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识相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四十一章 识相

总的来说,赵大奎是一个颇为守诚信讲义气的人。 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当他开出如此优渥的条件时,叶凡没有答应。 叶凡就是这样的性格,你若真心实意的跟我交朋友,那我便也报以真心,但,你若是算计我的话,那对不起了,老子玩死你。 另外,叶凡确实很想知道,这赵大奎是不是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但不要赵大奎任何报酬的这个试探显然没什么效果,这让叶凡有些郁闷。 与赵大奎喝茶闲聊到饭点之后,这家伙非要请叶凡吃饭。 叶凡没有拒绝。 说起来,俩人认识这么久了,也就是去跟刘一霸要账的时候,在一起吃过顿饭,其余的时间还从未吃过饭。 赵大奎是个出手大方的人,尤其是对于叶凡。 晚饭的地点选择的自然就是落霞市最好的酒店君悦大酒店。 去的路上,赵大奎预定了包厢。 扬言要跟叶凡好好的喝一顿,最好不醉不归。 叶凡笑而不语。 很快,酒店到了,进了包厢之后,赵大奎还没点菜,便先点了几瓶飞天茅台,看样子这家伙是真打算跟叶凡来个不醉不归了。 点了酒之后,赵大奎又点了七八个菜,俱都不是什么便宜货。 没多久酒菜上齐。 俩人开动。 深一杯浅一杯的喝了起来。 酒过三巡,赵大奎的面色红~润,像极了猴子的屁~股,叶凡取笑了几句,赵大奎一个劲儿的傻笑。 这家伙的度量不错。 “老大,你之前跟我说的黄鹤是怎么回事儿?”赵大奎好奇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没什么,在等等看吧!” “等什么??” “等时机!” 赵大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又扯淡了一番之后,赵大奎突然道了句:“哦,对了老大,何龙出院了,那小子倒也结实,我本以为他要在医院住一段时间呢!” “出院也好,希望上次的事情可以给他个教训!” 话音刚落,赵大奎连连摆手说道:“不可能,狗改不了吃~屎,他们那几个人,从小就被惯坏了,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悔改,我估摸着他以后迟早会坑爹,这帮孙子,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有的时候生在大富大贵之家也未必是什么好事儿啊!” 说这话的时候赵大奎颇为感触。 放佛亲身经历过一般。 叶凡听了这话,很是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确实未必是好事儿,来来来喝酒!” 说着举起了酒杯。 相互碰杯之后,俱都一饮而尽。 一顿饭总算是吃罢,想跟着下楼的时候,赵大奎道了句:“老大,明天我就把那个要账公司解散,全心全意的做这个地产公司!” 叶凡虽然并不排斥要账公司的存在,但,相比起地产公司来,确实显得有些不入流。 不过,叶凡还是认真地劝说道:“你的想法是好的,但,万一地产公司陪的一塌糊涂呢,之后该怎么办?” 赵大奎嘿嘿一笑说道:“老大,这事儿要我一个人做的话,肯定会担心赔的问题,可现在不是有你帮忙嘛,所以,我不担心!” 也不知道赵大奎是真心觉得叶凡与众不同,还是魔怔了,叶凡很是劝说俩句,可心知即便是劝说了,他也未必会听,与其是这样的话,那还浪费口舌做什么。 念及如此,叶凡不在废话。 很快,电梯到了一层。 俩人刚出了电梯。 叶凡就楞了一下。 出现在眼前的不是别人,正是张大炮跟何龙俩人。 那张大炮看到了叶凡的时候也楞了一下,随后笑了笑正要说话。 但,何龙已经炸毛了。 他跟叶凡之间的恩怨虽没有不共戴天却也深的很,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在加上前段时间何龙被人莫名其妙的打了一顿,这笔帐何龙自然就记在了叶凡的头上,此刻终于相遇了,以何龙的性格要是不炸毛那就不是何龙了。 所以,这牲口一言不发,便扑了上来。 但,身子刚动,就被张大炮给拉住了。 “何龙,你傻~逼啊,刚出院,又想进去了?”张大炮怒骂道。 随后,冲着叶凡笑了笑说道:“叶经理,回头一起喝酒,我们先走了!” 说着,不由分说的将何龙拖进了电梯。 眼前的情形让站在一旁的赵大奎很是吃惊。 赵大奎吃惊的是,张大炮对待叶凡的态度。 按说张大炮跟何龙是一伙儿的,按照他的个性来说的话,张大炮是不可能拉住何龙的。 可他偏偏拉住了。 “难不成这家伙突然长智商了?”赵大奎的心里边突然嘀咕了句。 电梯的门很快闭合上了。 何龙那叫一个不爽地说道:“大炮,你刚才为什么要拉着我,你不知道我跟那牲口有仇?好不容易找着一个收拾他的机会。” 张大炮笑了笑说道:“其实我是为了你好,首先,你打不过叶凡那牲口,第二,那牲口现在非同一般。” “艹,不就是一个小酒吧的经理吗?算个屁啊!” “他确实只是个小酒吧的经理,但,假如他跟萧虎的关系不错呢?” 这话一出,何龙顿时怔住了。 “这个事情,我昨天晚上刚刚知道的,当时清楚的看到这牲口跟萧虎有说有笑的从包厢里边走了出来,我就说他怎么那么嚣张,感情是因为跟萧虎的关系不错!” “真的假的?”何龙还是不敢相信。 张大炮瞪了何龙一眼说道:“老子亲眼看到的,这还能有假?以后见了他,能躲就躲,实在躲不开了,应酬俩句,你又掉不了肉!” 何龙郁闷地叹了口气说道:“可我看他实在不爽。” “在等等吧,肯定有机会的!” 何龙听了这话,直接一脚揣在了电梯的墙壁上。 咔嚓一声,这牲口嗷嗷地叫唤了起来。 开玩笑,他的脚毕竟是肉做的,电梯的墙壁可是实打实的铁板。 肉~身怎么能够跟铁板撞击。 张大炮见状,顿时得意地笑着说道;“活该!” 陪着叶凡出了酒店之后,赵大奎很是疑惑地说道:“老大,不对劲啊!” “怎么了?” “张大炮对你的态度很是怪异。” “那你觉得他应该对我是什么态度啊!”叶凡笑问道。 赵大奎想了想说道:“我本以为他会跟何龙一样扑上来的!” 听了这话,叶凡扫了赵大奎一眼笑道:“不是每一个人都跟何龙一样长了个猪脑子的。” 赵大奎哈哈大笑了起来。 闲扯了几句之后,彼此驾车离去。 叶凡朝着酒吧奔去而去。 酒吧已经正是营业。 也就是说,叶凡迟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