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归来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归来

这一次叶凡没有叫住她。 等到沈樱消失了之后,叶凡迅速将电话给赵大奎打了过去。 很快,赵大奎接了起来。 “老大,有什么指示?”赵大奎恭敬问道。 “问你个事儿。” “老大,你说!” “知道萧虎吗?” 电话那头的赵大奎一惊,迅速点头说道:“知道,他是四爷手底下最厉害的家伙,武力值变~态,智力更是变~态,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心狠手辣,可以说是做起事儿来完全没有底线,老大,你打听他做什么?” “好了,没事儿了,你先忙,回头有时间找你喝酒!” 说着,便挂了电话。 “看样子终于来了一个值得我出手的对手了!”叶凡笑的很是玩味地说道:“但愿你真的很强!” 。。。。。。。。 下雨了。 蒙蒙细雨让炎热的夏季变得凉爽了起来。 首府壹号别墅的门口。 身着藏青色长袍的柳文山撑着黑色大伞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宛若一颗即将要枯萎的老树,但,眼神当中偶尔闪过的精光却又在告诉世人他的不俗。 柳文山在等人。 黑色的奔驰s600缓缓地驶了过来。 车门打开,一个三十出头的精壮汉子跳了下来。 长相不俗,棱角分明的面孔下是一双深邃的眼神,尽管他很是内敛,但,依然有光芒闪过。 萧虎。 四爷手下第一悍将。 武力值与智商俱都一流,被众人视为四爷的准接班人。 柳文山冷峻的面孔上看到了萧虎的时候终于露出了一抹难得的笑意。 他迅速上前几步,将雨伞遮挡在萧虎的上方,慈祥地笑着说道:“虎子,回来啦!” 萧虎点头说道:“柳叔,我回来了,爷呢?” “四爷在书房等你!” “带我去见他!” 柳文山应了一声。 撑着伞带着萧虎进了别墅。 穿过了成荫的绿树与美轮美奂的亭台楼阁之后,终于到达了别墅的门口。 开了门,萧虎率先进去。 柳文山甩了甩伞上的雨滴,将伞折起来之后,这才随着萧虎一起进了别墅。 “爷,我回来了!”进了书房的之后,萧虎恭恭敬敬地说道。 四爷正在把~玩着一只玉如意,这是前几天刘一霸送来的。 东西是好东西,而且还是个老东西。 四爷很是喜欢。 当初之所以答应刘一霸,完全就是因为这只玉如意。 见萧虎进来了之后,四爷放下了手中的玉如意笑了笑说道:”回来啦!” 萧虎点头。 “历练的怎么样了?” “还行,这血煞雇佣兵军团果然不俗,学到了不少东西。” 四爷点头说道:“看样子送你出去是对的。” “爷,听说彪子出事儿了?”萧虎问道。 四爷的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的怒意。 应了一声说道:“是他自己不自量力。” “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四爷面色阴沉地说道:“被一个叫叶凡的年轻人打成残废了,手脚上的骨头彻底粉碎。” 萧虎的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吃惊之色。 能把人的骨头捏碎,那得多么彪悍的力道。 萧虎是习武之人,他清楚的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多么的不易。 就算自己现在却也只是勉强能做到。 只是让萧虎更加吃惊的是这个名字。 “爷,确定是叫叶凡,而不是杨凡?杨凡可是血煞雇佣兵军团的老大。” “不是他,若真的杨凡的话,别说是萧虎,就连我都得跪,我见过杨凡的照片,这个叫叶凡的,完全不是他,不管是从哪方面来说,都不是他。” “那就行,不是杨凡就行。”萧虎点了点头问道:“对方是什么路子?” 四爷摇头。 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年纪不大,但,身子有股子匪气,我看不透他的路子。” “明白了,爷,这事儿我来处理吧!” 四爷点头说道:“沈彪这个人心高气傲,有勇无谋,注定成不了大事儿,你不同,虎子,我可是把你当成是我的接班人,所以,办事儿的时候谨慎一些,我不希望你出事儿!” 听了这话,萧虎咧嘴一笑说道:“爷,我有分寸,软的不行就来硬的,明的不行就来暗的。” “好!” “那我先去看看彪子吧,毕竟也是同门兄弟,于情于理,我都得去看看他!” 四爷应了一声。 萧虎鞠了一躬起身出了书房。 柳文山就在客厅内等着萧虎。 见萧虎出来了,顿时上前几步,笑道:“虎子,饿不饿?我让下人给你准备了一些饭菜,要不,先吃点?” “柳叔,谢谢,我不饿,你照顾好爷,我去看看彪子!” 柳文山点了点头。 又撑着伞将萧虎送出了别墅。 目送了萧虎的离去之后,柳文山的眼睛变得复杂了起来。 落霞市第一医院。 最顶尖的病房内,昨天还生龙活虎的沈彪此刻好像是一只死狗似得躺在病床~上,脸色蜡黄蜡黄的,着实难看。 从醒来得知自己手脚已经彻底残废之后的沈彪放声大哭了起来。 哭的那叫一个凄惨。 他知道,从今往后,自己的前途算是彻底的毁掉了。 他痛恨那个叫叶凡的家伙。 恨不得生吞了他。 但,恐怕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老实说,沈彪有些后悔了,如果当初听从四爷的话,将萧虎从东北叫回来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会发生,自己也自然不会变成废物。 可这个世界上,唯独不卖的就是后悔药。 在悲痛了几个小时之后,沈彪绝望的接受了这个现实。 不接受也没有办法。 回天无力。 病房的门就在这个时候被推了开。 沈彪以为是医生,看都没有看一眼,心情极度糟糕的他怒喝道:“滚出去,老子不需要你来医治!” 对方没有走。 不仅没有走,反而笑了笑说道:“确定让我滚出去?” 沈彪一惊。 迅速扭头。 是萧虎。 一瞬间,沈彪的眼泪流了出来。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 这纯粹是扯犊子。 沈彪很想像往常一样跟萧虎来一个拥抱,甚至是过几招,但,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 他只能哭。 用哭来发泄自己内心的压抑与痛苦。 萧虎没有言语,点了支烟,慢慢地抽了起来。 很快,沈彪不哭了。 看着萧虎问道:“虎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萧虎淡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