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吓着了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 吓着了

叶凡确实好奇。 这事儿知道的人并不多。 也就沈樱知道。 叶凡知道这妞有些手段,可是却也没有逆天到随随便便一个电话就可以把自己捞出来的地步。 既然不是她的话,那又会是谁? 到底是谁救了自己。 叶凡很是怀疑。 要知道,这毕竟不是什么小事儿。 “得,不管是谁救了你,相信很快就会知道的。”沈樱突然说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确实,很快就会知道的,不过,我得跟你说句对不起。” “为什么?” “因为我给你闯祸了,酒吧的声音肯定会受影响。” 沈樱听了这话,笑了笑说道:“影响就影响吧,比起你的安全来,我觉得影响一些也无所谓。” 这是大实话。 与金钱相比起来,沈樱还是希望叶凡能够平安无事。 “想喝酒吗?”沈樱突然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我知道你家里边还有好酒!” 听了这话,沈樱白了叶凡一眼说道:“古人云,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话果然一点儿都不假,还愣着干嘛,上车吧!” 叶凡嘿嘿一笑,上了车。 回去的路上,俩人又买了一些下酒的食物。 酒是好酒。 这妞似乎很喜欢喝红酒,所以,拉菲这种价格着实不菲的红酒在沈樱的家里边有不少。 叶凡一点儿都不客气。 专挑贵的开。 沈樱也没意见。 俩人就这般畅饮了起来。 沈樱的酒量并不大,俩杯下肚之后,整个人的脸蛋便已经是白里透红,妩媚异常。 让人瞧的心神荡漾。 难怪落霞市那么多的达官贵人喜欢这妞,她有这个资本。 “对了小樱,你这几天迟到早退的,都在忙什么啊!” 沈樱妩媚地看了叶凡一眼说道:“要你管啊!” 这话略带撒娇的味道。 叶凡听的心里边又是一荡。 嘿嘿地了笑了笑,继续喝酒。 一瓶酒下肚之后,沈樱似乎喝多了。 眼神迷离的看着叶凡。 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无比撩人。 叶凡有些不大淡定了。 心跳的速度比平日里快了不少。 他不是一个不淡定的人,只是沈樱这妞实在是太过于撩人。 再加上这么些日子没开荤了,也就叶凡能忍得住,要给了别人早就将苏樱扑到了。 “叶凡,你说你这家伙明明那么有才,为什么要屈居在我的小酒吧里边啊!”沈樱笑眯眯地问道。 叶凡笑了笑,脱口而出道:“这怨不得我,谁叫你那么漂亮啊!” 沈樱听了这话,整个人笑的更加的妩媚了。 半个身子依靠在叶凡的身上,这妞吐气如兰地问道:“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叶凡嘿嘿地笑道。 “那,咱俩好吧!” 叶凡酒醒了。 任何人受了这么大的刺激,都会清醒的。 看着沈樱那期待的眼神,以及似笑非笑的表情,叶凡吞了口口水,笑道:“那啥,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沈樱听了这话,顿时鄙夷的看了叶凡一眼说道:“胆小鬼,老娘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瞧把你吓的!” 有这么开玩笑的吗? 简直是要吓死人了。 叶凡故作镇定地笑道:“我当然知道你是在开玩笑,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我才要走!” 沈樱一怔,随后笑问道:“你的意思是,我要不是开玩笑的话,那就答应跟我好?” 听了这话,叶凡忽地站了起来,说道:“我去上厕所!” 随后,迅速地进了厕所。 叶凡清楚的知道沈樱不是开玩笑,而且,让一个女孩子主动说出这样的话,叶凡知道有多难。 但,有些事情不是开口了,就必须要答应。 坦白的说,叶凡喜欢沈樱,不仅是叶凡,试问落霞市那个正常的男人,不喜欢这妞。 可不是喜欢就必须就能在一起。 更何况,叶凡已经有了苏白墨。 这才是关键。 所以,叶凡选择了逃避。 其实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 进了卫生间之后,叶凡的脑袋晕乎乎的,沈樱刚才的话却无比清晰的在他的脑袋中重复出现。 将冷水不断的泼在自己的脸上,过了一会儿,体内的邪气总算是压制了下去,叶凡这才出了卫生间。 沈樱已经不在客厅。 叶凡正要找这妞,就在这个时候,沈樱的声音飘了出来。 “我累了,想睡觉了,你走吧!” 声音冷漠。 看样子是生气了。 叶凡很是无奈。 他也很想痛痛快快的答应这妞,可,一想到苏白墨,叶凡就答应不了她。 终于回到了别墅。 自从上班之后,叶凡很少有在晚上十一点回来的时候。 别墅内灯火通明。 叶凡知道,唐雨诗就在等着自己 。 一想到这妞叶凡的心里边就觉得暖暖的。 将车停好之后,叶凡快步朝着别墅里边走去。 很快,叶凡有些小小的失望了。 因为,唐雨诗不在别墅。 出现在面前的是柳冰。 这妞正在看电视。 “唐雨诗呢,睡了?”叶凡没好脸色地问道。 一看到这妞就来气。 柳冰一反常态没有呛叶凡,不仅没有呛叶凡,反而声音显得有些心虚地说道:“她,她不在!” “废话,我当然知道她不在,我是问你,她去哪儿了,什么时候走的?” “下午!”柳冰说道。 她之所以现在还没睡觉,就是在等着叶凡的归来,然后跟叶凡解释一下下午的事情,可是当这妞看到了叶凡之后,顿时改变了注意。 她不敢跟叶凡坦白了,因为她知道,自己坦白之后的后果是什么。 没有在理会这妞,叶凡将电话给唐雨诗打了过去。 电话在响了好一会儿只会,终于通了。 但,唐雨诗没有说话。 刚刚还跟柳冰生气的叶凡此刻竟然笑的很是温柔地问道:“你去哪儿了?” 唐风雨还是没说话。 “是不是回家了?”叶凡依然柔声问道。 在唐雨诗的面前,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叶凡就是没有脾气。 “嗯。”终于,唐雨诗小声应了一声。 叶凡一下子从这个简单的发音中听出了唐雨诗的郁闷。 “不开心?”叶凡迅速问道。 “没!” “那你为什么回去,而且,也不给我打电话。” 叶凡的声音依然无比温柔。 “没什么,就是想回来了,时间不早了,我要休息了,再见!” 说着,便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