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巴结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巴结

叶凡听出来这个声音。 是何龙的兄弟张大炮的声音。 尽管只是跟他见过一面儿,之所以对这家伙的影响很深,完全是因为他的那个名字。 实在是太个性了。 张大炮,恐怕落霞市再也没有第二个人敢起这个名字了。 张大炮的话音刚落,便听的服务生小心翼翼劝说道:“炮爷,一号包厢实在是有客人,您去二号包厢如何?” “滚一边去!”张大炮怒喝道。 萧虎脸色的肌肉突然抽~动了一下。 打开了包厢的门,出现在了张大炮的面前。 带了俩个女人的张大炮顿时一怔。 刚刚还无比嚣张的嘴脸瞬间变成了一副卑躬屈膝的样子,他甚至配笑着说道:“虎爷,没想到你啊,麻痹,你特码的不早说是虎爷在,老子要早知道是虎爷在的话,还跟你废话个屁啊!” 萧虎听了这话,咧嘴一笑,笑眯眯地看着张大炮。 张大炮瞬间感觉到了一阵凉意。 他赶紧配笑着说道:“虎爷,好久不见了,今儿喝点?小弟我做东,如何。” “改天吧!”萧虎笑了笑说道。 说着,转身便走。 “萧兄弟,慢走啊!叶凡笑眯眯地说道。 萧虎挥了挥手。 没有言语。 但,张大炮看叶凡的眼神却有些不大一样了。 要知道,因为何龙的关系,张大炮将叶凡视为眼中钉。 可让张大炮没想到的是,这叶凡似乎跟萧虎的关系不错。 “张少,现在一号包厢是你的了!”叶凡出了包厢之后,笑眯眯地说道。 刚刚去医院看望过何龙的张大炮,来酒吧自然就是为了找叶凡的麻烦,可现在情况貌似有些不对劲。 所以,听了叶凡的话之后,张大炮顿时笑了笑说道:“兄弟,之前的事情多有得罪,别往心里边去,你要乐意的话,咱俩待会儿喝点?” “不了,我上班的时候不许喝酒!”叶凡笑道。 他当然知道张大炮的态度为什么会转变的如此之快,说到底,还是因为看到萧虎。 叶凡没想到自己竟然办了件狐假虎威的事儿。 “好嘞,你先忙!”张大炮呲牙咧嘴地笑着说道。 这态度那里还有第一次来找叶凡麻烦时的嚣张,此刻的他变得是如此的低眉顺眼。 势力还真是好东西。 起身去沈樱办公室的时候,叶凡的心里边如此的嘀咕道。 沈樱看到叶凡进来了,顿时一脸的怒意。 这妞还没消气。 叶凡当然知道她为什么生气,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己。 所以,看着沈樱的那张尽管生气却依然迷人的脸蛋,叶凡笑了笑说道:“好了,别生气 ,我不是来跟你赔礼道歉了嘛,说罢,我怎么做你才肯消气。” “老娘看到你就一肚子火,你消失了我就消气了!” “得咧,本想跟你汇报一下刚才跟萧虎见面的情况,既然你这么烦我,那我马上就滚蛋!” 沈樱一听说叶凡跟萧虎见过面儿了,那里还有生气的念头,她赶紧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你不生气了?” “生你个大头鬼的气,老娘宰相肚里能撑船,懒得跟你这种小王八蛋生气!” 叶凡这这妞口中的小王八蛋一词逗笑了。 笑了笑说道:“既然不生气了,还不快过来麻利的给大~爷我斟茶倒水?” 说着,跟个大~爷似得坐在了沙发上。 要一般人跟沈樱这么说话的话,这妞早就怒了,但,叶凡不是一般人。 听了他的话,沈樱怒极反笑,白了叶凡一眼道了句:“真是上辈子欠下你这小畜生的了。” 话虽如此,可还是给叶凡泡了杯茶。 不慌不忙的喝了几口之后,沈樱见也还不开口,便二话不说,直接踢了叶凡一脚。 叶凡故作疼痛地怪叫了起来。 “老娘发现我对你这牲口实在是太客气了,当时真不应该收留你!”沈樱气呼呼地说道。 叶凡呲牙咧嘴地笑了起来。 却是听他笑着说道:“其实萧虎也没跟我说啥,就是夸我长的帅,器宇轩昂。” “谁在放屁!”沈樱捏着瑶鼻一脸嫌弃地说道:“怎么这么臭啊!” 叶凡败给这妞了。 正色说道:“他是来宣战的,看样子四爷是把沈彪的帐算在我的头上了,其实我很冤枉啊!” “宣战?什么意思,怎么宣战!”沈樱跟开机关枪似得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就是告诉我,他要对我出手了。” 尽管叶凡说的简单,可沈樱听了这话之后,却沉默了。 或者,准确的说,这妞的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没办法,萧虎实在是太强悍了。 强悍到沈樱不得不担心叶凡安危的地方。 见沈樱的脸色难看,叶凡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也不用太过于担心,毕竟咱也不是吃素的啊!” 沈樱眼神那叫一个幽怨地扫了叶凡一眼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萧虎甚至比四爷都要厉害,四爷毕竟老了,但,萧虎却正值壮年,如果他真要对你下手了,那我不知道,还有谁能保得了你,叶凡,要不我给你放个长假,你避一避萧虎的锋芒吧!” 这妞是真心实意的为了叶凡好。 叶凡笑了笑说道:“小樱,相信我,事情还真没有到了如此严重的地步,我知道萧虎厉害,虽然没有与他交手,但我看的出来他的不俗,另外,我在你眼中就如此的不堪?” 话音刚落,沈樱便骂道:“你可真是头猪,难道就不知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的这个道理?你以为人家会跟你正面交锋?那萧虎的手段黑着呢,真要对你下手的话,我保证,都是一些没有底线的手段,到时候叫你防不胜防!” 叶凡正要说话。 沈樱却继续说道:“我当然希望你能斗的过他,甚至是斗过的四爷,因为那样的话,我这个酒吧也能保得住,但,那只是希望,甚至是幻想,我知道萧虎的厉害,说句不怕打击你的话,你根本就不是萧虎的对手。” “你就这么看轻我?”叶凡有些不悦问道。 沈樱叹了口气,沉默了片刻说道:“我跟你说件从未对任何人说过的事情吧!” “什么事儿?”叶凡好奇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