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肝肠寸断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肝肠寸断

第1386章 一具洁白的躯体顿时出现在空气中。 圣洁的让人滋生不出一丝的邪念。 将事先准备好的洁白浴袍披在了身上,每一寸肌肤都被包裹的严严实实,唐雨诗甚至不放心的还检查了一遍。 确定每一寸肌肤都被包裹住了之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推开了浴室的门。 偌大的房间内空无一人。 唐雨诗有些意外。 这妞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依旧是空无一人。 悬着的那颗心突然落了地。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失落。 唐雨诗是个敏感的女孩子。 她本以为叶凡今天晚上就会要了自己,自己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可不曾想,叶凡竟然把自己一个人留在了房间。 这样的结果唐雨诗固然欣喜,可是欣喜过后,这妞就开始猜忌,猜忌叶凡为什么不要自己,他是不是要改变注意了。 她甚至想到,如果叶凡不包养自己了,那自己改怎么办。 患得患失间,唐雨诗累了,躺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俩天一直过的不安生不说,再加上今天晚上被吓了那么一跳,别说唐雨诗这样的弱女子,就算是一个大老爷们都扛不住。 对于唐雨诗来说,这注定不是一个平静的夜晚。 尽管睡着了,可是却睡的是那般的不踏实。 她做梦了。 一个梦接着一个梦。 但梦中最后的画面定格在叶凡的那张坏笑的面孔上时,唐雨诗猛地惊醒了。 天色已经大亮。 刺眼的阳光让这妞有些睁不开眼睛。 墙上挂着的钟表告诉她已经是上午十一点整。 床很软,唐雨诗慵懒的翻了一个身之后,猛地惊醒。 这不是自己的宿舍。 她忽地了坐了起来。 面色慌张的看着自己的衣服。 还好,昨天晚上是什么样子,现在就是什么样子。 这妞松了口气。 但,很快,她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 因为,她听到了楼道中传来了一阵皮鞋的脚步声。 是叶凡。 唐雨诗敢肯定一定是他。 这妞的呼吸瞬间不畅快了。 她几乎是屏气凝神的听着外面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到最后,终于停在了自己的房间门口。 唐雨诗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几乎要跳出胸膛了。 就在这个时候,沉闷的敲门声突然响起。 唐雨诗失声尖叫了一下。 门开了。 叶凡那张对于唐雨诗来说,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出现在了眼前。 带着几分坏笑。 唐雨诗总觉得这样的笑意很是熟悉,她低下头的瞬间,突然想起,自己做梦的时候曾经梦到过这张脸。 与现在简直一模一样。 “你,你想干什么?”唐雨诗慌乱的看着叶凡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来看看你醒来了没有,遗憾的是,你醒了,不然的话,我可以趁着你睡觉的时候干点什么!” 唐雨诗听了这话双手一把挡在了自己的胸前。 叶凡被这个举动逗笑了,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唐雨诗尴尬不已。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对方包养。 随后,面红耳赤地将手拿了开。 不过,那双漂亮的眼睛却依旧带着几分惊慌之色。 叶凡见状道了句:“五分钟的洗漱换衣服时间,我在楼下等你!” 说着,将门给这妞关上。 听到了离去的脚步声之后,唐雨诗重重地松了口气。 “你,你要带我去哪儿?”坐在车上,唐雨诗局促不安地问道。 “到了你就知道了。”叶凡淡淡地道了句。 唐雨诗见叶凡似乎有些不高兴,便没敢继续说话。 叶凡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刚吸了一口,便看到唐雨诗的眉头皱了起来。 她似乎很不喜欢别人抽烟。 叶凡打开窗户将烟扔了出去。 可惜的是,唐雨诗没有注意到。 这妞此刻满脑子都在想着以后要跟叶凡怎么相处。 老实说,唐雨诗真不知道该怎么跟叶凡相处,毕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可,没经验也得相处,总这么尴尬着也不个事儿。 “你今年多大?”叶凡突然问道。 唐雨诗赶紧将自己纷乱的思绪抛之脑后回应道:“二十三!” “几月的生日?” “六月初六!” “以后,你就住别墅吧。”叶凡霸道地说道。 唐雨诗很想告诉叶凡自己没有交通工具,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别墅,可是见叶凡的语气实在霸道,便只好哦了一声。 “别墅叫紫玉,打车去就是了,车钱,我每个月会额外给你。” “不,不用了。”唐雨诗赶紧说道。 她虽然被叶凡包养了,但是,并不想多占叶凡的便宜。 这是这妞做人做事儿的原则。 “就这么定了!” 叶凡的话很是坚决,不给这妞一丝反驳的机会。 唐雨诗无奈。 很快,车子进了一个档次并不高的小区,停下了车之后,叶凡带着唐雨诗熟门熟路地朝着楼上走去。 进了房门。 叶凡便说道:“房子不是很大,一百个平米,两室两厅,南北通透,你父亲与弟弟住着应该不会憋屈,另外,这周边的配套很是齐全,离你上班的地方也不远,有什么事情,你也可以第一时间赶回来!” 唐雨诗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的内心被一种叫做感动的东西包围了。 漂亮的眼睛中溢出了泪花儿。 叶凡故作没有看到。 四下转了转,便道了句:“行了,我先走了,钥匙在茶几上,有什么事儿记得打我电话!” 说着,转身便走。 偌大的房间内只剩下了唐雨诗一个人。 她站在了洒满阳光的客厅内,好像是在做梦。 过了一会儿,唐雨诗突然哭了。 眼泪吧嗒吧嗒地落在了衣服上,地板上,到最后,这妞蹲在地上嘤嘤地哭了起来。 没有人知道此刻的唐雨诗内心当中到底有多么的难过。 因为,这妞知道,眼前的这一切虽然美好,可是却得自己付出最沉重的代价。 刚上了车,叶凡的电话便响了起来。 电话是沈樱打来的。 叶凡赶紧接了起来。 “我说凡爷,昨天晚上等你电话差点等的老娘肝肠寸断啊!”沈樱霸气说道。 叶凡哈哈大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