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愚蠢的决定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愚蠢的决定

秦雪瑶摇头。 “活动一下,看看哪儿疼。” 秦雪瑶依言而做。 但,很快,却摇头说道:“我没事儿,那都不疼!” 叶凡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地了。 但,很是无语地说道:“秦雪瑶,你这妞的胆子怎么那么大啊,幸亏你运气好,不然的话,指不定要受多大的伤呢,以后不许这么任性了!” 秦雪瑶使劲点头。 想想刚才的事情就觉得后怕。 以后那里还敢在像今日这般的彪悍。 正说着,那辆被撞翻的悍马车有了动静。 俩个家伙正准备爬出来。 叶凡见状,扑上去就是一顿乱打。 开玩笑,这事儿是真的惹毛叶凡了。 这要是放在以前,叶凡直接毫不犹豫直接弄死对方了。 一番海扁之后,叶凡这才停了下来。 揪着对方一个家伙的头发,厉声喝道:“我问你,沈彪在哪儿?” 对方没有说话。 叶凡直接又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暴打。 打的这牲口惨叫不已实在受不了了,这才听他求饶着说道:“他,他在别墅!” “地址!”叶凡杀气腾腾地喝道。 这家伙赶紧报出了地址。 叶凡将他丢到了一旁。 扭头冲着秦雪瑶道了句:“上车!” 秦雪瑶哦了一声。 随着叶凡上了那辆挡风玻璃被弄掉的悍马。 回去的路上,叶凡开车的速度很慢。 不是不想快,而是因为车前面没有了挡风玻璃,虽然是夏天,天气倒是不冷,但速度太快的话,风吹进眼睛里边总归不舒服。 叶凡倒是无所谓,关键是秦雪瑶受不了。 “大叔,你要去收拾那个叫沈彪的人?”秦雪瑶突然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大叔,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小屁孩儿,你懂什么!” “切,你以为我不知道沈彪是谁啊,再说了,你才是小屁孩呢,不过,大叔,你的功夫倒是不错,说起来,我也有个师傅,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我一些功夫!” 这话一出,叶凡顿时一怔。 他没想到秦雪瑶竟然从小~便练功。 还真没看出来,这个娇滴滴的小妞竟然会功夫。 “你会功夫?”叶凡问道。 不过转念一想,般若是这妞的表姐,那说明她跟秦家也有些关系,会点功夫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秦雪瑶不悦说道:“大叔,你小看人。” 叶凡笑了笑说道:“那你说说看,你都会些什么功夫?” “哼,就不告诉你。”秦雪瑶小脑袋扭到了一旁的同时傲娇地说道。 “得,当我没问。” 说着,叶凡的脑袋盘算着待会儿要怎么收拾沈彪那个垃圾。 沈彪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 这件愚蠢的事情不是对付叶凡。 对付叶凡这件事情他从来都不觉得愚蠢。 沈彪之所以要对方叶凡,一方面是俩人的仇怨,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四爷的一句话让萧虎回来的话。 萧虎,四爷手下的第一悍将,公认的接班人。 沈彪虽然知道萧虎确实比自己厉害,但,他不服气,他知道,不管出于什么理由,自己都必须得干掉叶凡,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向四爷证明自己不是废物。 可派出的那六个实力彪悍的兄弟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这让沈彪觉得自己做了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 这件愚蠢的事情就是自己实在不应该收走那六个手下的手机。 虽然,这个规矩是四爷定的。 其目的自然就是为了防止有人告密。 四爷吃过一次亏。 那一次,他打算收拾一个死对头,派出了三十号人,但,结果有人暗中告密让对方逃走了。 虽然后来四爷也收拾那个告密者,但,那件事情造成了很是恶劣的影响,从那以后,四爷就立下规矩,外出办事儿的人员,一律将手机交上来。 沈彪觉得如果不把那六个兄弟的手机收上来的话,不管事情成败,自己多会知道结果。 而不是像现在一样,跟个瞎子似得,只能干等。 沈彪最讨厌的就是等待。 这让他觉得自己好像是在等待死亡的降临一般。 很是折磨人。 沈彪是一个喜欢早睡早起的人,因为他需要一个健康强壮的身体,而只有早睡早起才能培养一个健康强壮的身体。 但,今天的沈彪却失眠了,不仅失眠,他来回不停的在地板上走来走去。 甚至不时的看了一眼钟表。 已经是深夜两点。 失败了。 任务肯定失败了。 沈彪突然意识到了危险。 事实上,能从一个马仔脱颖而出到现在的掌权者,沈彪并不是靠的能打善斗,跟沈家的背景,更多的智商。 他知道,自己派出去的兄弟极有可能失败了。 失败并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沈彪知道,叶凡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所以,他第一时间想到了逃。 这个念头出现在沈彪脑袋中的时候,就连他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自己可是背靠着四爷的人。 在偌大的落霞市只有自己欺负别人的份儿,从未有过别人来欺负自己。 但,今日为什么自己想到了逃。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沈彪突然意识到。 自己的内心当中对于叶凡其实是有些恐惧的。 这是一种更加糟糕的感觉。 比失眠还要让沈彪觉得蛋疼。 但,他没有耽搁时间。 一分钟都没有耽搁。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便起身朝着房间外面走去。 门被打开的瞬间。 一道黑影突然扑了进来。 沈彪还没有看清楚来人是谁,就被对方一脚狠踹在了肚子上。 这一脚的力度着实不轻。 沈彪的身子猛地飞了出去。 就好像是被高速行驶的汽车狠狠地撞击了一下似得。 他的身子狠狠地撞击在了墙上。 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随后,又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脑袋与坚硬的地板来了一个最亲密的接触。 刹那间,沈彪的脑袋中空白一片。 痛的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大口呼吸。 好像是一只搁浅的鱼似得,嘴巴一张一合。 过了一会儿,沈彪突然好像是活过来了之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挣扎着慢慢的站了起来。 他的眼神当中逐渐有了意识。 也看清楚刚才到底是谁袭击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