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打马虎眼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打马虎眼

叶凡根本没有理会。 那双眼睛阴森无比的盯着周扒皮说道:“老子一而再,再而三的饶过你,可你倒好,一次又一次的跟我犯贱,本来我都觉得过去的事情就过去吧,可没想到,你竟然敢让人去砸我的车,说吧,这事儿怎么办?” 周扒皮很想说点什么,但是脖子给叶凡死死的掐着,别说是说话了,就连呼吸都困难。 他的脸因为缺氧的缘故瞬间涨成了猪肝色。 “五十万,你要同意的话,老子留你一条狗命,你要不同意的话,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说着,叶凡掐着周扒皮脖子的手再次用力。 周扒皮连连点头,他可不想死。 叶凡松手。 周扒皮跟死狗一样瘫软在地上。 大口喘息。 叶凡坐在一旁喝着价格不菲的酒。 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周扒皮。 过了好一会儿,这牲口才缓和了过来。 “叶凡,你这是敲诈!”周扒皮声音虚弱地说道。 话音刚落,叶凡直接一脚猛踹了上去。 那叫一个狠。 周扒皮一声惨叫。 叶凡冷笑着说道:“不错,老子就是敲诈,你不是沈家的人吗?有种把沈家的人叫来啊!” 周扒皮沉默了。 他那里是沈家的人,要真是沈家的人,早就带人来寻仇了。 “我来的时候,沈樱说了,替她好好的收拾收拾你,沈樱在落霞市的能量,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叶凡又说道。 这话一出,周扒皮的身子顿时哆嗦了一下。 他可以不惧叶凡,但是却不能不惧怕沈樱。 叶凡说的不错,周扒皮清楚的知道沈樱在落霞市的能量。 也正因为如此,当沈樱解聘了自己之后,周扒皮也不敢跟她去理论。 “我,我没那么多钱!”过了一会儿,周扒皮突然说道。 这牲口服软了。 叶凡却笑的越发阴森地说道:“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往酒吧内送酒的事儿,而且,很多都是假酒,这事儿要让沈樱知道了,我想,她第一个饶不了你。” 周扒皮一惊。 他知道自己再一次小看叶凡这牲口了。 但,周扒皮的心里边不服气。 很不服气。 不过,周扒皮也并不笨,他清楚的知道,就算是在不服气,可此刻也不是跟叶凡硬抗到底的时候。 “好,我给!”周扒皮一副认命的语气说道。 “好啊,怎么给?”叶凡问道。 “我,我现在身上也没那么多钱,你要信得过我的话,明天早上,明天早上我肯定把钱给你!” 话音刚落,叶凡一个大嘴巴子后猛地抽了上去。 周扒皮惨叫了一声。 叶凡冷笑着说道:“想糊弄我,你这点智商还真不够!” 周扒皮倒吸了口冷气。 他突然觉得这个原本不入眼的家伙就像个妖孽似得,竟然可以轻而易举的看穿自己的内心在想什么。 这让周扒皮觉得无比恐惧。 “那,你,你说怎么办。” “打电话,筹钱,我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要是一个小时你筹不到这五十万的话,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 周扒皮浑身哆嗦。 尽管心里边恨得咬牙切齿,可他明白,此刻只能按照叶凡的要求去做,不然的话,自己会死的更难看。 不过,周扒皮清楚的知道,要是在一个小时筹到五十万,这比登天还难,他确实有不少朋友,但,不扯淡的说,那都是些酒肉朋友。 平日里个个牛皮吹的震天响,真要有了急事儿的时候,保证一个都指望不上。 自己的银行卡里边倒是有,但那是自己这么多年辛辛苦苦存下来的,真要给了叶凡,比杀了自己还难受。 见周扒皮无动于衷,叶凡又是一个大嘴巴抽了上去。 周扒皮学乖了,忍着疼痛拿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结果,不出他的所料。 刚一提到借钱,对方不是有事儿,就是直接挂了电话。 一口气打了十多个电话,结果无一例外。 叶凡见状,顿时冷笑着说道:“周扒皮啊周扒皮,你这人脉可真够垃圾的。” 周扒皮真想死。 今天在叶凡面前算是彻底的栽了。 周扒皮的这几个电话让叶凡明白了,今天看样子是拿不到钱了。 想了想,叶凡的目光落在了包厢内的笔跟纸上。 当下有了注意。 将纸跟笔放在了周扒皮的面前说道:“周扒皮,今儿我也不为难你,写欠条吧,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要是三天之内搞不到五十万的话,老子废了你!” 说到最后的时候,叶凡杀气腾腾,尤其是的那双眼睛着实骇人。 周扒皮浑身一个哆嗦。 那里还敢扯犊子,赶紧拿起笔跟纸开始写了起来。 几分钟之后,这牲口写完了,将借条递到了叶凡的面前。 却是见上面写道:今借到叶凡华夏币伍拾万元整,答应其三日内原数归还,如若违约,加倍偿还。 落款是周扒皮的名字。 将借条收入了口袋之内,叶凡笑眯眯地说道:“周扒皮,你常写这玩意儿了吧,真够熟练的啊,既然写了借条,那就乖乖的去筹钱,三天之后,我要见不到钱的话,你知道我会怎么做!” 说着,将手放在了周扒皮的肩膀上,猛地用力一捏,咔嚓一声,骨头断裂。 周扒皮惨叫不已。 叶凡起身出了包厢。 与周扒皮同行的吧六七个家伙就站在包厢的门口,见叶凡出来了,其中有个家伙顿时不屑地扫了叶凡一眼。 叶凡懒得与他计较,扭头朝着外面走去。 出了帝王酒吧之后,叶凡的心情大好。 虽然车被周扒皮砸了,但是却跟他要来了五十万,有了这五十万,买辆新车都够了。 叶凡的心情怎么能不好。 要知道这种发财的机会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回到了酒吧之后,差不多已经到了快要下班的时候。 沈樱坐在车上正要给叶凡打电话,见叶凡下车了,这妞也下了车。 “你去哪儿了?”沈樱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出去了一趟,处理了点私事儿,沈总,你要走了?” 沈樱白了叶凡一眼幽怨地说道:“又叫我沈总。” 叶凡嘿嘿地笑了笑说道:“这不是有旁人嘛,要低调,要低调,万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你我的关系。” 沈樱妩媚一笑问道:“你我什么关系啊?” 叶凡笑道:“你猜!” 沈樱给了叶凡一拳,心情大好地说道:“好了,不贫了,走吧,喝酒去!” “还没下班了啊!”叶凡挠头说道。 “少废话!” “好吧,既然是这样的话,那我就满足你的这个邪恶的要求!” 沈樱咯咯地笑了起来。 俩人上了车,沈樱迅速驾车朝着这妞的家奔去。 “叶凡,你小子也真够奇怪的,我见你身手不俗,怕是练过功夫吧!” 叶凡笑眯眯地说道:“那里练过,倒是做过几年苦力,想必,这一身蛮劲儿就是那个时候练就的。” 见叶凡又跟自己打马虎眼,沈樱淡然一笑,不在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