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决裂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决裂

如果可以的话,叶凡很想把唐雨诗拥入怀中,好好的安慰这妞一番。 因为叶凡知道,唐雨诗讨厌董志鹏,而且,董志鹏三番五次的来找她,让这妞的心里边很是恐慌。 可惜,叶凡不敢,不敢唐雨诗拥入怀中,不敢跟她说说自己心里边的话。 叶凡害怕吓到这妞。 不仅是唐雨诗时刻谨记着自己不过是叶凡每个月花费两万块钱包养的,叶凡的内心当中也时刻铭记着,唐雨诗这妞敏感,叶凡生怕自己的一句话不对惹的这妞不开心。 傻瓜俩个字让唐雨诗的内心当中泛起了阵阵涟漪,那种感觉让她觉得温暖,温暖中却又带着几分甜蜜。 同样温柔一笑,唐雨诗正要说话。 叶凡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沈樱。 叶凡迅速接了起来。 “你跟董志鹏怎么了?”沈樱直截了当地问道。 语气倒是平和的很。 叶凡笑了笑说道:“怎么,他给你打电话了?” 沈樱应了一声。 “我跟他没什么。”叶凡说道。 “魂淡,没什么的话,他给我打电话让我开除你?”沈樱气呼呼地说道。 这妞生气的不是叶凡给她惹麻烦了,而是叶凡不跟她坦白。 沈樱讨厌叶凡这样的态度。 共同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此时的沈樱早就将叶凡当作是自己最为信任同时也是关系最好的人。 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沈樱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叶凡。 也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沈樱都会跟叶凡说。 可叶凡呢? 什么事情都瞒着自己。 这让沈樱很是不高兴。 所以,她很生气。 叶凡当然知道沈樱不高兴了。 坦白的说,叶凡不是不想跟沈樱坦白,可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难不成直接告诉这妞为了一个女人? 要那样的话,沈樱指不定会怎么想。 “魂淡,你倒是说话啊!”见叶凡不说话了,沈樱越发生气地说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小樱,你要是觉得为难的话,我可以离职,真的。” “滚蛋,你什么意思,给老娘惹了这么多的麻烦,现在想拍拍屁股走人?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沈樱近乎咆哮着说道。 这妞是彻底的愤怒了。 不然的话,不会如此的失礼。 跟她认识的时间也不算短了,这可是叶凡第一次见沈樱如此的生气。 叶凡清楚的知道,沈樱刚才说的话明显不是真的,这妞是在用这样的方式来挽留叶凡。 当然,叶凡更不可能走。 刚才的话显然就是个玩笑。 “放心吧,我还没祸害够你呢,怎么可能走呢!”叶凡笑了笑说道。 沈樱的心里边突然觉得很是温暖。 说话的语气也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你这禽兽,我不管你跟董志鹏是怎么了,但,你记住了,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别说是董志鹏,就算是跟我关系在亲密的,也甭想让我辞退你,你也更别想有闪人的念头。” “谢谢!”叶凡突然认真说道。 沈樱一怔,随后说道:“谢你个头大鬼啊,行了,你跟董志鹏到底怎么了,我也不过问了,记住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注意安全,实在扛不住了,就告诉我,老娘豁出去也会保你平安的!” 叶凡不能不感动。 这年头像沈樱这么好的女孩子真心没有几个了。 叶凡运气好,遇见了几个。 足够了。 挂了电话之后,见唐雨诗好奇看着自己。 叶凡笑了笑说道:“电话是我老板打的,别多想!” 唐雨诗小脸一红,略显娇嗔地说道:“哪有!” 叶凡瞧得有趣,笑问道:“那你脸红什么?” 不说这话话好,一说这话,唐雨诗的小脸红的更加的厉害了。 着实羞涩地道了句:“不理你了!” 说着,就要走人。 叶凡笑道:“你就不问问我来找你有什么事儿?” 唐雨停下了脚步,蓦然回首,一张清秀绝佳的面孔出现在了叶凡的面前,额头的刘海甩动的时候,叶凡瞧得有些痴了。 “你有什么事儿了?”面对叶凡炽热的目光,唐雨诗羞涩不已地问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没事儿了,你忙吧,晚上给你打电话!” 唐雨诗哦了一声。 正要走人。 突然听的一个不悦的声音说道:“唐雨诗,不上班干什么呢。” 说话的是一个身着白大褂的大夫。 长的倒是不难堪,但那双眼睛却实在阴沉,让人看上一眼便觉得不舒服。 唐雨诗听到了这话的时候,赶紧说道:“对不起顾大夫,我这就做事儿!” 姓顾的扫了叶凡一眼,冷哼了一声,趾高气昂的走了。 “什么人?”叶凡问道。 “内科的一个大夫。”唐雨诗解释道。 “行,你忙吧,我先走了!” 唐雨诗乖巧地应了一声。 出了医院之后,叶凡想起了赵大奎说那老头要请自己喝酒的事儿,便驾车朝着赵大奎的小区奔去。 但,刚走了没多久。 叶凡的手机响起。 电话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打来的。 叶凡接了起来。 “叶小友,晚上可否赏脸吃个便饭?” 说话的是一个无比沧桑的声音。 是四爷。 叶凡有些意外,因为完全没有想到四爷会给自己打电话,更没想到会请自己吃饭。 但,并不慌张。 他笑了笑说道:“好啊,几点,什么地方?” “君悦大酒店,最好的包厢,晚上七点整!” “好,我会准时到的。”叶凡笑咪咪地说道。 电话那头的四爷笑了笑,便挂了电话。 “爷,叶凡这小子最近跟虎少爷走的很近,怕是会对您不利,您为什么还要请他吃饭。” 说话的正是四爷的管家柳文山。 听了这话,四爷笑了笑说道:“一只秋后的蚂蚱能蹦达几天,再说了,请他吃饭的目的便是想从他的口中听到一些萧虎不肯告诉我的实话。” “爷,这小子虽然是秋后的蚂蚱,但,也是个刺头,我怕您会失望!” “不是你还有吗?到时候看我的眼色行事就行了。” 柳文山点了点头说道:“爷,明白了!” 快到赵大奎小区门口的时候,老远地便看到那老者坐在藤椅上塞着太阳,很是惬意的样子。 叶凡将车停在了距离他三米的地方。 下了车,随后将来时买的一向二锅头搬了过去。 还没等叶凡走到这老者的身边,对方便睁开了眼睛。 皱巴巴的脸孔上带着一抹笑意看着叶凡。 “小子,算你有良心!” 叶凡笑了笑说道:“答应你的事情,我当然得做到。” 说着,将酒搬到了老者那偌大的房间里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