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一针见血 - 女总裁的特种神医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一针见血

所以,当叶凡夸赞黄鹤的时候,他只是笑了笑说道:“老大,我不过是做了件份内的事情,没什么的!” 这样的态度让叶凡很是喜欢。 “中午有空吗?”叶凡问道。 即便是没空,黄鹤也必定会说有空。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今天中午这场会面,对自己的未来必定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老大,你要不给我打这个电话,我就要给你打电话了,是这样的,我打算中午请你吃个饭,不知道你有时间没?” 听听,这便是说话的魅力。 一顿饭就算吃的在奢侈,也花不了多少钱。 但,黄鹤这样的说话方式让叶凡瞬间觉得这家伙太会来事儿了。 要知道,本来是叶凡问他中午有没有时间的。 叶凡笑了。 笑着说道:“黄鹤,你这家伙太会说话了,那就在君悦吧,我来请,咱们不见不散!” “我一定会准时出席。”黄鹤赶紧说道。 挂了电话之后,叶凡简单的洗漱了一番,便驾车朝着君悦大酒店奔去。 没走多久,便接到了苏樱打来的电话。 叶凡知道苏樱为什么会给自己打这个电话。 但,他还是很快便接了起来。 “李天出事儿了。”苏樱说道。 语气中带着几分难以压制的欢快。 眼圈儿笑了笑说道:“我知道!” “看来我猜的不错,这事儿是你做的!” “是我做的!”叶凡很是坦诚地说道。 这种事情,跟苏樱没什么好隐瞒的。 都说出来,这妞反倒安心,尤其是在知道了她真实身份的情况下。 “干得漂亮!”苏樱兴奋说道。 叶凡笑了笑说道:“有没奖励?” 但,话刚出口,叶凡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 因为,他突然想起了昨天晚上俩人在车内发生的那一幕。 不过,苏樱显然没有尴尬,这妞笑道:“好啊,要什么奖励!” “涨工资吧!”叶凡很是没出息地说道。 电话那头的苏樱笑骂道:“出息!” 叶凡嘿嘿笑了笑说道:“小樱,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接下来还有更多的好戏上演,你坐稳了,安心看戏就是了!” 苏樱应了一声。 又闲扯了一番之后,彼此挂了电话。 临挂电话的时候,苏樱告诉叶凡晚上请他喝酒。 叶凡可不敢跟这妞喝酒了。 天知道要是喝多了之后,会发生点什么事情。 所以,叶凡用自己还有事儿要处理来做借口,婉拒了苏樱的邀请。 这妞似乎生气了,道了句:“那就先欠下吧!” 说着,便挂了电话。 到了君悦大酒店之后,老远地就看到了黄鹤。 等到叶凡将车开过去之后,黄鹤迅速上前几步,亲自给叶凡开了车门。 叶凡笑了笑说道:“谢谢!” 黄鹤一副诚惶诚恐的样子说道:“老大,你这话太见外了吧!” 叶凡听出了黄鹤的玄外之意,这分明是在告诉叶凡,大家都是自己人,何须如此客气。 叶凡笑了笑说道:“说起来,我得跟你道个歉!” “老大,你这话又见外了!” “不是见外,你可能不大了解我,我这个人恩怨分明,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当时你找过我俩次,可惜我都没当回事儿,其实坦白的说,是不敢当回事儿,因为你在为四爷做事儿,我可不敢保证,你来找我,不过是他设计好的局,你也知道现在这局势如此的复杂,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 黄鹤很感激叶凡对自己的坦诚。 他点了点头说道:“老大,其实不怨你,是我太鲁莽了,那个时候我注意到你之后,因为太想复仇了,所以,就冒冒失失的去找了你。” “得,不说这些了,都已经过去了,往后这种事情就再也不会出现了!” 黄鹤点了点头。 上了电梯之后,见电梯内四下无人,叶凡笑了笑说道:“这次的事情你做的非常漂亮,我很感激!” “老大,这是我应该做的。” 叶凡笑了笑,没在说话。 倒是黄鹤突然说道:“老大,昨天晚上的那位大奎兄弟没来吗?” “来,正在路上。” “那位大奎兄弟也不是什么寻常之人。”黄鹤笑了笑说道。 叶凡道了句:“确实不一般,不过,你也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黄鹤叹了口气说道:“老大,抬举我了,如果我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的话,又怎么会被四爷的压制的好像是一条丧家之犬,若不是一心想着为儿子复仇的话,恐怕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叶凡听了这话,沉默了一会儿很是真诚地道了句:“能为了复仇隐忍了这么久,你让我敬佩!” 黄鹤眼睛一亮。 他有些激动了。 说话间,电梯到了。 包厢并不是特别奢华的包厢,是叶凡亲自挑选的。 因为叶凡知道,这顿饭十有八九是黄鹤请客了,坦白的说,不想让他那么破费。 进了包厢之后,黄鹤让服务生先上了一壶茶,跟叶凡边喝边聊了起来。 “成功的阻止了李天的婚姻,这是第一步,想要彻底瓦解四爷的势力,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黄鹤你有什么好的建议吗?”叶凡笑问道。 说白了,就是在试探黄鹤,试探他的才能。 昨天晚上他做的事情固然让叶凡满意,但,这并不表示叶凡就会将黄鹤归为自己的阵营。 叶凡是一个做事儿胆大心细之人,任何事情不管大小,他都面面俱到,尤其是他清楚的知道四爷背后是沈家,一旦除掉四爷的话,那沈家的人肯定会第一时间跳出来。 黄鹤听了叶凡的话,沉默了一会儿,说道:“那李天是四爷是义子,成功阻止了他的婚姻,一来打击了李家的势力,二来,四爷虽然没什么损失,可毕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认为接下来可以跟萧虎接触一下,他是个有野心的人,当年的白老四就是因为跟他抢接班人,所以就被他干掉了,这是道上公认的秘密,以萧虎的野心,他必定不肯久居四爷之下,若是能成功的挑起他与四爷的争斗,那么很多事情就变得容易很多!” 叶凡心中一喜。 这黄鹤果然不是什么草包。 这谋略很是不俗啊! 不过,让叶凡疑惑的是,他的智商既然如此的不俗,那为何不早点复仇? 非要等这么久。 叶凡问出了这个问题。 黄鹤重重叹了口气,说道:“老大,我不是不想复仇,犬子出事儿之后,在这两三年之内,我曾经想了无数的办法来对付四爷,奈何他的势力实在是太过于庞大,又有沈家在背后给他撑腰,而且,他处处监视我,我什么都做不了,你知道,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是那般的不堪一击,还有一点,不满老大你说,我很怕死,很多计谋想到了,但,从未执行过!” 说着,黄鹤的脸色越发的消沉。 叶凡却道了句:“你并非怕死,你只是比较谨慎,因为,你清楚的知道,一旦失败,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你若是死了,你儿子的仇更加报不了!” 黄鹤一惊。