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怎么证明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三十七章 怎么证明

送走了财神爷之后,杨凡便开始修炼。 给苏白墨一个人治病,已经要耗费很多的精力,再加上给褚正清的治疗,越发的耗费时间,杨凡不修炼不行啊! 其实说起来也真是够郁闷的。 因为,至少有半年的时间了,杨凡的境界没有突破过。 也就是说这半年来杨凡的境界一直停留在武宗,没有一丁点儿的突破。 杨凡也曾请教过自己的师傅,可惜,师傅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让杨凡到现在都不能理解的话----水满则溢。 难道是说,自己武宗的境界还没有修炼到巅峰吗? 杨凡不知道,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得继续修炼,一时一刻都不能松懈。 这个世界其实还是公平的,每一分的付出都是会有回报的。 一直修炼到了深夜时分,杨凡这才收功。 躺在床上没有丝毫睡意的杨凡脑袋中盘算着目前的局势,坦白的说,李天的出现让杨凡清楚的知道,这往后的局势会更加的复杂。 自己得更加小心翼翼的应付。 一夜无语。 第二天给苏白墨治疗完毕之后。 杨凡接到了赵天虎的电话。 “兄弟,查到了,终于查到了。”赵天虎无比激动地说道。 “查到佘宏远的弱点了。” “讲。” “他喜欢赌博,每个月都要去一趟拉斯维加斯,去豪赌一场,不过,我总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为什么不简单?” “我觉得他是去洗钱的。”赵天虎小心翼翼地说道。 毕竟,这事儿非同一般。 “佘宏远现在在哪儿?” “昨天出发去了京城,那边的朋友告诉我,他早上登机去了拉斯维加斯,兄弟,接下来该怎么办?” “好,给我发一张他的照片。” 赵天虎说道:“兄弟,你要他的照片干嘛?” “少废话!”杨凡喝道。 他超级不喜欢旁人问东问西。 赵天虎赶紧说道:“好的,兄弟,我这就给你把照片发过去!” 杨凡挂了电话。 没一会儿,杨凡收到了赵天虎发来的照片。 佘宏远其貌不扬,但,眼神之中却透露着一股阴狠的劲儿,看样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但,对于杨凡来说,无所谓,反正,他蹦达不了多久了。 将照片给白狼发了过去,随后杨凡将电话给白狼打了过去。 “照片收到了吧!” “老大,收到了,这是谁?” “佘宏远,临安市警局一把手之子,今天早上登机去了拉斯维加斯,你让人去调查一下他。” “好的,老大,我这就安排!” 杨凡应了一声挂了电话。 刚挂了电话,正要转身。 萧媚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背后。 一双美目带着吃惊的目光看着杨凡。 “哟,媚儿,你这是给我抛媚眼呢!”杨凡咧嘴笑道。 萧媚问道:“你刚才给谁打电话呢?” “你想知道?” “废话!” “那就亲哥一下,亲哥一下,哥就告诉你,反正你还欠哥九个吻!” “无耻!”萧媚骂道。 杨凡咧嘴一笑说道:“对啊,我就是无耻啊,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我!” 萧媚无语了。 冷哼了一声进了苏白墨的房间。 杨凡盯着这妞的雪臀扫了几眼,笑眯眯地说道:“真够翘的!” 吃罢了饭之后,简单的休息了一会儿,杨凡便送苏白墨去公司。 刚到了公司,苏世雄便给苏白墨的办公室打了一个电话,在电话中,苏世雄让杨凡去他的办公室见他。 杨凡正好闲的没事儿,做起身去了苏世雄的办公室。 茶水已经备好了。 杨凡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悠哉悠哉的喝着茶,看着窗户外面的风景。 敢在苏世雄办公室如此放肆的,恐怕也就杨凡一个人了。 苏世雄的办公室并没有比苏白墨的办公室大多少,但,不知道为什么,却总是让人有种视野更加开阔的感觉。 兴许是因为杨凡知道,自己现在正站在苏氏集团的权利最巅峰,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墨墨遭遇了恶性事件的那天,你在哪儿?”苏白墨问道。 语气不咸不淡,但,不怒自威的感觉让人不敢轻视。 杨凡笑了笑说道:“苏先生不是在怀疑我吧!” 杨凡同苏世雄的关系并不好,前段时间称呼苏世雄为叔,可这几天又变成苏世雄了。 对于这样的称呼,苏世雄也并没有意见。 平心而论,苏世雄还是颇为感激杨凡的,毕竟,他是在为自己的女儿治病,而且,效果还不错。 但让苏世雄不痛快的是,杨凡有的时候管的有些多了。 他只是个大夫,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就行了,其余的事情,显然不需要他来管,但,杨凡也管了,比如说,陈叔这件事情,虽然杨凡帮着苏家揪出了一个内鬼,但,苏世雄却并不痛快。 “那倒没有,只是觉得太巧合了。” “车牌查的如何了?” “伪造的!”苏世雄说道。 “那给白姨打钱的人查的如何了?” 苏世雄的面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杨凡太不会聊天了,苏世雄哪里痛这家伙就戳那里。 “给白姨的钱走的是网络,而且是从境外转入她儿子账户的,查起来自然要费一些时间!” 杨凡点头,笑了笑说道:“也对,不过苏先生,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说!”苏世雄慢慢的喝着茶说道。 “你对我似乎充满了怀疑!” 苏世雄面不改色,放下了茶杯,说道:“很多事情实在是太过于巧合!” “我知道,但,你不相信我,这让我怎么安心为苏白墨治疗!” “这件事情我不会干涉。” “但,一想到你怀疑我,我的心里边就不舒服!” “那就证明给我看,你真的只是在为墨墨治病,而不是有其他的打算。” 杨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苏先生,说句在你看来是大逆不道的话,整个苏家,我只对墨墨感兴趣,其他的,一点儿都不感兴趣!” “怎么证明?” “我无需证明,相信我的人,不需要我证明,自然也相信,不相信我的人,就算把铁证放在他的面前,他还是会不想信,就这样吧,我得回去继续跟墨墨谈恋爱去了!” 说着,杨凡起身出了苏世雄的办公室。 目送了杨凡的离去之后,苏世雄的面色瞬间变得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