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决定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 决定

第1461章 叶凡正在一层跟吧台的几个服务生聊。 见沈樱等人下来了,便迅速地站了起来。 “沈总,怎么了?”叶凡问道。 沈樱笑了笑道了句:“没什么,李少玩够了,想走!” 听了这话,李天一声不屑冷哼,带头朝着外面走去。 众人目光阴狠的盯着叶凡。 沈樱笑道:“欢迎下次光临!” 董志鹏没有走。 笑眯眯的坐在一层的卡座中抽烟。 沈樱刷卡完毕上前几步,说道:“哟,董少,你这么没走?李少都走了。” 董志鹏笑道:“小樱,我知道你生气了,怪我在包厢内没有跟你说话!” “哪儿敢!”沈樱冷笑着说道。 沈樱是真的生气了。 刚才在包厢里边发生的一切让沈樱的心里边对董志鹏宣判了死刑。 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值得沈樱深交。 “其实,我也是有苦衷的,你可知道这李天为什么会突然回来?他本应该是半年之后回来的!” “人家回来跟我有什么关系吗?”沈樱冷笑着问道。 “当然有关系,不仅跟你有关系,跟我也有天大的关系,实话告诉你,李天这次回来是完婚的,你知道她结婚的对象是谁吗?” “跟我有什么关系!” “沈家的一位千斤。”董志鹏郁闷说道。 沈樱一怔,问道:“真的假的?” 董志鹏点头说道:“当然是真的,之前你也知道我是根本就不鸟李天的,不就是有钱嘛,但是现在不行了,人家的背景一下子就比我高大上了,我也没辙!” 沈樱沉默了。 如果董志鹏说的是真的的话,那这事儿还真有点棘手了。 沈樱之所以刚才在包厢内敢跟李天翻脸,就是因为虽然知道李天家很有钱,但,沈樱打心眼里边不惧怕。 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 如果李天真跟沈家的那位千斤结婚了,那李家的实力可就深不可测了。 到时候,收拾起自己来,简直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想到了这点的时候,沈樱突然觉得头疼。 “得,今天不管怎么说,是我做的不好,改天我请你吃饭算是赔罪,先走了!” 说着,董志鹏便起身闪人。 沈樱没有送他。 叶凡走到了沈樱的跟前,看着这个面色阴沉的小妞,笑了笑问道:“怎么了?” 沈樱四下看了看,随后看着叶凡笑了笑说道:“这个酒吧怕是真的保不住了!” “为什么?”叶凡问道:“李天想怎么着?” “他给了我俩个选择,但,其实是一样的!”沈樱无奈地笑着说道。 “什么选择?” “第一个选择是让你走人,我若不答应的话,他就找酒吧的麻烦,直到酒吧关门为止,第二个选择是我自己选择关门大吉!” 叶凡听了这话,冷笑了几声说道:“落霞市什么时候姓李了,李家什么时候可以只手遮天了!” “一个李家倒也罢了,但,关键是还有沈家背景,李天这次回来是完婚的,娶的新娘是沈家的某位千斤,这样的背景,董志鹏都怵,更何况是我们,我虽然在落霞市经营了三年,认识不少人,可惜,真要到了关键时刻,怕没有一个能帮的上忙。” 说这一番话的实惠,沈樱的眼神当中尽是落寞之色。 看的出来,这妞有些心灰意冷了。 叶凡完全可以理解这妞此刻的感受。 他想了想,说道:“别担心,我会处理好一切的。” 沈樱苦笑了几声说道:“叶凡,我知道你是一个好人,但,现在的情况要远比你想象的复杂的多,一个四爷已经够我们对付了,现在再加上李天,甚至是董志鹏,可以说,我们四面楚歌,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此刻的沈樱是绝望的。 这妞本来还抱有一丝的幻想,因为最初面对的敌人只有四爷。 可现在落霞市的首富李家也加入这场战斗了。 情况真的已经到了无比危险的地步。 不舍的看了看酒吧的四周,沈樱无奈一笑说道:“三年前,从那个地方逃离出来的时候,我曾发誓要凭借自己的本事做出一番事业来,不敢说飞黄腾达,但,最起码也要让那群畜生高看我一眼,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罢了。” 沈樱停顿了一番,冲着叶凡一笑说道:“叶凡,我很难过。” 说着,眼泪肆虐。 下一秒,叶凡把这妞拥入了怀中。 毫无疑问,沈樱是很坚强的女子。 不管是个性还是做事儿,她都是一个坚强的女子。 可现在却哭的跟个丢失了最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似得。 这得有多伤心,才能哭的这般的悲痛。 酒吧内的一些服务生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办。 叶凡这时道了句:“都下班吧!” 谁都知道酒吧可能出事儿了,尽管国人都好奇,但,这个时候明显不是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所以,叶凡的话音刚落,众人便默默的收拾东西开始闪人。 沈樱哭的很是伤心。 许久之后,这才放开了叶凡。 漂亮的眼睛红肿的厉害,叶凡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撑得很辛苦,放心,以后不会了。” 沈樱没有言语。 起身走到了吧台。 拿了俩瓶啤酒丢给了叶凡一瓶,沈樱疯狂的往嘴巴里边灌了起来。 叶凡没有阻止。 “想不想听听我的故事!”沈樱坐在了叶凡旁边问道。 “好啊!”叶凡点头。 说着,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沈樱没有马上就说,她沉默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叶凡并不着急。 一支烟燃尽,沈樱突然开口说道:“我是私生女,母亲是小三。” 叶凡没有吃惊。 因为,现在沈樱的口中即便是说出更加刺激人的消息,叶凡也能接受。 “活到了十四岁我才知道这点,也是十四岁那一年,我失去了母亲,然后被接回了家族,我本以为从今往后日子会过的很舒坦,但是我错了,回到了家族之后,等待我的不是幸福的生活,而是噩梦的开始。” “在我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呵呵,与其说是哥哥,倒不是说是畜生,你几乎能想到的磨难我都在接下来的那几年经历了,虽然同为一个家族的人,可惜,却永远都没有本该有待遇,不过,无所谓,我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卑微,那个时候只求三餐吃饱,不在受苦遭罪,可惜,老天爷没那么善良,在那个家族的那几年,我遭受了这个世界上一切磨难,二十二岁那年,在差点被弓虽女干了之后,我逃离了出来。” 这话将叶凡刺激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