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要账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 要账

赵大奎的办事儿效率着实不错。 满满一袋子钱,着实刺眼。 叶凡笑眯眯地说道:“老哥,你这办事儿效率我太喜欢了!” 赵大奎笑道:“给老弟你办事儿我可不敢怠慢,老弟,你数数吧!” “不用了,你办事儿我放心!”叶凡笑道:“对了,咱们时候可以出发?” “你要没别的事儿,现在就可以出发!”赵大奎说道。 “好。” 说着,叶凡驾车,俩人朝着宣城奔去。 宣城在落霞市的西边。 距离落霞市三百多公里。 是个资源颇多的城市,尤其是煤炭。 “老弟,我知道你做事儿稳妥的很,但,有件事儿我得先提醒你一下。” “什么事儿?” “对方实力不俗,我这次打算先礼后兵,你看,能不能别上来就动手?” 叶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老哥,放心吧,我有分寸!” “那我就放心了!”赵大奎笑了笑说道。 叶凡给他递了根烟过去。 点燃之后,赵大奎吸了几口突然问道:“对了,老弟,你惹下沈彪了?” 叶凡笑了笑说道:“是他不长眼!” “难怪。”赵大奎说道:“老弟,你得小心了!” “怎么了?”叶凡好奇问道。 “昨天晚上跟几个朋友喝酒的时候,有个朋友在沈彪手下做事儿,说是他们老大也就是沈彪让天子酒吧的一个经理给打了,我就问他是不是叫叶凡,那朋友说是。” “我一听就知道以沈彪的性格这事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就问那朋友,沈彪打算怎么对付你,那朋友说现在还不知道,不过肯定是要收拾你,我让那朋友有消息了第一时间告诉我,他答应了,老弟,我知道你不俗,但,我多嘴的说句不该说的话,沈彪是四爷的得力干将,跟了四爷好多年,深的四爷的器重,你真得小心点了!”赵大奎很是真诚地说道:“而且,他还是沈家的子弟,虽然是旁系的,但也是沈家的子弟,这点,谁也不能否认。” 叶凡笑了笑说道:“行,我会小心点的!” 话虽如此,可叶凡真没把沈彪放在心上。 不是叶凡狂妄,也不是叶凡小看他沈彪,而是沈彪还真没有到了能入叶凡法眼的时候。 不愿在继续这个话题的叶凡笑了笑问道:“老哥,你这要账公司赚钱吗?” 赵大奎咧嘴一笑说道:“也得看机会,要机会好的话,一年下来也能赚个大几百万,要机会不好的话,就喝西北风了。” “那个行业都不好做!”叶凡点头说道。 “是啊,尤其是我们这个行业,更重要的是,特别的危险,不瞒老弟你说,我上次帮一个老板要账的时候,不仅没把钱要回来,还差点让对方干掉!” “后来呢?” “后来这个买卖自然就黄了,人家找了更厉害的人去要了,但愿这一次可以顺利一些。” 叶凡笑了笑问道:“借条带来了吗?” 赵大奎点了点头说道:“带来了!” “好,有了借条就好办事儿了!” 赵大奎有些不大明白叶凡这话是什么意思。 叶凡也没有解释。 奔行了不到四个小时,宣城到了。 落脚点赵大奎事先已经安排好了,是宣城最好的酒店。 俩个房间。 安排的住下了之后,俩人一起吃罢了饭。 休息了一会儿,赵大奎问道:“老弟,咱们什么时候过去?” 叶凡笑了笑说道:“不着急,下午先逛一逛再说!” 赵大奎有些郁闷,明明是来要账的,怎么来了又不着急了,不过,看着叶凡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赵大奎也没敢多说什么。 溜达了一下午,很快便到了晚上。 吃罢了饭之后,林枫道了句:“走,带我去对方住的地方吧!” 赵大奎吃了一惊,忙问道:“老弟,咱们去他住的地方干嘛,你打算上门要?” 林枫笑道:“对啊,我就是打算上门要了!” 赵大奎惊得目瞪口呆,他赶紧说道:“老弟,你这个办法不是不好,是实在行不通啊,你可知道之前几波要账的,都是直接上门去要了,结果,被打的半死不说,对方还放出话来,要是再敢来讨账的话,别怪他心狠手辣!” 听了这话,叶凡笑眯眯地说道:“或许,这一次他突然想通了,就按照我说的做吧!” 赵大奎着实崩溃。 他很想在劝说叶凡一番,可是叶凡已经起身朝着外面走去,赵大奎只好跟了上去。 去的路上,赵大奎不甘心地继续说道:“老弟,我知道你的想法是好的,可是你不了解情况,那刘一霸住的别墅不仅有十多个打手保护着他的安全,而且,还养了好几条藏獒,有几个同行上次要账的时候就差点被咬死。” “对方叫刘一霸?”叶凡饶有兴趣地问道。 “他本来叫什么我也不知道,不过,据说他是宣城一霸,所以,别人都这么叫他,老弟你听说我,咱们好好的商量一下行不行,就算要不到钱,咱也不能吃大亏啊!” 叶凡笑了笑开始闭目养神。 赵大奎着实崩溃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车子在距离对方别墅不到一百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来,把借条给我!” “老弟,你,你听说我,咱能不冒这个险吗?”赵大奎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劝说道。 “借条!”叶凡说道。 声音不大,语气当中却带着几分无法反驳的威严。 赵大奎无奈。 绝望的将借条递给了叶凡。 “在车上等着我!” 说着,叶凡便下了车。 看着叶凡离去的背影,赵大奎突然后悔把叶凡带来了。 刘一霸,真名刘文山。 年少体弱多病,家穷的缘故没少吃苦受罪,机缘巧合投靠了沈家,四十多岁飞黄腾达,刘一霸是宣城的老百姓为他取得名字,从字面上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飞黄腾达之后的刘一霸可着实不少干欺男霸女的事儿,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落得这么一个称呼。 难得没有应酬的刘一霸吃吧了饭之后,便进了书房。 倒不是说他喜欢看书,而是书房内有不少字画古董,这可都是刘一霸用各种手段得来的,他很喜欢这些东西,每天都要把玩上一番。 尤其是大千先生的一副价值上千万的山水画,刘一霸几乎每天都要观赏一番。 今日也不例外。 刻意的洗了手,带上了质地细腻的白手套。 刘一霸缓缓的打开了这幅精品,开始欣赏了起来。 “画儿不错!”不知道看了多久,一个懒洋洋的声音突然在耳畔响起。 刘一霸头也不回地接了句:“那当然,也不看看这是谁......” 话还没有说完,刘一霸突然扭头。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张棱角分明但显得很是邋遢的面孔,那双眼睛很是透亮且带着几分诡异色彩的看着自己。 不是叶凡,还能有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