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伪装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四章 伪装

郝建的面色一变,怒喝道:“你特码找死?敢算计老子!” 说着,怒不可遏的他,猛地朝着叶凡扑了上来。 叶凡没有动。 他只是不紧不慢地说道:“不想丢了乌纱帽甚至是后半辈子在监狱中度过的话,我想你应该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扑上来的郝建怔住了。 一双眼睛恶狠狠的看着叶凡。 那表情恨不得活生生的将叶凡吞进肚子里边。 叶凡在笑。 笑容中充满了阴谋的味道。 将手机收了起来,叶凡说道:“现在,咱俩可以谈谈条件了!” “滚,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谈条件!”郝建怒喝道。 叶凡笑道:“郝局长,我的手指头动一动,这些东西就会出现在网络上,到时候,你应该知道你的后果是什么!” 郝建听了这话,气的浑身瑟瑟发抖。 叶凡没有理会他。 又给自己点了支烟。 审讯室内静的一塌糊涂。 郝建也给自己点了一支烟,他的脑袋转的飞快。 迅速的思考着对策。 开玩笑,身为市局二把手的他显然不是吃这种大亏的人。 但,叶凡的表情无比淡定手中又捏着自己的把柄,这让郝建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支烟抽罢,郝建面色阴沉地问道:“你想怎么样。” 叶凡笑了笑说道:“不,不是我想怎么样,郝局长,应该是我问你,你想怎么样。” “艹,小子,别太狂妄,老子能坐到现在的位置也不是吃素的。” “我知道啊,但,跟我有什么关系。”叶凡不屑说道。 郝建一怔。 过分的气恼让他的浑身发抖。 明明很想扑上来收拾叶凡一顿,可是却又一直隐忍着。 叶凡笑眯眯地说道:“郝局长,你何必这般的恼羞成怒,是不是觉得如果放了我的话,没办法跟萧虎交差?” 这话戳到了郝建的心上。 他最担心的就是这一点。 因为,郝建清楚的知道萧虎的手段,也正是因为清楚的知道这一点,所以,郝建不敢轻易的将叶凡放了。 如果放了叶凡的话,萧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到时候遭殃的必定是自己。 本以为眼前的这家伙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小瘪三,可不曾想,他竟然如此的歹毒,套自己的话然后录音。 没有比这更让郝建觉得蛋疼的事情了。 从业这么多年,一直是自己在算计别人,什么时候被人这般的算计过。 这口气,郝建咽不下去。 可话又说回来了,就算咽不下去又能怎么样。 眼前的这家伙明显不是什么善类。 正僵持着。 郝建的手机突然响起。 拿出手机扫了一眼,电话是自己的上司警局的一把手打来的。 郝局接了起来。 “老郝,咱们局抓了一个姓叶名叫叶凡的人?”电话刚通,便听的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温厚的声音问道。 郝建一怔,连忙说道:“对,确实有这么一回事儿,这家伙在酒吧打死了人,我正在审讯。” “放了他。” 郝建一惊。 “老王,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不过,我可以简单的给你透露一些消息,这个决定是上面的意思!” “上面?”郝建疑惑问道:“可是省里边的意思?” “这你别管了,执行就是了!” 说着,对方已经挂了电话。 郝建久久回不过神。 因为,这个突发的状况让他意识到了不对劲。 按说抓捕叶凡这事儿是秘密进行的,但,一把手是怎么知道,不仅是他,而且,他口中的上面又是怎么知道的。 另外,他口中的上面又是谁? 最让他怀疑的是,一把手竟然不告诉自己所谓的上面到底是谁。 这点很不对劲。 郝建不是一个笨蛋,他从一把手的言语中听出了一丝的不寻常。 这件事情处处透露着诡异。 他觉得自己还是有些低估叶凡了。 没想到这家伙的背景竟然如此的不俗。 眼神复杂的看着叶凡,郝建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你可以走了!” 没有多余的废话,是因为自己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叶凡听了这话,笑了笑说道:“看样子不想让我死的人还是有的!” 说着,便笑眯眯地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郝建没有跟出去。 他很想说俩句不客气的话,可是一想到一把手在电话中那讳忌莫深的态度。 郝建便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郝建将电话给萧虎打了过去。 很快,电话通了。 “老萧啊,兄弟对不起你!”郝建的声音显得无比郁闷地说道。 电话那头的萧虎笑了笑问道:“怎么,治不了那小子?” 郝建不爽地说道:“确实治不了他,也不知道那孙子是哪路神仙,我这边正按部就班的进行着,但,上面却让我放人。” 萧虎来了兴趣,笑问道:“没事儿,不过,上面是指谁?” “老实说,我不知道,很神秘,至少不是省厅的人。” 萧虎一怔,问道:“意思是,有可能比省厅还要厉害的层面?” 郝建应了一声。 他可不想因为这事儿没办妥而让萧虎生气。 因为,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他郝建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 “好,我知道了,这事儿就这样吧,老郝你做的不错,回头我请你喝酒!” 说着,便挂了电话。 郝建重重松了口气。 但,很快,他便想到了叶凡手中的录音。 这东西不除掉的话对自己来说,始终是个祸根。 很快,郝建便开始思考着接下来该怎么跟叶凡斡旋,从而达到让他删除录音的目的。 刚从警局出来。 叶凡便看到了刚刚到了警局门口的沈樱。 这妞的那张狐媚的脸蛋上写满了焦虑与担心。 看到了叶凡的时候,沈樱一怔。 因为,没想到叶凡会出来。 这妞本来还以为就算费好大的劲儿都未必能救得出叶凡来,要知道,叶凡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杀人了”,但,没想到,他竟然这般轻松的就出来了。 “没事儿了?”沈樱吃惊不已地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当然没事儿了,不然的话,我怎么能出的来。” “真的没事儿了?”沈樱不敢相信地问道。 “那要不我再进去蹲俩天?” 沈樱笑了。 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地了。 给了叶凡一拳,笑道:“你小子可真是个奇葩,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点,还真是多亏了人民警察啊,他们还了我一个公道。” 沈樱瞪了叶凡一眼。 这种鬼话谁要相信,谁就是猪头。 幸好沈樱不是 猪头。 叶凡这点沈樱不相信,嘿嘿地笑了笑说道:“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突然就决定要放我,我跟你一样,对这事儿充满了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