打来的,所以,杨凡,到时候你得去机场接她了。” “这倒是不是什么难事儿,我去接就是了。” “嗯,接上之后,直接去别墅吧,就别来公司了。” 杨凡点了点头。 送下了俩人之后,杨凡便马不停蹄的朝着机场奔去。 机场可不近,而且,这个点正是堵车的时候,杨凡可不想迟到,若是迟到的话,宝宝不定会怎么折腾自己。 不过说起来杨凡还真是有点想见到她。 毕竟分开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这么久没有见过她,也不知道她现在长成什么样儿了。 前段时间听萧媚说起宝宝的变化特别大的时候,杨凡还是期待她现在的样子。 奔行了足足一个半小时,机场这才到了。 杨凡把车停好之后,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十多分了。 杨凡赶紧下车,朝着出机口奔去。 出机口已经陆陆续续的有人往出走,但没有看到宝宝。 杨凡也没有着急,慢慢的等着。 可是又等了二十多分钟之后,依然没有看到宝宝,杨凡有些懵了,难不成这妞的飞机晚点了? 来的时候太过于匆忙,也没有询问一下宝宝的航班。 不然的话,也就不至于如此的着急了。 又等了一会儿之后,突然背后有人说道:“你这家伙真是笨的够可以了,接不到人家就不懂的打个电话吗?” 这是一个熟悉的声音。 杨凡的心中一喜。 迅速回头。 但很快杨凡震惊了。 判若两人。 完全是判若两人啊。 更高了,更瘦了,当然也更漂亮了。 明明是十三四岁的小姑娘,可是给人感觉却跟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没啥区别。 倒不是说这妞显老,而是她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杨凡咧嘴笑了。 “你什么时候出来的?”杨凡笑问道。 宝宝却直勾勾的看着杨凡说道:“你真是个猪头!” “喂,熟归熟,但你要老是说大实话的话,小心我生气啊!” 这个拙劣的笑话并没有成功的逗笑宝宝。 反而让她越发生气的看着杨凡。 是的,这妮子生气了。 杨凡有些不解。 自己又没做错什么,她生哪门子的气啊。 杨凡正要询问这妞,可就在这个时候,宝宝却突然幽怨的说道:“久别重逢,难道你不应该给人家一个无比欣喜的拥抱吗?” 杨凡哭笑不得的看着这妮子。 看着她那双无比幽怨的漂亮眼神,终于笑了笑,上前一步,将这妮子拥入了自己的怀中。 宝宝顿时紧紧的抱住了杨凡。 “杨凡,好久不见,我想你了。”抱住了杨凡的宝宝如是说道。 “嗯,我也想你。” 这话一出,宝宝突然猛地一把推开了杨凡。 刚刚还化干戈为玉帛的面孔此刻又变得冷冰冰的。 “又怎么了?我的姑奶奶。” 宝宝不悦说道:“我发现你这家伙现在很是虚伪。” “我那里虚伪了?” “你刚才有没有说,你也想我?” “说了啊。” “好,那我问你,既然想我,那你为什么不去看我。” 杨凡无言以对。 本不想回答,可是见宝宝愈发生气的看着自己。 杨凡便说道:“其实我也很想去看你,但是晕机啊,怕坐飞机,而且,一旦坐飞机超过十个小时,我就感觉浑身特别的难受,有种窒息的感觉,所以,我才没有去看你!” 宝宝突然笑靥如花的说道:“这样啊,看样子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杨凡更加崩溃了。 这么蹩脚的理由她竟然相信了。 到底是杨凡傻,还是宝宝白痴啊。 不过,无所谓了。 只要她不生气就好。 “我都饿死了,杨凡,你带我去吃饭吧!” “好。” 很快,上了车,宝宝问道:“杨凡,你现在是什么修为啊?” 杨凡本想如实回答,可是一想到刚才这妞折腾自己的情形,便叹了口气说道:“其实不瞒你说,我现在完全没有修为了。” 宝宝不敢相信的看着杨凡。 “怎么可能,我走的时候,你已经很厉害了,怎么现在突然就没修为了?” “咱俩都分开一年多了,再次期间发生了很多的事情,一两句话也说不清楚,唉,从今往后我再也教不了你任何的功夫了,宝宝对不起!” 说着,杨凡扭过头看了宝宝一眼。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顿时被吓了一跳。 “宝宝,好端端的你哭什么啊?”杨凡那叫一个崩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