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找死的是你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找死的是你

是叶凡。 老实说,当沈彪看到叶凡的时候,他没有吃惊。 因为,派出的那六个兄弟在俩个小时没有结果之后,他便知道,他们失败了。 沈彪那还算不笨的脑袋便猜测到叶凡肯定会来寻仇。 不然的话,沈彪也就不会逃了。 让沈彪唯一没想到的是,叶凡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你是在找死!”沈彪一双眼睛愤恨的看着叶凡,咬牙切齿地说道。 叶凡冷笑着说道:“现在看来,找死的是你!” “你,你想怎么样!”沈彪语气阴沉地说道。 好歹也是跟了四爷十多年的人。 别的不敢说,但,最起码伪装这个技能倒是学的不错。 明明看到了叶凡之后,沈彪的内心当中恐惧的要死,但,却伪装出一副很是不屑的姿态。 可惜的是,自认为伪装的不错的沈彪却被叶凡一眼就看穿了他内心的恐惧。 因为,他的双手在幅度不小的颤抖。 一个人只有在极度恐惧的时候,肢体才会不受控制的颤抖。 叶凡冷笑了起来。 那双眼睛就好像是在看一个将死之人似得,充满了不屑,怜悯,甚至是萧杀。 沈彪感觉到了从叶凡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阴冷的杀气,看着叶凡的那双眼睛就好像是俩个黑洞似得,随时都有可能将自己吞噬。 这一刻的沈彪是真的怕了。 出道十多年了,打打杀杀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他也曾经遇见过不管是手段还是智商俱都不俗的人,可从有一个像今日这般能让他产生恐惧。 终于,沈彪意识到,自己真的惹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但,他不甘心。 不甘心地故作愤怒地喝道:“姓叶的,你他妈要是识相的话,马上给老子滚出去,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可以当做今日的事情没有发生,但,你若不识相的话,那就休怪老子心狠手辣了,再者,你今日若真敢动我,四爷第一个饶不了你!” 叶凡眼神当中的笑意越发浓了。 他听出来了,这沈彪已经是黔驴技穷,抬出四爷来吓唬自己了。 兴许这一招对方一般人很是管用。 毕竟那是四爷,谁敢招惹。 可惜,对叶凡却一丁点儿的用都没有。 别忘了,就在几个小时之前,叶凡已经跟四爷交锋过。 叶凡笑眯眯的看着沈彪说道:“要不,你现在就给你们四爷打个电话,就说我在你家,想要弄死你!” 这话打击的沈彪就要吐血了。 还有比这话更加嚣张的话吗? 还有比这话更加能够震慑人的话吗? 没有,显然没有了。 沈彪明白,自己今天怕是凶多吉少了。 没有人想死。 尤其是对于沈彪这种好不容易爬上来的混混。 事实上,沈彪比任何人多惜命,因为,他今日的一切得来不易,他还没有享受够。 但,现在似乎一切都由不得他了。 因为,主动权是在叶凡的手中。 沈彪的生亦或者死,都完全掌控在叶凡的手中。 看着沈彪的眼神当中终于抑制不住的出现了一抹越来越难以控制的恐惧。 叶凡突然将眼神中的杀气收敛了起来。 整个房间内放佛瞬间被注入了无数最新鲜的氧气似得。 变得不再压抑。 “想活吗?”叶凡笑眯眯地问道。 这话放佛有魔力似得,突然让沈彪好像被蛊惑了一般似得,他下意识地点头说道:“想,想,想!” 说着,沈彪扑通一声跪在了叶凡的面前。 但,很快,沈彪意识到自己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跟叶凡求饶,这要是传出去的话,自己以后还这么在道上混。 而且,还是跪在叶凡的面前。 但,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步,已经完全由不得沈彪了。 叶凡笑的越发的诡异了。 俯下~身子拍打着沈彪的脸,一下又一下。 老实说并不疼,但,沈彪却觉得叶凡这一下又一下的是在自己的心上捅刀子。 打脸。 没有比这更狠的打脸方式了。 “想活?”叶凡笑眯眯地问道。 沈彪点头如捣蒜,好像是一条狗似得。 他似乎真的妥协了。 彻底的被叶凡的彪悍拿下了。 但,只有沈彪知道,自己还是在伪装。 沈彪告诉自己,一定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报仇。 不过,他伪装不伪装叶凡不知道,也不屑的知道,因为,不管他伪装不伪装,叶凡都不打算绕过他。 已经给过这家伙几次教训,可对方却依然三番五次狗改不了吃~屎的黏上来找自己的麻烦,要是叶凡继续放过他的话,那是叶凡的脑子有问题。 好在,叶凡的脑子没有问题。 所以,就在沈彪点头如捣蒜,跟条狗似得的时候,叶凡出手了。 反手迅速地捏住了沈彪的手腕,咔嚓俩声脆响。 沈彪惨叫了起来。 声音尖锐的让人耳鼓膜生疼。 但,这一切都不过是前~戏。 下一秒,叶凡丢掉他那已经彻底断掉的腕骨,猛地抓~住了他的双~腿,咣当两脚踹了上去。 又是咔嚓俩声。 依然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但,这一次,明显比手腕严重了无数倍。 惨叫声越发凄凉,沈彪的脸色瞬间苍白一片,青筋暴起的瞬间浑身已经冒出了刺骨的冷汗。 这俩脚下去,恐怕就算是保住了性命,这往后也得在轮椅上坐着了。 “留你一条狗命,给四爷带句话,别找死!” 这是沈彪今天晚上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下一秒,他便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起落间,叶凡的身子彻底的消失在了夜幕中。 仿佛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但,半个小时之后,四爷别墅内的电话响起。 四爷怒了。 彻底的怒了。 他没想到叶凡竟然敢胆大包天的打断沈彪的双手双~腿。 就算沈彪做的在怎么过分,但,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 这么点面子都不给,四爷不生气才怪呢。 在得知沈彪手脚残废了之后,四爷愤怒的将管家递上来的电话彻底砸的粉碎。 “老柳,给萧虎打电话,让他明天务必赶回来!”四爷面色阴沉地说道。 管家重重点了点头。 他知道,四爷怒了。 四爷的管家姓柳,全名叫柳文山,比四爷小个三四岁,十多年前跟了四爷一直到现在。 这十多年来,他一直兢兢业业的为四爷打理着别墅内的一切,有道上的朋友戏称柳文山是四爷背后的女人。 对此,柳文山也是淡然一笑。 他是一个慈祥的老头。 但,这一刻,柳文山在退下的时候,脸色的杀气骤显,着实骇人。 柳文山第一时间将四爷的命令给远在国外的萧虎传递了过去。 接到了命令的萧虎表示自己会尽快赶回去。 一场腥风血雨似乎马上就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