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碾压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 碾压

叶凡笑了笑说道:“可能是被陷害了!”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笑的出来,是谁陷害的你,萧虎吗?” “除了他还能有谁!” “你现在在哪儿?” “去警局的路上!” “好,我知道了!” 说着,沈樱便挂了电话。 沈樱不愧是见过世面的人,这事儿要给了一般人恐怕早就被吓的六神无主了,可沈樱没有,不仅没有,反而心思敏捷的开始思考对策。 她当然相信叶凡不会这般没有分寸的把人打死。 半个小时之后,叶凡直接被带到了市警局。 随后便被带入了审讯室。 叶凡清楚的知道,这一切都不过是走走过场罢了。 审讯叶凡的只有一个警察。 四十多岁,很是严肃。 抽着烟的他,吞云吐雾间,叶凡看到了他眼神当中的不屑。 “说说吧,怎么回事儿。” 叶凡没有言语。 因为实在没什么好说的。 即便是叶凡清楚的告诉对方,人不是自己打死的,对方也未必相信,所以,这样的情况下,也自然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更何况,杀人这么重大的事件,对方却只派出了一个人来审核,连个做笔录的都没有从他们的态度上叶凡也可以略知一二了。 “怎么,进了这里边你还以为沉默是金?”对方的声音陡然提高了几分。 叶凡却笑了。 笑眯眯地问道:“萧虎给了你多少钱?” 这话一出,对方一惊。 但,很快,便恼羞成怒地喝道:“注意你的态度,这里是警局,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怎么,恼羞成怒了?你这样的人在警界,可真是警察的耻辱啊!”叶凡很是不客气地说道。 话音刚落,对方啪的一声,狠狠地拍在了桌子上。 忽地站起来,目露凶光的看着叶凡说道:“我看你是真的活腻歪了!” 叶凡笑道:“也许活腻歪的是你!” 对方怒极反笑,面色阴森的看着叶凡,冷笑着说道:“小子,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听了这话,叶凡笑了笑,双手在口袋里边摸索了半天,拿出来一盒烟跟一个打火机,拔了一支烟给自己点燃,抽了俩口,叶凡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什么职务?” 对方哼了一声,不屑说道:“二把手,郝建!” 叶凡笑道:“好名字,得,你我也别浪费时间了,一百万!” 对方一怔,问道:“什么意思。” “一百万,我要一个真相!” 话音刚落,对方冷不丁的大笑了起来。 却是听他笑着说道:“小子,什么是真相,你杀了人,这就是真相!” “两百万。”叶凡笑眯眯地说道。 郝建一惊。 眼神当中出现了一抹的犹豫之色。 叶凡继续说道:“三百万!” 郝建不淡定了。 这不是一个小数目。 从郝建的眼神中叶凡知道,自己猜的不错。 这次对付他的人确实是萧虎。 说白了,就是在试探叶凡的背景。 萧虎迟迟没有出手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还没有查清楚叶凡的背景是什么,多少有些忌惮,这次搞出这事儿的目的就是想试探一下叶凡的背景如何。 如果叶凡的背景不俗的话,那自然能够化解这次危机,到时候萧虎对付他的手段显然就得改变。 但,如果叶凡没有什么背景,连这件事情都处理不了的话,那萧虎连出手都不用在出手,因为叶凡的后半辈子注定会是在监狱中度过。 这是一个一箭双雕的计谋。 但,萧虎没想到的是,叶凡显然不是一个喜欢坐以待毙的家伙。 他开始反击。 郝建的眼神闪烁不定的看着叶凡。 他的脑袋转的飞快。 因为,郝建在衡量这件事情。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不喜欢钱。 但,不是所有的钱都可以随便拿的。 郝建深知这一点。 所以,他在衡量这件事情。 准确的说,他在衡量自己若是收下了这笔钱之后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叶凡见他犹豫了,知道他的内心无比的纠结,便又说道:“郝局长,我只是要一个真相,我想,这并不过分吧!” 郝建听了这话,扫了叶凡一眼说道:“你一个小小的酒吧经理,哪儿来的这么多钱!” 显然,他动心了。 现在唯一不敢相信的是,叶凡真的有三百万。 叶凡笑了笑说道:“我想,你最不应该担心的就是这点,因为我现在人在你的手中,如果我拿不出这笔钱的话,你随随便便的就可以收拾我!” 郝建心中一怔,叶凡说的不错。 所以,郝建笑了。 笑着说道:“你叫叶凡是吧!” 叶凡点头。 随后,叶凡也笑了。 因为,郝建的态度甚至是说话的语气让叶凡明白,他同意了。 “你与萧虎是怎么结怨的!”郝建好奇问道。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看我不爽吧!” “那也不至于如此的陷害你吧!”郝建说道。 看样子,他对于叶凡跟萧虎的矛盾一点儿都不知道。 叶凡故作郁闷地叹了口气说道:“我与他见面的次数加起来超不过三次,每次他去酒吧我都把他当成是个大爷一样的伺候,真不知道哪里得罪他了!” “你确实得罪他了,这事儿你猜的不错,确实是他做的。” 听了这话,叶凡一点儿都不吃惊。 他郁闷地问道:“他给了你什么好处?” 郝建给自己点了支烟,不爽说道:“有个屁的好处,他仗着四爷在落霞市横行霸道,我不过是个二把手,他还真没放在眼中!” “那你就这般的为他卖命?怎么,有把柄在他手中?” 郝建扫了叶凡一眼说道:“这些你就无需知道了,我现在只关心我的钱什么时候到账!” “钱现在在银行躺着,随时都可以到账,到,郝局长,我觉得你真想让这笔见不得光的钱公诸于世?我觉得还是现金安全一些,你说呢?” 郝建听了这话,笑眯眯地说道:“你小子上道,我可以给你一个承诺,不管这事儿将来如此发展,我都会极力的为你争取活命的机会,因为,萧虎给我的命令是,不惜一切代价弄死你。” “我猜到了。”叶凡笑了笑说道:“不过,郝局长,我想有一件事儿你没猜到!” “什么事儿?” 叶凡没有言语,只是缓缓地拿出了手机。 按下了一个键。 很快,里边便传来了郝建的声音。 那是刚才叶凡与郝建聊天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