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低调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低调

他迅速打开了一个网页。 迫不及待的看了几眼,李天便傻眼了。 他惊呆了,彻底的惊呆了,完全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网页上清楚的写着落霞市首富之子强抢民女,没人管等等之类的报道。 下面便是一些照片。 当李天清楚的看到了照片中的那个女人的时候,他再次傻眼了。 那竟然是自己个把小时之前才依依不舍离开的女人。 李天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他的脑袋中乱哄哄的,完全不知道这事儿怎么就发生了。 他想破脑袋也没能想出来。 手机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 电话是一个跟自己玩儿的不错的家伙打来的。 也是个富二代。 李天心乱如麻那里有心思接电话。 便随手挂点。 但,很快,又有别的电话打了进来。 是另外一些朋友。 李天明白了,无数的人都知道这事儿了。 他的脸色瞬间彻底的惨白一片。 就连燃烧着的香烟烧到了手上都没有察觉。 感觉到了痛的时候,李天迅速地扔掉了手中的烟头。 他又点燃了一支烟。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又响了起来。 这一次,电话是董志鹏打来的。 李天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兄弟,怎么搞的?”董志鹏问道。 “艹,谁知道是那个贱货拍下了视频又发到了网上,艹,老子之下算是完蛋了。” “沈家是什么反应?”董志鹏问道。 “艹,特码的要退婚!” “什么,退婚?”董志鹏一惊,随后悲恸说道:“兄弟,我同情你,说,需要我做什么??” “还真有件事儿需要你做,你去君悦大酒店的总统套房看看那个还在不在,在的话,给我拿下,好好的问问她,是谁要陷害老子!” 董志鹏故意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其实,老弟不用查也知道。” “怎么,你知道是谁?”李天面色一沉问道。 “除了叶凡那杂碎之外,还能有谁。”董志鹏的语气无比阴森地说道。 倒不是董志鹏料事如神,而是他故意嫁祸给了叶凡。 不过,这也算是歪打正着。 李天听了董志鹏的话,转念一想,觉得很有道理。 “不错,除了那牲口之外,别人还真没这么胆量,麻痹的,算计到老子头上了,我没动他已经算是给了他天大啊的面子,可他jb倒好,等着,老子这就让他生不如死!” 电话那头的董志鹏心中顿时得意的笑了起来。 “叶凡啊叶凡啊,你特码真以为你是个东西?老子都用出手,你特码就得死无葬生之地,跟老子抢女人,你特么活腻歪了!” 心里边虽然是这般想的,可董志鹏嘴巴上却说道:“兄弟,我能做什么,你尽管吩咐。” “好,有需要你的时候,我肯定会开口的。” 董志鹏应了一声,安慰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李天正准备给自己的马仔们打电话,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李天,你爸让你马上下去!” 李天一听这话,瞬间焉儿了。 每一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惧怕几个人,李天也不例外。 他最怕的就是自己的父亲。 收起了手机,李天迅速的起身出了门。 见自己的母亲一脸难受的样子看着自己,李天赶紧说道:“妈,我是被人陷害的,待会儿你要帮我跟我爸好好的求求情啊,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也知道我爸真要发起火儿来,能把我打死!” 李天的母亲听了这话,重重的叹了口气。 她很疼爱自己的儿子。 可现在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她知道自己什么都做不了。 下了楼。 李金城看到李天下了楼,顿时冷哼了一声。 这一声冷很直接让董志鹏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孽畜,现在跟我走!” “爸,去,去哪儿?” “废话,还能去哪儿?去沈家,跪也得把这门亲事给我跪回来!” 李天不想去,他是真不想去,因为他知道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 但,父亲的话,不敢不听。 他无奈地应了一声。 十多分钟之后,一家三口驾车迅速地朝着沈家奔去。 “爸,我这次是被陷害的!”李天小声说道。 “闭嘴,陷害,为什么陷害你?你要做不出这种事情来,人家会陷害你?”李金城怒喝道。 李天不敢吭气了。 他生怕在说下去,父亲又要抽自己了。 但,李金城却并未停歇。 他抽着烟,脸色阴森地说道:“这次沈家的人要是原谅你,倒也罢了,若是不原谅你的话,老子打断你的狗腿!” 李天瞬间有种想跳车的冲动。 他知道自己的命运随着这起yan照门的事情彻底的发生了改变。 重重的叹了口气,李天怔怔的看着车窗外,脑袋中彻底空白一片,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了。 沈家在落霞市的南部。 距离李家不过俩个小时的车程, 所以,很快,沈家便到了。 李金城直接让司机将车开到了沈家的门口。 下了车,李金城直接踹了李天一脚。 李天噗通一声跪在了沈家的门口。 随后,李金城上前去按下了门铃。 很快,便有佣人将门打了开。 但,看到了李金城一家人的时候,那佣人的脸色一变,鄙夷地说道:“抱歉,沈先生说过,你们家的人一概不见,请回吧!” 说着,便要关门。 李金城赶紧陪笑着说道:“求你了,让我们见一见沈先生吧!” 一向叱咤风云的李金城什么时候跟别人这般的低三下四过。 可就算是低三下四,换来的依旧是人家不屑的将门关了上。 怒不可遏的李金城再也忍不住了,转身便是劈头盖脸的抽起了李天。 李天的惨叫声,瞬间传来。 叶凡的心情不错。 同赵大奎打完了电话之后,叶凡给黄鹤打了一个电话。 昨天晚上临别的时候,叶凡特意留了他的电话。 黄鹤接到了叶凡的电话时,很淡定。 尽管他做了一件在叶凡看来非常了不得的事情,但,黄鹤并不是一个喜欢居功自傲的人,蛰伏的这几年他清楚的知道,越低调,活的越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