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说的漂亮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 说的漂亮

出来之后,给老头递了一支烟,叶凡笑道:“前辈,你这日子过的舒坦啊,喝喝酒,晒晒太阳,一天就过去了!” 老头听了这话,原本笑着的脸蛋顿时变得严肃了起来,瞪了叶凡一眼说道:“舒坦个屁,尽是干是杂七杂八的事儿,要不,咱俩换换?” 叶凡笑道:“行啊,你替我把沈家干掉吧!” 老头怒视了叶凡一眼,说道:“说说吧,跟萧虎上午聊的如何?” “前辈,你这消息可真是灵通啊!”叶凡笑了笑说道。 老头又瞪了叶凡一眼,没有说话。 叶凡笑道:“得,我也不卖关子了,我跟萧虎达成协议了,不过,有个事儿我得跟你说一下,晚上四爷要请我吃饭。” “那你得小心了,小心让对方识破你的身份,因为这很显然就是鸿门宴,你与萧虎最近走的近的事情他显然知道了。” 叶凡点了点头说道:“这点我知道,之所以过来就是跟你道个歉,因为晚上不能跟你喝酒了!” “就这事儿?”老头问道。 叶凡应了一声。 “小子,这算什么事儿,如果你能从四爷哪儿活着回来的话,老不死的请你喝珍藏了四十多年的女儿红。” 叶凡哈哈大笑了起来。 与上一次四爷请叶凡吃法不一样的是,这一次四爷早早便等候在包厢之内。 在四爷的职业生涯中,尤其是成名之后,这还是第一次宴请一个无名小卒。 但,四爷显得很是重视。 因为,这个无名小卒非同一般。 陪在四爷身边的人是柳文山。 青衫布鞋,一副上世纪文人墨客的打扮。 七点整。 叶凡准时抵达。 四爷迅速起身笑道:“叶小友,欢迎你的到来!” 叶凡笑了笑说道:“四爷,让你破费了!” 四爷淡然一笑,连连摆手说道:“那里的话,我这个人你可能不了解,非常喜欢跟年轻人交流,尤其是有点意思的年轻人。” “四爷你的意思是,我是个有点意思的年轻人?”叶凡笑问道。 四爷一笑说道:“你何止是有点意思,简直是太有意思了,放眼整个落霞市,比你有意思的年轻人,可真的不多。” 叶凡大笑了起来。 “坐!”四爷大手一挥说道。 举手投足间,有股上位者的气息,着实威严。 叶凡顺势而坐。 坐在了四爷的对面之后,叶凡的目光却落在了柳文山的身上。 这是一个高手,尽管沉默不语,但,叶凡却感觉的到他的杀气,那是一股宛若利箭一般的杀气,就在叶凡进来的瞬间,便已经将叶凡的全身紧紧的包裹了起来,放佛只要叶凡敢轻举妄动,柳文山便会宛若猛虎一般扑上来。 那股杀气更有可能随时刺破叶凡的心脏。 但,叶凡却笑了。 “林小友今年多大了?”四爷突然问道。 “二十三!”叶凡淡然一笑说道。 说着给自己点燃了一支烟。 旁若无人的抽了起来。 四爷听了这话,惊叹道:“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四爷,您过奖了!” “家里边还有什么人?” “基本上都健在!”叶凡笑了笑说道。 这话明显是在扯淡。 “冒昧的问下,你们家是做什么的?” 叶凡想了想说道:“做点小买卖。” 叶凡继续扯淡。 他清楚的知道这老东西想打探自己的底细。 这话一出,四爷便知道叶凡在跟自己打马虎眼,说的直接点,就是不行跟自己说这些。 四爷笑了笑说道:“既然叶小友你不想说,那我便不问了,哦,对了,你觉得萧虎这个人如何?” 叶凡何等的聪明,四爷的这么一句话瞬间让叶凡明白,自己连日来与萧虎的见面已经让四爷感觉了危险。 四爷肯定询问过萧虎跟自己这俩天见面都聊了什么,但,萧虎必定不会告诉他要造反的事情。 所以,便有了今日的宴席。 想清楚了这点之后,叶凡笑道:“萧虎是一个很得力的助手,四爷,你的福分。” 四爷笑了笑说道:“就怕这福分变成祸根。” 说话间杀气骤现。 不怒自威的气息让叶凡感觉到了一丝的压力。 这四爷是个高手。 “怎么可能,萧虎对四爷你可谓是忠心耿耿。” 那股杀手迅速收敛,四爷笑道:“但愿如此,不说他了,说说你吧,你什么打算?如此好的身手,如此不俗的智商,叶小友,你不应该碌碌无为的过日子!” 这显然是在拉拢叶凡。 叶凡故意叹了口气说道:“碌碌无为又如何,轰轰烈烈又如何,百年之后,不过是黄土一堆,四爷,坦白的说,我只是想过自己觉得舒服的日子!” “那你告诉我,什么叫舒服。” “做点小事儿,喝点小酒,平平淡淡,这便是我心目中的有舒服。” 四爷笑道:“难得,着实难得,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不俗的境界。”四爷笑着说道。 叶凡却又叹了口气说道:“可惜,就算是点儿奢求都有人不愿意给。” 这明显是在说四爷。 四爷老狐狸一只,又怎能听不出来。 但,他却只是淡然一笑,说道:“那想必是你触碰到了一些不该触碰的事情或者是人,沈樱的酒吧本就是一个是非之地,叶小友你既然想舒舒服服的过日子,就不应该在那种地方上班。” “不是常说大隐隐于市吗?我虽然不是大隐,却也愿意在红尘中磨练自己,做什么工作无所谓,关键是得看自己的心态!” “说的漂亮。”四爷称赞道。 不扯淡的说,四爷还真的开始有些欣赏叶凡了。 “叶小友,愿不愿意为我做事儿,我可以给你想要的生活。”四爷抛出了橄榄枝。 叶凡眯着眼睛说道:“做事儿?四爷,您说的太笼统了,具体是做什么呢?杀人?放火?再者,我打残冯彪的事情,四爷你能释怀?” 本以为这话会或多或少的刺激到四爷。 但四爷听了这话之后,却只是淡然一笑说道:“冯彪这个事情已经过去了,你无需放在欣赏,我自然也不会放在心上,我虽然老了,却也喜欢往前看,更何况,你是个人才,比冯彪那废物有用多了。” 叶凡笑了笑说道:“四爷,倘若我跟了你,或者说为你做事儿,将来有比我更加厉害的人出现,那我的下场会不会同冯彪一样,我值得是你对待我的态度。” 四爷一怔。 正要说话,但,柳文山却在这个时候不咸不淡地道了句:“叶凡,如果我是你的话,一定不会用这样的态度跟四爷说话!” “哦?那你说,我改用什么态度。”叶凡同样不咸不淡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