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委屈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委屈

柳冰在等待着叶凡的到来。 为了能够跟叶凡好好的聊一聊,这妞已经等了一天。 她再也受不了跟叶凡用如此别捏的方式相处下去。 听到了敲门的声音时,柳冰的心里边猛地咯噔了一下。 她知道是叶凡过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应了一声进来。 门被推了开,叶凡不苟言笑地走了进来。 其实抛开这妞的身份与她来别墅的目的之后,叶凡并没有那么讨厌她。 但,遗憾的是,她的身份与她来别墅的目的都抛不开。 所以,在这样前提条件下,叶凡注定不喜欢她。 “说吧,想聊点什么?”叶凡开门见山地问道。 柳冰看着叶凡问道:“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 这个问题刚一问出来,叶凡就想笑。 奶奶个菊~花的。 你说为什么讨厌你? 就冲你来别墅的目的我就讨厌你。 当然,这话叶凡没说出来,因为一旦说出来的话,俩人之间的那层关系就会被捅破,接下来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不可逆转的事情。 再说了,叶凡还不知道这妞来别墅除了监视自己之外,还要做什么。 看着柳冰一副难过的样子,叶凡笑了笑说道:“你错了,其实我一点儿都不讨厌你,不仅不讨厌你,反而很喜欢你!” 柳冰一惊,眼珠子一转,无比委屈地说道:“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你为什么要那样对我!” “我那样对你了。”叶凡不咸不淡地问道。 一句话把柳冰问住了。 柳冰无言以对。 叶凡见状,顿时笑了笑说道:“柳冰,什么样的付出就有什么样的回报,换句话说,你觉得我对你不好,那你对我怎么样,你自己的心里边清楚的很,所以,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走了!” 说着,起身便走。 坦白的说,叶凡真不想跟这妞呆在一起。 别看她长的漂亮,身材也不错。 可,这跟叶凡又有什么关系。 眼看着叶凡要走人,柳冰此番的目的还没达到,她怎么可能让叶凡走。 “你站住!”柳冰气呼呼地说道。 说着,豆大的眼泪就从眼眶中流了出来。 叶凡扫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闪人。 开玩笑,要是在待下去的话,指不定柳冰会拿出什么杀手锏来。 惹不起还躲不起吗? 看着叶凡出了门,柳冰着实郁闷地坐在了床~上。 这样的生活让她觉得压抑,当然,更为重要的是,住进来这么久了,可上面交代给自己的任务却一丁点儿的进展都没有,而且,领导已经找自己谈过话了。 不仅找自己谈了话,而且,还隐晦的暗示自己,不行就换人。 柳冰的个性显然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尽管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可柳冰知道,自己还得继续坚持下去。 时至今日,她是真的后悔来执行这趟任务了。 独自沉默了一会儿,柳冰的粉拳突然紧握,她挥舞着拳头发誓一般地说道:“叶凡,你不让我好过,那对不起,我也不会让你舒服的,你最好别让我抓~住你的把柄,走着瞧!” 说着,这妞原本还流着泪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杀气腾腾的看着房间的门口。 舒舒服服的洗了个澡,叶凡躺在床~上,将自己目前的处境梳理了一番之后,便沉沉睡去。 第二天修炼完毕之后后,已经是中午时分。 阳光很是刺眼。 洗漱完毕下了楼,叶凡闻到了阵阵饭香。 有人在做饭。 难道是柳冰那妞良心发现了? 叶凡加快了步伐。 迅速的到了厨房的门口。 竟然真的是柳冰。 什么情况。 叶凡吃惊的看着正在厨房内忙碌的柳冰,实在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贤惠的小妞就是昨天晚上跟自己又哭又闹的家伙。 很快,柳冰发现了叶凡。 系着一件粉色围裙的这妞扭头看了叶凡一眼,漂亮的脸蛋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叶凡咧嘴一笑,进了厨房。 “出去!”柳冰突然喝道。 叶凡笑道:“怎么,是不是觉得自己做的菜惨不忍睹?放心,我不嫌弃!” 柳冰冷哼一声说道:“做你的白日梦,这顿饭没你的份儿!” 叶凡无语。 看来是自己想多了。 这妞还是那个凶残的家伙。 一丁点儿都没有变。 眼看着柳冰将三菜一汤端在桌上,叶凡的肚子咕咕地叫了起来,还真有点饿了。 可惜的是,这妞只拿了一只碗,一双筷子。 “哦,对了,我刚才下楼的时候,似乎听到你房间内有手机的铃声,会不会是有人给你打电话了?”叶凡突然说道。 柳冰一怔。 她突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似得,迅速地转身朝着楼上跑去。 叶凡见状,顿时笑了。 用最快的速度奔袭到了餐桌前。 狼吐虎咽的开始吃了起来。 叶凡吃饭的速度很快,顷刻间,便将一碗米吃进了肚子里边。 正要盛第二碗的时候,便听到了一声尖叫。 不用问也知道是柳冰发出的声音。 叶凡扭头笑眯眯地看着这妞,正要说话。 但柳冰却已经疯了似得好着叶凡扑了上来。 边跑边怒气冲冲说道:“禽兽,还我的菜来!” 叶凡才没有理会她。 迅速地将盘中的菜拨到了饭碗里,边跑边吃了起来。 柳冰那叫一个不甘心的开始追逐叶凡。 但,可惜的是,任凭这妞费劲九牛二虎之力,始终与叶凡差了七八步的距离。 追了俩圈之后,柳冰气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愤怒的看着叶凡,眼泪顷刻间就流了出来。 叶凡真是败给这妞了。 本想逗一逗她,但,没想到这妞竟然哭了。 真是水龙头啊! 叶凡那里知道,自从上次柳冰得知了叶凡害怕女孩子哭之后,便开始将这作为武器开始对付叶凡。 将碗筷放在了餐桌上之后,叶凡说道:“得,姑奶奶,你也别哭了,不就是吃了你一顿饭嘛,我陪你还不行嘛!” “谁稀罕啊!”柳冰哭着说道。 梨花带雨倒也楚楚动人。 “那你想怎么着?”叶凡问道。 听了这话,柳冰好像是得到了圣旨似得,那叫一个难过地说道:“我想怎么着?你说我想怎么着,我不过是一个租客,而且是付了你租金的租客,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招你还是惹你了,你要是不喜欢我,我可以走,用不着这么欺负人!” 说着,柳冰哭的更加的伤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