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最厉害的毒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百三十九章 最厉害的毒

苏世忠听了杨凡的话,很是不屑的冷哼了一声说道:“就凭你?也配给老子忠告?” 杨凡笑道:“也对,对于你这样的搅屎棍,我也确实没什么好的忠告给你,走着瞧吧,一个月之内,我让你苏世忠身败名裂,家破人亡!” 说到了最后的时候杨凡已经是杀气腾腾。 对于这种作死的人来说,杨凡显然不可能再给脸,哪怕他是苏世雄的弟弟。 苏世忠宛若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似得,冷笑着说道:“小杂种,既然你把话挑明了,那咱们就走着瞧,看看是谁更狠,老子要不弄死你,老子不姓苏!” 说着,苏世忠起身离去。 临走的时候,目光却又带着猥琐的迅速在萧媚身上扫过。 萧媚面色一红,迅速地走到了一旁。 苏世忠走了之后,办公室内的气氛瞬间轻松了不少。 宝宝正站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风景。 “在看什么?”杨凡笑了笑问道。 宝宝转身,说道:“师傅,我想长大。” “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长大之后,就可以做很多的事情。” “你想做什么?” “替我姐分担一些事情,她的压力好大啊!”宝宝郁闷地说道。 说着,眼眶便红红的。 这妮子心疼苏白墨了。 杨凡笑了笑说道:“那你从今天开始,要好好的吃饭,好好的锻炼身体!” “我一定会的!”宝宝点头说道。 “对了,你姐去哪儿了?” “去我姑那儿了。” “怎么了?” 宝宝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 “好了,去修炼吧!”杨凡说道。 宝宝应了一声,随即盘膝而坐修炼了起来。 苏白墨回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下班了。 这妞的脸色很不好看。 不用问也知道苏白墨的姑姑又肯定整什么幺蛾子了。 没有同任何人说一句话的苏白墨回到了座位上,闭目沉思。 杨凡看了看萧媚,萧媚看了看杨凡。 随后,萧媚起身走到了苏白墨的跟前说道:“墨墨,你的衣服拿回来了!” 苏白墨淡淡地道了句:“收起了吧,不去了!” “为,为什么?”萧媚着实意外的问道。 “不为什么,工作吧!” 说着,苏白墨便开始低头看资料。 萧媚迟疑了一下,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很快,规定的时间到了。 苏白墨一反常态站了起来,她直接走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出神的看着外面的世界。 过了一会儿,她转身看了看办公室内的一切,淡淡地道了句:“回去吧!” 那情形,仿佛是在同这个办公室在告别。 杨凡瞧出了不对劲,便问道:“墨墨,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苏白墨没有回应。 一行四人上了电梯。 电梯内的气氛着实怪异,沉闷。 杨凡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好在电梯很快便到了底层,直接上了车,回到了别墅之后,苏白墨破天荒的冲着萧媚说道:“媚儿,给我拿瓶红酒。” 看样子,这妞的心情很糟糕。 不然的话,怎么会突然要喝酒,杨凡来别墅也多半个月了,可从未见苏白墨喝过酒。 喝酒对于这妞的病情其实有一定影响,因为是对她的神经系统。 但,她不高兴,所以,杨凡没有阻挡。 不仅没有阻挡,反而,杨凡陪着这妞。 高脚杯半杯红酒被苏白墨一口气喝了下去,酒量惊人。 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苏白墨又是一口气喝了下去。 再给自己倒第三杯的时候,杨凡出手了。 “你给我!”苏白墨冷冷说道。 杨凡根本就没有理会她,反而说道:“别喝了,今天到此为止。” “凭什么?凭什么你们每一个人都想控制别人,你们以为别人是你们的木偶?”苏白墨喝道。 这是她第一次发如此大的脾气,可见,着实被压抑的够狠。 “被别人控制,那是因为你还不够强大,如果强大到让对手颤抖的话,谁还敢把你当成是木偶!”杨凡说道。 苏白墨一怔。 “那你告诉我,我该如何变得更加的强大?”苏白墨问道。 她的眼眶红了。 “你已经很强大了。” “如果我真的强大的话,那为什么她就敢轻易的抢占我的办公室。”苏白墨继续问道。 杨凡一怔。 想起了下班的时候,苏白墨临走时,那留恋的眼神,他瞬间明白了,感情苏白墨的姑姑想占用苏白墨的这间办公室。 杨凡突然想起了一个词----鸠占鹊巢。 这种事情给了任何人都没有办法容忍的。 “你姑姑要占你的办公室?”杨凡反问道。 苏白墨却突然沉默了。 仿佛一切的防备都被杨凡轻易的戳穿了。 她将脑袋扭到了一旁,她的身子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苏白墨哭了。 杨凡震惊了。 苏白墨一直是一个强大的女孩子,强大到有的时候就连杨凡都自叹不如。 可现在的她却哭了。 这说明,她遭受的委屈得有多么的大。 杨凡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他知道,这一刻的苏白墨是伤心的。 苏白墨真的哭了。 眼泪无声的流着,每一滴眼泪顺着绝美的脸蛋缓缓的流了下来,让人心疼。 每一个人都需要发泄,苏白墨也是人,当然也不例外。 但,杨凡没想到她会哭。 “告诉我,他们是怎么欺负你的?”杨凡柔声问道。 看着苏白墨如此伤心欲绝的样子,谁又不疼痛? 更何况是一个早就在打她注意的家伙。 苏白墨没有说话。 杨凡站了起来,做了一件在他看来生平最大胆的一件事情。 深吸了一口气。 杨凡上前几步,看着苏白墨,下一秒,杨凡将她拥入了怀中。 终于,苏白墨放声的哭了起来。 就算她在强大,可终究也是个女人,也有扛不住的时候。 这一刻的苏白墨终于可以肆无忌惮的宣泄一下自己压抑的情绪了。 苏白墨边哭边说道:“我只是想让苏氏集团更好一些,但,为什么他们就是容不下我!” “因为,你的存在触碰到了他们的利益!” “可苏氏集团终究是我的父母建立起来的。” “对啊,一穷二白的时候,没什么好惦记的,但,现在苏氏集团就是一块儿大肥肉,他们已经捏在了手中,马上就送到嘴边了,谁愿意放手?” 苏白墨不再说话,任凭眼泪流着。 让人心疼至极。 杨凡也不在说话,一直安安静静的抱着她。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白墨哭泣的声音逐渐小了下去。 杨凡突然笑了笑说道:“苏白墨,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毒是什么毒吗?” “不知道!” “是情毒。”杨凡轻声说道。 苏白墨一怔。 杨凡放开了苏白墨很是认真地说道:“我中毒了,苏白墨,我想我爱上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